世界杯盘口 > > 都市剑说 > 第145节-落网
    李白与心腹大患天外邪神之间的谈判卓有成效,双方最终达成一致。

    前者保证不再祭炼对方,如果找到合适的位面世界,就将其投送过去;后者放弃对抗,老老实实的当一个安静的租客,直至得到真正的自由。

    这个谈判结果究竟能够维持多久,只有老天爷才知道,至少在短时间内,天外邪神不会再找李白的麻烦。

    如果祂真要作死的话,李大魔头毫不介意送祂一程。

    这次的谈判结果让李白得到了一份意外收获。

    天外邪神留在四成本源珠里的烙印虽然远远超过李白留下的精神力烙印,但是对于混沌青莲来说,只不过是额外的调味品。

    李白若是愿意,可以分分钟抽空这颗暗红色的珠子,让天外邪神偷鸡不成蚀把米。

    狡猾的天外邪神算计虽精,依然还是喝了李大魔头的洗脚水。

    时刻存在的压力骤然一轻,李白终于能够长长松一口气,将成箱的灵晶重新收回储物纳戒。

    上中下三个丹田内的精神力,灵气和罡气可以调用九成,仅留下一成继续祭炼“玄星”,构铸剑胚,顺带着继续监视天外邪神。

    若是再让李白碰到王继杰,对方几乎完全没有逃跑的可能。

    “天外邪神,来来来,咱们来唠两块钱的嗑!你到底是从哪儿来的?”

    “……”

    凝聚成暗红色珠子的天外邪神又不吭气儿了,大概是厌烦这货是个话唠,前一刻还拿话威胁祂,现在又想若无其事的聊天,特么想的美!

    “你看看,没趣了不是?连话都不肯说两句,没有交际,迟早会变疯的,正巧了,我就是这方面的专家,可以帮你解疑答惑……”

    李白并不在乎对方一直装聋作哑,涛涛不绝的自顾自说着。

    他相信,只要不是石头,天外邪神迟早会被自己攻破心理防线,到时候是诱导自我毁灭,还是洗脑弃恶从善,不过是几句话的事情。

    连侃了几个小时的大山,窗外天色终于渐渐放亮,一夜过去,李白终于放过了自己心神中的这个苦逼听众,喊醒霸占自己枕头的清瑶妖女,让她准备早饭。

    供吃供喝,还给零花钱,这点儿家务事是必须得干的。 -

    因为临近省城,天瞳山算不上是原始山林,被开发的痕迹偶尔可见,在山崖或巨石下面经常可以看到一些当地百姓放置的蜂桶或蜂箱,任由风吹日晒雨淋,待到春暖花开的时节后,定时收割野生蜂巢和蜂蜜作为补贴家用。

    一个衣衫褴褛的身影顺着溪流艰难涉水而行,他在不经意间发现附近一道石缝内藏着一只毫不起眼的蜂桶,脸上立刻露出惊喜的神色,踉踉跄跄冲了过去,不顾被蜜蜂蜇咬,一掌拍开木桶,露出了里面一块块嫩黄色的圆饼状蜂巢。

    鲜甜的香味让他狠狠咽了咽口水,抓起蜂巢狼吞虎咽起来,哪怕蜂巢内不止有蜂蜜,还有蜂蛹,却依然漫不在乎的吞了下去。

    一双充满血丝的疲惫双眼不时闪过邪异的红光,如果有人看到,一定会被吓到,人的眼睛又不是灯泡,怎么可能会发出光来,而且是大白天的。

    风卷残云一般,整只蜂桶内的蜂巢被吃了个干干净净,还意犹未尽的舔着手指头,不时挥挥手,劲风扫过,那些蜜蜂无不浑身僵硬的跌落在地,死于非命。

    转眼间地上铺满了密密麻麻的蜜蜂尸体。

    被将近五千多名特警与联防队员搜捕的王继杰脸上和手上还是多了十几个红包,他却毫不在意,警惕地打量着左右。

    在天瞳山脉内逃亡了三天三夜,不敢随意采摘野果山菌果腹,只好喝一些看上去清澈干净的溪水或潭水,抓几条鱼,强忍着腥气生食。

    一身衣服被荆棘草木刮烂,为了避免被警犬嗅到气味,只好时不时涉水行走,一双鞋子里灌饱了水,脚上的皮肤早就被泡得皱皱巴巴,滑腻腻的十分难受。

    意外发现的这只蜂桶让饥肠辘辘的王继杰终于得以饱餐一顿。

    不过光这些还远远不够,武者的新陈代谢超过普通人,不仅需要充足的营养,还需要摄入足够的食盐。

    汗水浸透的破烂衣服干了又湿,湿了又干,留下淡淡的盐渍痕迹,体内正在大量失去盐份,如果电解质紊乱,就会造成力气亏空,一身武艺就会大打折扣,香甜的蜂蜜蕴含的热量是足够了,但是缺乏必需的盐份。

    发现蜂桶的存在,意味着距离有人烟的地方已经不远。

    王继杰很快从附近的林子里找到了一条若有若无的小道,顺着掩藏着草木中的小径寻找民居所在,只要找到一小包盐和少量必需品,就能解决当前的困境。

    在山里再继续躲藏一段时间后,就可以趁机逃之夭夭,顺利脱身。

    武者在山野间的生存能力往往会超出普通人的想像,数千人规模的搜捕行动耗费极大,更何况只是为了一个人,不可能旷日持久的一直继续下去。

    最多十天半个月,公安部门就会撤回大部分搜捕人马,王继杰等待的也就是这个机会。

    小路渐渐开阔,走了一个多小时,梯田和经济作物也越来越多见,绕过一座山,十几座屋舍散布在一片山坡上。

    大部分都是屋顶坍塌的破旧土坯房,野草丛生,只有少量几座露着红砖的现代房屋在其中,这是一座即将被荒弃的村落,要不了多久,就会被淹没在岁月中。

    如今并非逢年过节,青壮们基本上都在外面打工,留在村里的不是老人就是孩子,甚至连年轻些的妇女都少见。

    王继杰打量了好半天,终于放下心来,往村里走去,以他的武艺,就算是一只手也能打趴下全村的老幼。

    刚走进村子,一条黄色的土狗从草丛里扑了出来,冲着这个陌生的不速之客刚要狂吠,一颗拳头大的鹅卵石重重的砸在它的鼻子上。

    犬类嗅觉敏锐,鼻子自然十分敏感,遭到重击后,鼻孔内当场窜血,黄色土狗一声不吭的栽倒在地,昏厥了去。

    王继杰冷笑了一声,手里掂着几块鹅卵石,准备继续如法炮制村里的其他土狗。

    不知是村里原本就没有多少狗,或者是知道有个煞星进了村,一直走到有人居住的房子里,都再也没有遇见其他的狗。

    院门完全敞开,水泥浇平的地上摊晒着黄豆和梅干菜,屋里并没有人,似乎主人已经外出,王继杰却并不在乎,直接找到了厨房。

    贴了瓷砖的灶台上油腻腻的,还有烟熏火燎的痕迹,两只玻璃罐摆在灶头,一个是盐,一个是糖,王继杰也不客气,找了只篮子,将两只玻璃罐放了进去,还打算去摘吊在屋顶的一大块咸肉。

    指尖距离咸肉还有三公分时,王继杰突然停止动作,作出侧耳倾听状。

    突然间,两个粗短的圆柱从门外丢了进来,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猛地先后炸开,耀眼的闪光连闪了两下,震耳欲聋的巨响,让王继杰头晕目眩。

    随即嗅到一股呛人的刺鼻味道,仍未恢复视力的王继顿时涕泪齐下,呛得咳嗽不止。

    村子里并非没有人,而是一处陷阱。

    闪光弹的刺眼强光和巨响,还有呛人的催泪弹,无不是针对五感敏锐的武者,刺激得王继杰连死的心都有了,普通人都体会不到这种痛苦的强烈程度。

    意识到不妙的他试图夺路而逃,就在这时,隐隐约约察觉到两股恶风扑身,当即毫不犹豫的挥拳击出。

    作为“百步神拳”何老宗师的唯一亲传弟子,怎么可能轻易束手就擒。

    其中一人闷哼着倒飞了出去,另一人却成功撞翻了王继杰,将他压在身下。

    紧接着更多身穿防弹衣和迷彩服,脸上抹着油彩的士兵冲了进来,就像叠罗汉一样,将王继杰死死压住。

    一个人加上装备有两百多斤,五六条汉子压上去就是半吨,最底下的要不是武者,换作普通人估计直接就被压断骨头,有出气没进气了

    咔嚓一声轻响,坚实的脚铐锁住了他的脚腕,这下子算是再也跑不掉了,只有一尺间距的脚铐,弹腿或谭腿宗师都休想挣脱。

    当双腿被锁住的那一刻,王继杰干脆放弃了反抗,哪怕双手自由,他也依然是个活靶子。

    “报告,虎穴,擒获目标!”

    “幼虎03,注射镇定剂,然后原地待命。”

    “明白!”

    冒着针水儿的注射针头扎入王继杰的胳膊,片刻之后,这货就彻底瘫软了。

    位于四千米高度,一架银白色的无人机在这座破败的山村上空盘旋,它刚刚结束了侦察任务,还担负着通讯中继的职能。

    搜捕王继杰的不止是公安部门的特警和联防队员,还有当地驻军的快反特种部队,直接将这位宗师弟子当成演习目标,一举擒拿。

    王继杰虽然狡猾,懂得利用溪水躲避警犬的敏锐嗅觉,却没有注意到自己头顶上空的无人侦察机。

    在红外热成像系统下,他完全无所遁形。

    狡猾的猎物遇到了专业的猎手,武功再高也无济于事。

    这座没有多少人居住的村落,便成为了恭候多时的落网之地。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