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都市剑说 > 第130节-后园行
    查验过李白递过来的请柬,没错,真真儿的。

    形意拳郭老师傅亲笔书写的大红请柬,字字刚劲有力,一笔一划犹如一招一势,字里行间透着心与意合的气势,这是任何人都没有办法模仿的。

    更何况用的还是古墨,以松烟为主料,掺有龙脑,冰片和麝香等药材,气味芬芳,而不是常见的墨臭,哪怕不识字,只要稍稍一闻味道,就能够鉴别真伪。

    别人若是收藏有这类古墨,也不会丢份到去仿制请柬,因此虽然没有任何高科技含量,但是这份请柬本身就自带防伪的天然门槛。

    “请问客人从哪里来?”

    络腮胡子一抱拳,他问的不是李白刚才自报的来历,而是问身份背景。

    武术界的许多人并不都是从早到晚,天天打熬练武的职业武人,他们往往一方面是武术家,一方面却是从事各行各业的工作。

    “无门无派,工作单位是市第七人民医院。”

    李白似乎很适应这种半文不土的切口,直接抱拳回应,他想了想,又说道:“我是反封建迷信协会的。”

    让那些老干部们头痛去吧!

    “……”

    反封建迷信协会是什么鬼?

    不过李白的医疗行业背景倒是让络腮胡子想当然的认为对方是来做现场急救工作的。

    武者间的交手切磋如同家常便饭,难免会失手误伤或受伤,自古医武不分家,武术界交流活动中出现专业的医生,倒也并不奇怪。

    他压根儿就没有想到,这个年轻人虽然是来自于第七人民医院,却是精神科的医生,与他所想的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

    李白从对方的反应上猜到了几分,却乐得误会,自然也没有去说破。

    他看到络腮胡子还在犹豫,问道:“我们可以进去了吗?”

    “呃!”络腮胡子看了看还在涛涛不绝主播状态中的董可妍,稍稍迟疑之后,便点了点头,说道:“请随我来!”

    既然请柬是真的,他就没有再阻止,交还请柬后,便在前面给李白和董可妍二人领路。

    “喂!李白,他们不会打我们吧?”

    别看刚才还在装模作样的主持着网络直播节目,董可妍心里依然如同十五只木桶打水,七上八下,生怕对方一抬手,把自己给打了。

    “大家都是文明人,怎么会打人呢?放心吧,有我在!”

    李白给了董可妍一个放心的眼神。

    方才突如其来的大喝,董可妍随机应变的解说成“狮子吼”,许多被吓了一大跳的网络观众信以为真。

    至于是不是真的,李白没问,董可妍也不敢问,揣着糊涂当明白,只要大家开心就好-

    整座酒店这几天已经被湖西市武术家协会包场,只有手持请柬的人才能够进入,李白用请柬登记签到后,又拿出银行卡刷了自己和董可妍两人的住宿押金。

    正巧肖家兄妹的标间都是一个人,李白便与肖江南一间,而董可妍正好与肖薇凑一间。

    酒店里虽然有单人间和套间,但是数量并不多,专供给那些协会高层人员和武术界名家宿老,即使是身家千万起步的肖家兄妹也只能和其他人一样,挤两人共住的标间。

    完成签到后,李白还额外得到了一枚白底红十字胸章,表示为医疗人员,显然入住酒店的医疗界同行并不止他一个人。

    他想了想,又多要了一枚,递给董可妍。

    这姑娘如此光明正大的拍摄,要是让人给打了可怎么办?

    有了这个徽章以后,等同于得到一个护身符,不会随随便便被人拖去切磋武艺,即使被人看到她在做网络直播,多半会以为是在搞副业,抵触心也会小些。

    “给我?可我不是医生啊?”

    董可妍暂停了直播,接过徽章有些解惑不解,万一有人找她救命可怎么办?自己根本不会治病救人啊!

    “戴上,不然容易挨打,从现在起,你是我的助理护士,对了,有护士装没?”

    李白算是随机应变的给董可妍找了个合适的掩护。

    “你想看我的护士装?”

    妍女神邪恶的笑了起来。

    女汉子耍起流氓来,还特么的不犯法,至少在国内不犯法。

    肖江南似乎比李白到的还要早,客房里只看到他的旅行箱和衣物,没有看到他的人。

    把衣物袋丢在空着的那张床上,李白拿出了手机。

    拨出的号码正是肖薇的。

    “李医生,我正想找你,你找到地方了吗?”

    电话刚接通,还没等李白开口,就听到肖女侠欢快的声音传了过来,同时还夹杂着其他几个莺莺燕燕的声音,很显然又是一群年轻女侠在聚会。

    “嗯,我刚到,和你哥一个标间,顺便带了个朋友,安排到你的房间去了。”

    李白提前打了声招呼。

    这样一来,等同于给董美女加了一道双保险,就不会有人随随便便欺负她了。

    肖薇豪爽地说道:“你的女朋友?放心,交给我啦!”

    “不不不,是女性朋友,不是女朋友,不要误会了。”

    李白连忙辩解,董可妍是个立志移民德国的妹子,跟他可是隔着小半个地球呢。

    肖薇调侃道:“明白,明白,你的女性朋友一定不少吧?”

    “你怎么知道?”

    李白一头黑线,发现自己认识的都是女汉子。

    董可妍是,肖薇是,还有那个什么国产毛妹也是。

    “哈哈,猜的啦,没想到猜中了,把人带过来让我看看,我们就在主楼后面的园子里,我哥也在。”

    肖薇发出银铃般得意的笑声,邀请李白和他的女性朋友参加她们的小圈子。

    “好,我们等会儿就到。”

    李白挂断电话,又给肖江南打了个电话,告知自己的到来。

    要是只给妹妹打电话,不给哥哥打,天晓得这对兄妹俩会不会产生误解,以为自己在打人家妹子的主意。

    出了房间,李白去敲隔壁的门,肖家兄妹的房间相邻,董可妍拿到的房卡自然也是隔壁房间的。

    叮咚!

    “等会儿!马上就好。”

    女人所说的“等会儿”和“马上”往往非常不靠谱,她们对时间向来毫无概念,尤其是对自己的年龄,因此运气好是一刻钟或者半小时,如果运气不好,就约等于一小时甚至两个小时。

    李白等了片刻,又按了一下门铃。

    “马上马上,再等我几分钟,我在换衣服。”

    房间里传出董美女应付似的声音。

    难怪带了个硕大的旅行箱,感情里面装备齐全,应有尽有,足以适应各种场合,不愧是专业的网红女主播,从来不打无准备之战。

    “我想问的是,你现在有没有在做直播?”

    这句话扎心了,老铁!

    十几秒后,一身粉色护士装的董可妍怒气冲冲的拉开门,瞪着李白道:“你想看现场直播吗?”

    果然是食肉动物,和温顺乖巧的小白兔是完全不同的物种。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个人无所谓。”

    李白摊开双手,耸了耸肩膀,连破劫境妖王在他手上都是服服贴贴的,何况只是一个虚张声势的金丹期妹子。

    就算是元婴期来了他也不怕。

    两人大眼瞪小眼,董美女最终还是怂了,哼哼道:“这么着急叫我干什么?”

    “给你介绍几个朋友,有她们罩着,你在这里可以随便拍。”

    李白可不愿意一直被董可妍拖着,成为她的免费保镖,却又担心她在这里乱拍,会不会引发纠纷甚至是冲突。

    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自己出现在网络直播的镜头里,如果能把美女主播塞进肖女侠的圈子里,无疑是一种很好的保护。

    武人心高气傲,通常不会与妇人计较。

    所以有句话说的好,武功再高,也怕菜刀。

    这菜刀把子就握在老婆手里,铁打的汉子,就算是武林盟主,不怂也得怂,不信的尽管换个人拿菜刀试试,分分钟教重新做人。

    “都是武林中人吗?”

    董可妍眼睛一亮,立刻期待起来,迫不及待的想要与真正的武林高手打交道。

    “没错,是一群女侠!”

    李白点了点头,他放心的很。

    “前面带路!”

    美女主播背着一只为人民服务的挎包,拿着自拍杆便冲了出来,甚至连精修美妆都顾不上了。

    富丽堂皇的大堂前后直通,从后门走出,便是一片有假山,有小桥流水,有参天大树,有亭台楼榭的大园子。

    许多人都聚集在这里,三五成群,有的盘腿静坐,有的摆棋对奕,有的窜高跃低,有的谈笑风生,也有人身形如电,衣袖挥舞有声或单练,或对练。

    各种武术器械随处可见,石锁,石磨盘,梅花桩,草把,高木桩,各种不同类型的木人桩,还有刀枪剑戟,长短十八般兵器。虽然是湖西市本地的武术界交流活动,但是交流的武技却是来自于五湖四海,甚至还有国外的技击,其中不乏有穿着跆拳道和空手道服装的人。

    李白看到了肖江南,他正和六七个中年男子站在一起,围着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似乎在请教着什么。

    练武之人耳聪目明,隐隐察觉到有人注视自己,肖江南转过头,看到是李白,眨了眨眼睛,然后又指了指园子的一角,自己的妹妹肖薇和那些同龄的姑娘们都聚在那里。

    李白点了点头,示意肖江南先忙,自己拉着已经被园子里目不暇接的场面给惊呆了的董可妍往那个地方走去。

    李白的医生徽章和董可妍身上的粉色护士装成为了保护伪装,一路行来倒是没有人打扰和阻拦。

    谁会跟医生过不去,除非是脑抽抽了,想要挂李大魔头的门诊号,在第七人民医院的后宫给自己订张床位。

    “哇,好厉害,都是武林高手,有这么多!我也想拜个师傅学上几手,快看快看,是轻功,两三步就窜到树顶,他们是怎么练的?”

    董美女有些不情不愿的被拉着,她还想多看一会儿。

    自拍杆上的手机正在连续直播中,观众数量已经轻轻松松的突破了一万,不仅仅是她,连那些观众们都看呆了,直呼不可思议。

    要不是现场直播,估计会有人喊这是特效,毕竟飞上窜下的这种功夫在寻常时候根本难得一见,也不会有武人随随便便在公众场合下拿出来显摆,想想那些狗仔队,出名可没有想像中的那么美好。

    “人家从小练的,你现在练已经晚了,当心练出个横纹肌溶解或者关节骨膜磨损来,后悔一辈子。”

    李白在扫过第一眼后,便没了再看第二眼的兴趣。

    华夏武术传承至今,失传的绝技不知多少,不止一次出现断层,五千年的文明也禁不住这么败的。

    要不是华夏人自古就是战争种族,找不到外敌就窝里斗,虽有失传,依然有新的不断冒出来,否则武术早就销声匿迹。

    如今的武技与过去可以说是完全不同,如著名的形意,八极和太极,与其说是拳,倒不如说是枪法,以枪技化拳技,躲避官府的打压,无疑又增加了一层阻碍。

    “你别吓唬我!咦,咏春木人桩,我还可以学咏春!”

    董可妍看到十几个年轻女子聚在一起,围着两座木人桩,一边聊着一边摆着架势,她立刻高兴起来,咏春拳是专门为妹子们打造的拳技,正适合自己。

    “肖薇,我带朋友过来了。”

    李白不再跟董可妍斗嘴,远远的与那些年轻女子中间的肖女侠打了声招呼。

    正在和人说着什么的肖薇高兴地冲着李白二人挥了挥手,对身旁的人说道:“说曹操,曹操就到,咱们武术界专门练术的那个家伙来了。”

    “肖女侠,请口下留情,我只是一个医生,要和平,要友爱,不要打打杀杀。”

    李白听得分明,一脸苦笑的拱手作求饶状,没想到自己祝由术已经在武术界流传开来,多半有人跃跃欲试的想要挑衅。

    要是一堆人找自己拼个术高武低,特么的日子还过不过了。

    这话说的!在异界的时候,特么的他干掉的人比谁都多,“大魔头”这个称呼可不是自己取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