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都市剑说 > 第126节-潇湘省的协会
    终于有一个空闲的双休,周六一大早,李白开着桑塔纳2000前往城郊货运集散中心提取自内鞑靼省的五件木包装箱。

    根据与月光石产地的淘宝直销卖家签订的协议,对方会在他约定的时间,从内鞑靼省发货,每次发送五百公斤的精选月光石原矿,最小的也有指头那么大,冲洗干净后隐隐透着奇异的荧蓝光彩,分成一百公斤一箱的结实木包装箱。

    一直以来,李白和清瑶妖女的网络购物,大多是由底楼永凌武道健身馆的前台小妹安安代为签收,她原本就一直代收健身馆员工和学员的快递,一只羊是赶,两只羊也是放,也就犯不着再让清瑶妖女去祸害快递小哥。

    毕竟外卖小哥人多,流动量大,而定区域服务的快递小哥就那么几个,要是弄傻了可怎么办。

    况且动辄上百公斤的实木包装箱,让人家小妹子也很为难,所以李白干脆选择了自提,运费还能便宜些。

    刚从提货点交割完毕,反封建迷信协会的王老头打过电话来,李白当即接起电话,随手提起一只木箱,扔进桑塔纳的后备箱。

    “喂,王老……王会长,有何吩咐?”

    好险!差点儿没把“王老头”这个腹诽称呼给叫出来。

    对方曾经是没事儿抓两个官老爷下酒的ji委大佬,惹不起,惹不起。

    刚才用推车把五只木箱挪过来的两位提货点员工目瞪口呆地看着李白一边打电话,一边轻描淡写的单手提起他们合力才能抬起的重箱子。

    一箱一百公斤,两箱两百公斤,五箱就是半吨,胳膊只轻飘飘的抬了五下,搞定收工,都没耽误打电话。

    两人眼眶直蹦,彼此面面相觑,怀疑自己之前抬过来的一定是假的货箱,看那手势,比空箱子还轻松。

    “你搞事情,心里就没点儿逼数吗?”

    王老头就像吃了枪药似的,直接把矛头对准了李白,大有一言不合就拿你双规的气势。

    “我老老实实地待在医院里给人看病,还能搞什么事情?王老……王会长,你不要冤枉好人!”

    李白有些懵逼,难道自己给黑叔叔发一分钱,还违反了党纪国法?差点又是一个“王老头”说出口,好险,好险!

    一分钱贿赂外国高官,就被认定行贿罪?

    貌似一万元以上才立案吧?

    李大魔头最近没少翻刑法和民法,他发现以法服人比以理服人更加好使。

    应该庆幸我大华夏司法严谨,如果这事儿放在新加坡,估计这会儿李白已经在唱《铁窗泪》了(t_t)。

    “九溪十八涧的疏浚改造项目刚刚被审批下来,整条九溪从头到尾要挖个遍,呵呵!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有些人自作聪明,真以为这样掩耳盗铃,别人就看不出来?归根到底,还是你小子捣鼓出来的妖蛾子。”

    不愧是平日里没事就抓官老爷当下酒菜的前纪wei书记,王老头眼光毒辣,一针见血的指出根源出在李白这边。

    赤色玉鲤在沪江市和金陵市两地闹的沸沸扬扬,幸亏在金陵市省第一人民医院变成了一次性消耗品,神奇不再,不然这乱子还真没办法平息下来。

    李白是把自己轻轻松松的成功摘了出来,置身事外的闷声发财,不过湖西市还是没能逃过一劫。

    到底有聪明人想到了叶家长女叶玉卿捡到赤色玉鲤的地方,以为是个藏宝地,于是打着赞助和协助疏浚的幌子,暗中推动了这个整改方案,理由有很多,就看敢不敢想。

    一边帮助市政府改造风景区,一边把九溪十八涧挖个底朝天,说不定又能挖出一只赤色玉鲤什么的宝贝,那就全赚回来了。

    从古至今,大家都是吃五谷杂粮,就算是天天鲍参翅肚,茅台漱口,皇帝也好,平民也罢,谁没个三灾五难?如果有一只神奇的赤色玉鲤护身,趋吉避凶保平安,万一要是得了什么绝症,还能祈愿原地满血复活,足以让许多有钱有势的人为之疯狂。

    收益远远超过付出,完全值得赌上一赌,就算挖不到也没关系,就算是刷刷声望,支援市政建设,反正都是有钱烧的。

    叶父次日就生龙活虎的出院,那是许多人都看在眼里的事实。

    前些日子刚逃过急性胰腺炎的魔掌,虽然手术成功,整个人却奄奄一息,还有肝癌早期这颗不定时炸弹,可是癌症转眼间就没了,一些小毛小病也不见了踪影,甚至还能下床跑上几圈,要多健康就有多健康,这特么要多见鬼就有多见鬼,谁能想到他在之前还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样。

    这样的案例还不止一个,足足有四十二个,事实上包括叶母和叶家姐妹,以及其他病人家属和少数护士护工也得了好处,就像洗经伐髓似的,体检指标好的不像话。

    “……”

    李白当然知道罪魁祸首就是自己,只是他当然不会承认,沉默了片刻说道:“这是老高的锅,我可不背,我就买了个玉鲤鱼而已,哪里知道有那么多名堂。”

    说起倒霉老高,也不知道有没有去道观寺庙吃斋念经,修身养性。

    “好端端的,别的不买,偏偏买那只玉鲤鱼,可疑的很哪!”

    王老头显然不是那么容易好打发的。

    李白所做的一切虽然可以瞒过别人,但是却很难阻止这只老狐狸从贪官污吏身上磨励出来的联想和分析,还是发现了一些可疑的蛛丝马迹。

    人在做,天在看,虽然斩断因果,那只仿制玉鲤鱼成功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李白参与在其中的痕迹,还是没那么容易被抹除。

    要怪就只能怪他没有未卜先知,预料到老高家的事情会把赤色玉鲤一下子推到众目睽睽之下,再加上周师傅的风水师身份掺合其中,自然而然的引发了媒体脑洞大开的联想。

    早知如此,李白肯定会额外加拍一两样拍卖品,借以分担火力。

    话说回来,如果没有王老头让他帮老高的那个电话,根本就不会有后面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李白同学对周大院长是有怨念的,介绍他参加的这个什么反封建迷信协会,里头个个都是老狐狸,光是一个王老头就让人应付不暇。

    “个人爱好而已,还有人喜欢收集各种电灯泡呢?更何况我又不是只买玉鲤鱼,当然还有买其他东西。”

    高手过招,勾心斗角,李白小心翼翼的回答同样滴水不漏,他也是玩心理战的高手,怎么会给王老头可趁之机。

    “我就知道你买了那条鱼,还丧心病狂的买了什么?”

    王老头碰了一鼻子灰,李白的狡猾出乎了他的想像,根本没有任何突破口。

    “我向内鞑靼省采购了一百万的月光石。”

    李白又拎出一个挡枪的,暗暗冷笑,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

    王老头不止是鼻子碰灰,更是差点儿一头撞到门板上。

    现在的年轻人这到底是什么毛病,花两千多万买一只玉鲤鱼,又花一百万买月光石,难道正经的医生不干,打算做珠宝商?

    王老头用自己的人脉关系关注李白,却并不是时时刻刻都盯着,只有在遇到大事情的时候,才会顺带着调查一下,例如上千万的现金波动,新闻媒体大事件。

    如果李白捣鼓的事情上不了台面,根本没人会理他,只是这几次的动静实在不小,想不让人关注都难。

    王老头终于按捺不住疑惑,问道:“你买那么多月光石做什么?”

    “当然是提取月华,炼制法器!”

    李白信口开河地扯着淡,真亦假时,假亦真,自己老老实实说真话反而没人信,随便胡扯几句别人立刻信以为真。

    若非如此,赤色玉鲤在沪江有钱人中间的名气也不会那么大,都说了不是法器,事实上也不是,结果死都不信。

    王老头果然上当,他也不是这个专业领域的,哪里分辨得出这真假对掺的话,气哼哼地说道:“先不跟你扯这个事,潇湘省也筹办了一个反封建迷信协会,请我们派代表过去捧场,我给你报了名,月底跟老陈一块儿过去,代表我们省协会送几只花篮,我们协会的经费不够,你赞助点儿,把差旅费包了。”

    果然是老革命,打土豪有一手,乱花钱买一堆破石头,不如赞助协会的开支,让李白完全无法拒绝。

    “……”

    腊月的债还的快,这回轮到李白吃瘪,想来自己白捡了五百万,让这个老头给知道了,这是要雁过拔毛。

    王老头口中的老陈,就是协会副会长之一陈永,前组织部干事,擅长与人打交道,正适合代表钱江省的反封建迷信协会为潇湘省的协会观礼。

    带上李白是为了让年轻人多见见世面,顺便着多认识一些人,不一定会立刻用的上,至少也是个混脸熟的交际,万一将来有什么事,说不定可以派得上用场。

    正如周大院长所期望的那样,王老头等人用自己的方式在提携这个年轻人。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