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都市剑说 > 第118节-再入
    当事人高今岳和风水师傅都守口如瓶,并没有泄漏半点有关于李白的信息,却架不住那些好事的记者发挥出堪比福尔摩斯的专业能力,硬是从城管大队和参加过拍卖会的竞拍者那里挖到了一些蛛丝马迹,层层脑洞大开的推理。

    有拍卖会现场手机摄录视频为证,当时拍卖师信誓旦旦,宣称第七十四号拍卖品赤色玉鲤是天地自生的灵物,可护主趋吉避凶,再加上风水界人士判断出高家风水局破绽和风煞侵袭,纷纷证实了这一点,无论是风水术,还是科学,反正换成普通人,说不定就死在那儿了。

    李白对外界各种满天飞的新闻八卦关注程度甚至比不上普通人,毕竟他的生活不是修炼就是忙着镇压时不时蠢蠢欲动的清瑶妖女,很少有时间去刷刷新闻什么的。

    除非别人主动告诉,否则他往往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如此后知后觉,已经不止是第一次。

    “院长,这故事您信吗?”

    李大魔头满头黑线的放下打印件,这上面扯得也太离谱。

    你说这些记者是不是傻?或者干脆就是故意胡说八道,明明自始至终都没有那些神神鬼鬼的东西,偏偏要说的神乎其神。

    “信!怎么不信?你自己不是说过就是法器吗?没想到还真是,你小子的运气怎么就这么好?”

    周大院长的话语中不无嫉妒,特么原以为是两千万巨款没头没脑的一掷打了水漂,没想到竟是货真价实的法器,还轰动了整个沪江市,究竟是真是假已经不重要,关键是有了话题性,而且信的人还不少,这么高的价钱就一定是值了。

    自己要是有这么多钱,多半也会拼了两千万买回来当作传家宝,留给子孙后代,且不说保值不保值,这东西起码能够保平安啊,上至豪门显贵,下至平民百姓,谁不想自己家里平平安安的。

    湖西市人民哪里捡到了漏,分明是这小子捡到了天大的漏,那件在拍卖会上原以为是虚高的赤色玉鲤身价如今完全不止2205万,据专业人士评估,后面起码得再加个0。

    卧槽,瞬间亿万富翁了好不好!

    “个人兴趣爱好而已,钱不钱的,并不重要。”

    李白心底撇了撇嘴,当时自己只是顺口胡说是法器,这东西真的不是法器啊!

    谁晓得会这么巧合,拍卖师也这么操蛋的添油加醋,以至于现在根本没法儿解释,只会越抹越黑。

    “东西有带来没?让我开开眼!”

    周大院长等着看那件估值达到两亿天价的玉鲤鱼。

    “怎么可能随身带?要是丢了怎么办,肯定是放家里镇宅啊!”

    李白说的是大实话,洪璃小妖女和清瑶大妖女都留在家里,一个都没带出来。

    上千斤月光石堆成一个金字塔状,赤色玉鲤正放在塔尖,清瑶妖女提取月华帮助洪璃炼化,加快回复速度,估计到晚上就可以全部炼化完毕,天地规则压制的小妖女可以恢复一些元气。

    话说家里遭到不明人员入侵,会不会跟自己拍到赤色玉鲤有关?

    不过这个猜测只在李白的脑子里转了一圈,随即被抛弃。

    时间差不对,哪有反应这么快的!

    如果有这样的本事,直接半路拦截或者在沪江时就可以来偷了,怎么可能还会留下这么多“小礼物”,留给李白当成意外惊喜。

    没能亲眼一见,周大院长略有些遗憾地说道:“下次有合适的好东西,也告诉我一声,不枉我这么照顾你。”

    李白笑着提醒道:“院长,这可真是太冤枉我了,您办公室里挂着的那支君子竹剑不就是这样的宝贝?”

    话说起来,那支蕴含剑意的法器竹剑才是破煞辟邪的真宝贝,洪璃小妖女的玉鱼状态根本就是被人以讹传讹。

    “呃!”周大院长一怔,眨了眨眼间,终于醒悟过来,脱口而出道:“还真是!”

    剑体密布的符文光看着就觉得不凡,自己似乎骑驴找驴,光顾着嫉妒李白得了一件不得了的“法器”,却忘了自己办公室里的墙上,光明正大的挂着一支真法器。

    还真是好宝贝!

    周大院长立刻眉开眼笑,几乎忘了那只在沪江炒作到上亿的玉鲤鱼。

    只是笑容里面不自觉的暗藏着nmp。

    院长办公室内,做工精致的天青瓷杯上面,与温润瓷质格格不入的一根根黄铜锔钉闪烁着扎眼的光芒,这叫作扎心。

    “竞拍完了应该还剩下不少钱吧,你打算怎么花?”

    心满意足的收起笑容,周院长又开始担心起来,之前听着李白要花三千多万去拍一个神马玩意儿,让他揪心,好端端的想不开,要一掷几千万的糟蹋。

    可是现在钱没花完,他老人家又开始担心起来。

    普通人骤然乍富,尤其是年轻人,就怕控制不住,挥霍无度,被金钱引诱的迷失了本性。

    “该上班上班,该吃饭吃饭!以前怎么过,现在还是怎么过。”

    无论是几千万,还是几个亿,对于李白而言,没有任何区别,不过他还打算花个几百万大量采购一批月光石原矿,直接从原产地的矿产公司购买,价格要相对便宜不少。

    “嗯嗯,孺子可教也,过几天要考试,好好考,其他的别想太多。”

    周大院长一句话替李白拦下了沪江拍卖会的麻烦。

    既然年轻人能够定下心来工作和学习,那么外面的纷纷扰扰自由有他们这些老家伙全部拦下来。

    -

    客厅里,十二枚婴儿巴掌大小的玉璧悬浮在距离地面三尺的高度,围成一个圆圈。

    玉璧表面的符文发出淡淡的白光,不断释放细微的波动并且彼此交织在一起,构成一个无形无质的结界空间。

    被十二枚以灵气激活的通灵玉符包围,堆成齐腰高的各种大小月光石原石仿佛在以某种韵律有节奏的呼吸,带有琉璃般梦幻色彩的石体内部荧蓝色光芒明灭不定。

    体长四五尺的青蛟盘旋在上方,身周不时闪烁过噼啪作响的电光,扭动蛟躯之间,投下一枚由精纯蛟气凝聚的符文落入月光石堆,立刻引发激烈的反应,一道道流光彼此串联,最终涌入置于月光石顶端的赤红色玉鲤鱼。

    十二枚敛息玉符组成的屏蔽结界不仅封锁了气息,也将月光石的炼化波动全部隔绝,即使附近有高人,也无法窥知分毫。

    晶莹剔透的朱红色温润玉质越来越通透明亮,内部似有一团火焰在跳跃,呈现出温暖的橘红色光芒,与流光似的荧蓝之光交相辉映。

    即使没有蛟气符文落下,玉鲤也已经能够渐渐将月光石内的精粹月华牵引出来。

    咔嚓。

    “我已经进入,一切正……”

    一个戴着口罩和棒球帽的人鬼鬼祟祟的打开了李大魔头家的门,看到环绕悬浮的通灵玉符,堆成金字塔状,荧蓝之光流转的月光石堆,释放出火红色光芒的玉鲤鱼,还有升腾的青蛇(蛟?)。

    他目瞪口呆……卧槽!这是多少钱的特效?

    这是偷偷闯入李白家的倒霉孩子最后意识,他的耳麦内不断响起询问声:“喂,情况怎么样,请确认,喂?喂?”

    然而空气耳麦却再无任何回应。

    下班时分,李白拎着装满各种蔬菜和鲜肉的塑料袋回到家里,却是被吓了一跳。

    一个戴着口罩和棒球帽的陌生人直挺挺躺在客厅地板上,要不是胸口还在微微起伏,多半会让人误以为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

    “这是什么情况?”

    李白关上门,一边把塑料袋里的菜肉分别放进冰箱和灶台。

    “应该是小偷!”

    清瑶妖女淡定的按动遥控器,不告自入的陌生人当看到她的时候,就已经玩完了。

    客厅里堆成小山一般的月光石已经被全部炼化,只剩下一大堆玻璃碴子似的废石,与清瑶妖女一起占据着沙发的赤色玉鲤表面红光浮动,显得灵性十足。

    洪璃小妖女并未发生其他变化,或许维持玉鲤状态最适合她。

    李白走到那个人事不省的陌生人身旁,琉璃心瞬间笼罩。

    “原来是这家伙!”

    他终于明白过来,前两天原来是这个家伙偷偷摸摸进来给自己送“惊喜”,对方腰际的口袋里,正放着一些微型窥探设备和工具,显然是专门做这一行的老手。

    在发现那些“小礼物”后,李白一直在疑惑究竟是谁干的,现如今有人自投罗网,打算故伎重施,倒是给了他解开真相的机会。

    “清瑶,弄醒他,我有几句话要问。”

    李白冲着沙发上的妖女招了招手。

    青蛟的天赋神通“灵瞳幻境”下,就算是胳膊上能跑马的铁打汉子,也照样禁不住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折磨,哪怕小时候尿了几次床都能够清清楚楚地回忆起来。

    一个小时后,小王警官带着同事兴冲冲的赶了过来。

    李白拍了拍他的肩膀,意味莫名地说道:“小王,节哀!”

    节啥哀?小王警官一头雾水。

    第二天早上,这个小伙子是哭着去上班的,特么的自己昨天逮回去的那家伙居然是间谍,人连夜就被安全局带走了。

    煮熟的鸭子,连香料都放了,居然也能飞走!

    不活了啊!

    -

    月初的保底月票,统统打来,双倍啊!别浪费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