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都市剑说 > 第1112节-跨省搞事
    这位湖西市来的耿直boy让沪江老司机有些傻眼,谁能想到你我都懂的行话里面居然还钻进个“字面意思”。

    一代名车普桑早已经停产多年,保养这么完好的桑塔纳2000用来当收藏品都不为过,居然还有人真的开着它到处跑。

    “赵老哥,黄总,邵总,林总,我还有事,先走一步,改天有机会再聚。”

    李白倒是没想过与这几位萍水相逢的老司机有更多的交往,他坐在驾驶室内冲着几人摆了摆手,便踩下了油门。

    失望的不止是这几位沪江老司机,还有崔语莺,拍卖会结束后,她东张西望,没有看到李白的身影。

    mmp拐了老娘的一块钱跑路,也不晓得还回来。

    与多种因素交织而意外恢复记忆的郭文凯不同,崔老板被催眠术屏蔽的记忆至今没有任何松动,看到李白依然是相见不相识。

    回到酒店收拾好行李,准备退房返回湖西市,反封建迷信协会的会长王老头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东西买到了?”

    这老头宝刀依旧不老,哪怕已经退休,专业素质也没有半点儿退步,居然猜到李白已经得手。

    “买到了!”

    拍卖会场上的其他竞拍者绝对不会想到李白凑了三千多万,会专门逮着一件拍卖品实力硬怼,以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得手。

    “买了几件?花了多少钱?”

    王老头很好奇李白为了参加一场拍卖会,如此兴师动众的凑齐一笔3300万巨款,最终是为了什么样的宝贝?

    李白干脆直接地回答道:“就一件,2205万!”

    周院长应该没有告诉王老头,所以才会有这么一问。

    老头沉默了半响,似乎在倒吸冷气,有些难以置信地问道:“那东西能吃?还是会让人长生不老?”一般人真干不出这种疯魔的事情。

    换成其他人,在骤然乍富后,最常做的事情应该是买房买车,然后再找一两个美女谈谈理想和人生,或者一言不合强塞不动产证,拖着妹子去民政局扯证,从此人生美满。

    却没人会像李白这样莫名其妙的跑到沪江,花两千多万去竞拍一只巴掌大小的玉鱼。

    这大概是疯了,可是当事人又是精神科的医生,使这件事听起来更加令人匪夷所思。

    “不能吃,也不能让人长生不老,理由就三个字,我喜欢!您老有事吗?”

    李白无意与王老头在这件事上继续纠缠,不然会没完没了。

    无事不登三宝殿,对方给自己打电话,应该不止是询问拍卖会。

    王老头的注意力终于从拍卖上收了回来,说道:“你正好人在沪江,所以请你帮个忙,我有个老朋友,最近遇到点麻烦,你给他看看。”

    “麻烦?不是病?首先声明,我是医生,只看病,不当打手。”

    能够请动王老头这样的大神,李白听出事情有些不简单。

    “电话里说不太清楚,我的老朋友说是被鬼缠住了,吓得不行,光天化日的怎么可能有鬼呢?反正我是不信的,你过去看看应该能弄明白,咱们反封建迷信协会的首次任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王老头的话在李白耳中怎么听怎么像是在甩锅,他说道:“王会长,我们跨省别人,真的好吗?”

    自己刚刚加入的反封建迷信协会应该是属于湖西市,贸贸然到沪江市搞事情,就不怕当地的协会有意见吗?

    “咱们反封建迷信协会是全国总协会,独此一家,别无分号,你还怕抢了谁的业务?赶紧去处理完,我帮你跟老周请假,保证不扣你的工资和资金。”

    哪怕已经退了下来,王老头颐指气使的威风依旧威胁不减当年。

    “好好好,我先去看看,但是不保证一定能找到问题。”

    李白先打了个预防针,毕竟不是正常出诊,真要是有什么事,就怕没完没了的赖上自己。

    许多所谓的妖魔鬼怪,几乎都是人们自己吓自己,要是真有个把的,多半都跟清瑶妖女一样,忙着吃鸡打别人黑枪呢,谁有功夫出来吓唬人。

    “联系方式等会儿发到你的手机上,不要怕,神挡杀神,鬼挡杀鬼,杀人犯法,法律上可没有说杀鬼神犯法,又不是什么保护动物,尽管放手去做。”

    王老头也不怕李白同学真的遇上妖魔鬼怪,大大咧咧的下达了首长指示。

    “好好好,等回头,我带两个鬼给您尝尝。”

    李白翻了个大白眼,这个老爷子也是心大,真把神马反封建迷信协会当回事了。

    两分钟后,一个联系人姓名和一个手机号以短信的形式发了过来。

    李白拨通了短信里的手机号。

    “是高先生吗?”

    “喂,我是高今岳,是李医生吗?”

    电话里的声音透着虚弱和疲惫。

    “没错,是我,您现在方便吗?”

    李白打算快刀斩乱麻,要是真的有妖魔鬼怪作祟,那就干脆利落的收拾了。

    “方便,方便,您在哪儿,我让人去接您。”

    对方确认了打电话过来的正是老友介绍的专家后,语气立刻激动起来,就像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

    “不用接,告诉我地址,我自己开车过来。”

    “好,您记好我这儿的地址,东铺区江张西路……”

    -

    沪江市面积极大,甚至比作为钱江省省城的湖西市还要大的多。

    即使用了手机导航,规划出最近最通畅的路线,李白依然花了两个小时,才抵达高今岳给的地址所在。

    幸亏拒绝了接送,不然光路上就得花费四个小时,太阳都要快下山了。

    高先生的家在一片高档排屋区的边角,隔着一道绿化墙,正对着繁华的商业街,算得上是一处闹中取静的所在。

    刚把桑塔纳2000在排屋门前停好,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便推门而出,迎了上来。

    “李医生是吗?”

    “您好,高先生,我是李白。”

    李白下车后,与对方握了握手,便上下打量起来。

    双眼布满血丝而无神,面部皮肤松驰,嘴唇没什么血色,就像是几天几夜没有睡好觉,与在之前通话时判断的一样,精气神虚亏的亚健康状态,即使现在没病,也会迟早把大病诱发出来。

    察觉到李白正在审视自己,高今岳并不以为意,望闻切问是医家的传统,对方一见面就进入工作状态,这才是真正的敬业。

    他苦笑着说道:“李医生,不瞒您说,我已经半个月没睡过安稳觉,再这样下去,恐怕真要撑不住了,来,请进屋坐!”

    李白一边跟着高今岳走进排屋,一边问道:“能说说情况吗?”

    排屋客厅里站着一个穿着素色居士服的男子,约三十多岁,腰间系着一枚指头般大小的墨貔貅,左手缠着几串粗细不一的珠链,手上还捧着一只风水罗盘,不断打量着屋内各个角落,口中念念有词,似乎还在掐算着什么。

    看到高今岳带着客人进来,他当即停下掐算,抱了抱拳。

    “这位是我请来的周师傅,帮忙查看风水,周师傅,这是湖西市的李医生,我的老兄弟介绍过来,正好在沪江办事,顺便过来看一看。”

    高今岳连忙替两人介绍。

    “您好,周师傅!”

    李白对风水师并不感冒,只要不装神弄鬼,他也懒得拆穿。

    在某种程度上,风水师其实兼任地质勘探,建筑设计,空间布置,色彩设计等学问,和祝由术一样,并非完全都是神神鬼鬼的玩意儿。

    只不过西方科技大兴,原本统治了人类文明几千年的东方学术反而日渐衰落。

    “李医生好,两位请稍等,我还没有全部推算完。”

    风水师周师傅微微一笑,再次拱手后,继续不断移动位置,掐指推算起来。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