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都市剑说 > 第104节-老天在看
    笃笃笃!

    正在摆弄几株花草的周大院长听到敲门声,头也不回地说道:“进来!”

    放下手中的喷壶,他回过头来,正看到李白推门而入。

    “小李,早上好,来的正好,刚想找你呢!”

    “院长,你们知道多少?”

    李白的话中特意用了一个“你们”。

    蹭了一顿牢饭,见了几个牢友,还被明里暗里提点警告了一番,让李白十分不痛快,好像自己一定会走上邪路,所以赶紧给他打预防针。

    找了这么一堆老干部盯着他,算上退休前的职务,差不多可以凑齐小半个市委,对付一个小小的心理医生,至于这么兴师动众吗?

    “该知道的都知道,不该知道的,自然也是不知道,你不要多想,作为老前辈,关心一下有前途的后辈很正常,以免未来走上邪路。”

    周大院长笑眯眯的,显然是承认了自己与一群老家伙们正在暗中关注着李白的一举一动。

    不过这个回答说了等于没说。

    换成普通人,李白还能够通过对方的微表情和小动作等细节判断出对方的话是真是假,究竟有多少诚意,但是院长大人也是精通此道的高手,对付寻常人的那一套在他身上根本没有任何用处。

    看到李白没有吭声,周院长不再保持高深莫测,说道:“你那3300万打算怎么花?”

    果然,这老头儿对李白最近突然进帐了一笔巨款了若指掌。

    至于那些宝石的来历他不想过问,要是能查到恐怕早就查到了,关键就是查不到,那么问了也是白问,谁也不想在无数个理由上白白花费力气。

    “我打算在拍卖会上拍下一件东西。”

    李白没有糊弄周院长,在这个时候说谎,只会被对方窥破。

    “一件?”

    周院长倒吸了一口冷气,究竟是什么东西值得花费3300万。

    在此之前,他只能通过老朋友们查到李白报名参加了一个拍卖会和通过出售宝石筹集到了3300万元现金。

    但是究竟想要拍什么东西,恐怕就只有李白自己才知道。

    “一条赤色玉鲤。”

    李白实话实说,世界上最高明的谎言就是真话。

    一句谎言往往需要十句谎言来掩盖,但是用真话来骗人,却完全无懈可击。

    “赤色玉鲤?玉的鲤鱼?这东西有什么特别之处,居然让你愿意花费那么大的代价,有这么多钱,你完全可以买几套房子或者买一套别墅,换辆好车,再找个漂亮贤慧的小姑娘做老婆,干什么不行,非得去买这么个不能吃也不能用的玩意儿。”

    价值3300万的赤色玉鲤成功引起了周院长的兴趣,却对李白的败家行为嗤之以鼻。

    “它是一件法器,很特别的法器。”

    李白在这里偷换了个概念,巴掌大小的玉鲤只是一个表像,实际上真身却是洪璃小妖女。

    周院长突然笑了起来,摇着头说道:“法器?哈哈哈,真会开玩笑,我记得清凉观还是你亲手揭穿的,道术仙法究竟是怎么回事,你自己就没点儿数吗?”

    李白的目光掠过周院长,落在他身后的墙上,说道:“我送给您的那支竹剑,不就是法器吗?”

    “呃!”

    院长大人的笑声戛然而止,回过头看了看自己挂到墙上的那支竹剑,又低下头看向办公桌上那只好不容易找到老师傅重新锔起来的天青瓷茶杯,陷入了沉默。

    颜色素雅的淡青蓝色瓷面上,一根根黄铜锔钉看上去就像是外科手术的钉皮钉,异常扎眼。

    对于医生这一行业来说,这些锔钉或者可以解释为职业的象征,然而周院长并不是外科医生啊!

    又莫名的好想打人。

    周院长莫名感到一阵牙疼,李白看到院长大人盯着自己的宝贝杯子不吭声,他心底有些直发毛。

    这大概就是社会上所说的,来啊!互相伤害啊!

    周大院长真的被深深伤害到了。

    周院长语重心长地说道:“你现在是反封建迷信协会的会员,不要沉迷那些封建迷信的东西。”

    他现在倒是不担心李白往邪路上走,反而怕这小子缺心眼儿,尝过一次甜头后,真以为法器就像街边的白菜,很容易就能搞到,结果花了大价钱却被人骗,白白丢了钱财。

    万一气疯了怎么办?一个发疯的催眠术大师,就和一颗人形自走炸弹没有任何区别。

    “兴趣爱好嘛,我只是喜欢研究,也不会用来害人。”

    李白耸了耸肩膀,真是不容易,他总算听出了院长大人语气里的一丝松动。

    就怕这个老头死盯着不放,一个老头盯着就等于一群老头盯着,一群老头盯着就等于小半个前市委盯着,个人怎么可能对抗得了政府。

    李白可不喜欢这种束手束脚的感觉。

    “你知道不能害人就好。”

    周院长总算弄明白了这小子的真正目的,也是松了一口气。

    当到了他这个层面,一举一动都会带来不小的影响,各个行业的顶尖精英亦是如此,日常言行都会变得十分慎重,历来都会自动成为政府重点关注和维稳的对象,如果不老实话,那就是专政的对象。

    李白年纪轻轻,就被评定为一级乙等催眠术大师,不啻于自走人形炸弹,如果仗着自己的能力肆无忌惮,很有可能会对社会造成极大的破坏和影响,连带着周院长这位推荐人也会受到牵连。

    “放心,我又不是傻,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的害人,交了那么多税,应该由法律和政府替我出头才对。”

    李白早就看穿了这老头的心思,就是不说破,想要看看他们到底还有什么其他名堂。

    跟一群老人精勾心斗角,真是心累!

    “你害的人还少了,真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

    周院长才不会相信驾车撞人的富二代姚兵会是自己疯的。

    原本谁也不知道李白的催眠术竟然变得这么厉害,既没有证据,也没有往这方面去想,但是现在,就算是头猪也知道是谁干的,人在做,天在看,任何事情都不可能真正的天衣无缝。

    只不过这小子运气好,姚东胡身陷囹圄,姚家上下焦头烂额,就像一泡臭大便,任何人都唯恐避之不及,根本没有人去揭这个盖子,更何况姚兵诡异的失踪,没有了当事人,整个事情变得扑塑迷离,想要再掉回头来追究这个事情无疑变得十分困难。

    公检法又有意无意的轻轻避过,让李白在不知不觉间躲过了一些麻烦,连周院长都嫉妒他的运气,明明没有任何人情关系在里面,却偏偏侥幸脱身。

    “呵呵!院长大人英明!”

    李白揣着明白装糊涂,拍起了周大院长的马屁。

    他知道自己捅的那些篓子,有许多人一起暗中帮着收拾烂摊子,其中自然少不了尊敬的院长大人。

    要不是李白替别人解决了更大的问题和麻烦,恐怕早就被逮去问话了。

    “这是下个月的学习班安排,不要迟到。”

    周院长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纸,递给李白。

    “学习班?”

    李白看着上面的课程,不是什么精神,就是什么政策,还有什么思想交流,学习班的地点在党校,他立刻开始头皮发麻,自己不是党员,至于需要这么深入学习吗?

    “习惯就好,多学习多进步,以免哪天说错话做错事,本来你是接触不到的,现在该上上心了。”

    周院长淡定的拿起锔补过的杯子,喝了一口热茶。

    这小子迟早是中央八局的重点关注人员,还真以为自己可以无法无天?

    too young!

    too simple!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