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都市剑说 > 第97节-变现
    “我是特级!”

    周大院长老神在在的轻叩桌面,发出笃笃笃一阵急促的轻响。

    特级与一级的差距要远远超过一级与二级的距离,华夏国内的特级催眠大师不超过二十个人,基本上都是国之重宝。

    任何一个领域,只要达到顶尖,都是能够让人仰望的存在,即使是清洁工,也依然有收入吊打高级金领的大师等级(东瀛羽田机场清洁工,新津春子,“东瀛国家建筑物清洁技能士”,国宝级大师)。

    “院长,你好厉害!”

    李白瞪大了眼睛。

    不愧是医院上下共同称为周真人的院长大人,真人不露相,露相不真人,居然深藏不漏,是催眠术特级大师。

    “呵呵!那是,毕竟老夫执掌着整个医院,没两下子怎么行,好了,你可以滚了!”

    没来由想到自己的杯子,一阵肉痛,偏偏又办法计较,周大院长挥手打发这个碍眼的小子滚蛋。

    察觉到院长大人语气不善,李白同学麻溜滚粗。

    特级大佬,惹不起!惹不起!

    李白刚消失在门口,周院长却不知为何皱起了眉头。

    方才轻叩桌面时,他暗中发动了催眠术,这才是大师等级评定的最后一关,否则光凭一叠问卷就能评级,显然还欠缺一些说服力。

    照理来说,普通人通常撑不过第三击,就会被攻破表意识,在第十击时,没有防备的一级乙等大师也会中招,即使有了防备,第十八击依然难逃一劫。

    然而连叩了二十七下,李白仍旧毫无所觉,目光清明,仿佛没有受到任何影响,让周院长一度怀疑自己的催眠术莫名失效。

    现在回想起来,琢磨着一级乙等这个评定会不会太低了。

    周院长拿起笔准备修改,可是又看到那只半残的仿古天青瓷杯,气呼呼的把笔扔开。

    特么的坏了老夫的杯子,不让你知道得罪领导的严重后果,难道这个院长是白当的?

    年轻人就应该多多打压,不,多多磨砺,免得自我膨胀,连吃几两饭都不知道了。

    -

    李白没想到自己分享给科室同事们的山货格外受欢迎。

    有几位医生和护士带回家后,当天就搭着五花肉放高压锅里开蒸,吸足了油脂的咸豇豆和野笋干好吃到爆炸,差点儿没让家里人争抢到打起来。

    即使是单身狗,也因为贪吃被撑到翻白眼,险些第二天上不了班,像游魂似的在外面晃荡了大半夜,才算是把食给消下去。

    白煮的野猪肉肉质纤维较粗,嚼劲十足,需要较长时间的烹煮才能达到最好的口感,即便这样,也没能逃过一劫。

    邓老板精心挑选的无公害无污染特级山珍,味道自然无可挑剔,受到如此热烈的欢迎完全在情理之中。

    当意犹未尽的精神科医生和护士们再次讨要时,李白只能耸了耸肩膀,哪儿有什么存货,他家里还有一个更能吃的,江湖人称“外卖小哥杀手”。

    半个后备箱,一顿全扫光。

    架不住这些吃货们纠缠,李白干脆把邓老板的联系电话抄给了他们,团购个百八十斤干菜应该没问题,但是野猪肉肯定是没了。

    八一杠扫荡过后,连云豹等食肉动物都退避三舍,恐怕得再往深山老林里走上一天,才能找到那些幸存的野猪,想要恢复原来的族群数量,起码过一两年才行。

    更远的村子或许能够搞到野猪肉,但是不熟,只能作罢。

    -

    忙完上午最后一单门诊,李白找到科室主任乔尚阳请了三个小时的短假。

    乔主任十分清楚自己想要顺利开展工作,就得多多仰仗李白这位科室头号大红人,他不仅一口答应,甚至还主动打掩护,不计入请假记录。

    这种小事对于科室主任而言,只是一句话那么简单。

    开着合法洗白,手续齐全的黑色桑塔纳2000来到市中心最繁华的地段。

    找位置停好车后,李白踏入了钱江珠宝的大门。

    钱江珠宝虽然是一家经营了大半个世纪的国营单位,但是形象设计和装修丝毫不逊色于国际大品牌。

    叫嚣了多年要与国际接轨,国企从来都不会认怂。

    扫了一圈柜台里的各种珠宝首饰标价,心里稍稍有了数,李白冲着一位关注了他很久的年轻女营业员招招手。

    “请问一下,你们这里收购珠宝吗?”

    为了把洪璃小妖女变成的赤色玉鲤弄回来,李白只好把储物纳戒里的一些东西拿出来变现,珠宝是最方便的。

    昨日,他曾打过拍卖广告册上的咨询电话。

    并不是谁都可以参加拍卖会,报名资格至少得有三百万以上的资产证明,还得缴纳一百万人民币的保证金。

    如果想要拍卖成功,至少得准备超过起拍价一倍的现金。

    这意味着李白想要在拍卖场上成功拍下赤色玉鲤,起码得有一千六百万人民币,更稳妥些,最好有三千万人民币,所以他把主意打到了这家国营单位的身上,至少比那些典当行要靠谱些。

    现代当铺比古代同行们更坑,999纯金非得认定是掺了假,估价打了对折又八折,而且还有偷换和侵吞等劣迹,李白可没时间图方便跟他们扯这个皮。

    年轻女营业员楞了楞,她从未遇到过提出这种要求的顾客。

    几乎所有来店里的客人都是来购买珠宝首饰的,而不是来卖珠宝的,不过黄金倒是可以回收,珠宝却是头一次。

    稍稍犹豫了一下,想到顾客就是上帝,女营业员并没有直接拒绝,她冲着收银台方向喊了一嗓子:“张姐,这位客人是来卖珠宝的,我们这里可以收购吗?”

    店里的营业员们一阵惊讶,不住的上下打量李白,很好奇他打算卖掉的珠宝到底是什么样子。

    “稍等一下,我问问!”

    收银的女营业员拿起电话,试着问问领导。

    李白也是赌一下,实在不成就换一家,毕竟珠宝公司的采购部门从来不会接受个人业务,不过他手里有好东西,相信对方一定会心动,否则也不会冒冒然上门询问。

    过了片刻,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男子来到店里,扫了一眼营业员们,说道:“谁要卖珠宝?”

    接待李白的那个年轻女营业员连忙说道:“夏总,是这位李先生!”

    “你好,我是钱江珠宝的副总经理夏杰,能看一下东西吗?”

    西装中年男子直接开门见山,无论是真是假,也不过是几步路的事情。

    李白掏出一枚餐巾纸球放在柜台上,剥开层层叠叠的餐巾纸,里面赫然躺着一枚鸽子蛋般大小的红色宝石,在店内明亮的灯光下,释放出鲜红的火彩,璀璨夺目,连雪白的餐巾纸都被映成了红色。

    “哇噢!”

    年轻女营业员捂着嘴惊呼出声。

    其他营业员无不伸长脖子努力望过来,惊呼声此起彼伏,她们见过许多珠宝,但是这么大的宝石却十分罕见。

    “红宝石?”

    夏副总终于动容,小心翼翼的一手虚托,一手捏起晶莹剔透的红色宝石,对着灯光仔细观察。

    片刻这后,他又将这枚宝石重新放回到餐巾纸团内,然后对李白说道:“请稍等一会儿,我找人来鉴定。”

    向店里的保安递了个眼色,夏副总拿出手机,一边拨号,一边匆匆走出店门。

    两位保安心领神会,三步并作两步站到了门口。

    尽管这一切全数落入李白的眼中,他却没有任何表示,反而耐心等待着。

    几分钟后,一辆闪着警灯的警车停在了店外,下来两名警察走进钱江珠宝。

    “就是他!”

    一直站在店门口的钱江珠宝副总经理夏杰突然指着李白。

    店里的营业员们目瞪口呆,但是很快又反应过来,难道那颗美丽的红宝石来路不正?

    所有人都在七上八下的猜测时,李白却抬起手冲着进门的两位警察之一挥了挥,打了个招呼。

    “嗨!陈出,好巧啊!”

    华安区公安局的陈出警官,正是前几天跟郭文凯组队下乡去浪的老公安之一。

    “巧啊!”

    陈出有些惊讶,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李白,他转过头望向报警的钱江珠宝副总经理。

    “你们认识?”

    夏副总一脸不可思议。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