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都市剑说 > 第87节-鬼屋变妖宅
    传说的山村鬼屋现场解密,让许多人兴奋不已,刘保全家的老屋被村民和游客们围得水泄不通,满山坡都站满了人。

    那只装满了“死亡之吻”的矿泉水瓶在东转西转后,不知道传到哪个人手里,没人敢轻易开启瓶盖,这么多只吸血虫万一集体爬出来,足以把一个人吸的半死。

    跟着县领导来村里考察的记者们顺便做了个采访,他们并不介意在给领导们锦上添花之余,再多一篇生动有趣的地方新闻。

    真相解开后,鬼屋不再吓人,围观的人们渐渐散去,有些游客甚至还大胆的走进屋里,想要看看以往被村民称为鬼屋的老屋究竟是个什么模样。

    待修复电路和开关面板,把剩下的“死亡之吻”剿灭干净,这座老屋就可以迎接八方游客,成为一处风景独好的民宿。

    昨晚睡得跟死猪一般,茫然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的小王警官跟着李白和郭文凯等人前往邓老板的农家乐去用早餐,等那里的客房腾空出来,就可以把行李从老屋带过去。

    拿着装满“死亡之吻”的矿泉水瓶,不住的上下打量,甚至还用力摇动,让里面几十只锥蝽翻滚成触目惊心的一团,小王警官不以为然地说道:“李医生,这玩意儿能吃吗?”

    “小王,你是岭东人?”

    郭文凯突然停下脚步,回头望来。

    小王警官呆滞了片刻,说道:“不是啊!”

    郭文凯语重心长地说道:“别乱吃东西。”

    “锥蝽体内寄生有克氏锥虫,进入人体后,会入侵心脏,最终裂心而亡,在古代,这玩意儿就是蛊的一种,又叫蚀心蛊,能让人心脉尽断,祝你有个好胃口!”

    李白一脸同情的拍了拍小王警官的肩膀,帮他科普了一把。

    “……”

    无知无畏的小王警官差点儿没把自己手里的矿泉水瓶子给扔了,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哆嗦。

    卧槽,居然是蛊,真的能扎心。

    我也是随口一说,谁敢吃这玩意儿,找死吗?

    邓老板准备的早餐充满了乡村特色,凉拌野蕨芽,油光渍渍的青皮咸鸭蛋,自腌的咸菜头,膨松的碱面馒头,地道野菜馅的包子,一口流油的大肉馅包子,再加上两大碗掺了大黄米的厚粥,整个人一天的精神就被唤醒了。

    借着饭后消食的功夫,李白和小王顺路返回老屋,准备把行李拿出来,远远的就听到有人在哭嚎。

    “……爹啊!儿子不孝,儿子不是东西,儿子知错了……”

    哭嚎声让闻者伤心,听者流泪。

    李白和小王警官赶紧加快了脚步,很快看到刘保全跪在老屋门口,与其说在磕头,倒不如说在拿自己的脑袋砸地,嘭嘭作响,地上还有血迹,却完全不知道疼。

    村里的邓老支书和几个年轻人站在院门外,个个脸色煞白,硬是不敢越雷池半步。

    昨天之前,鬼屋之名犹在,可是现在刘保全的诡异举动又让他们心底直发怵,似乎又有什么邪性的东西冒了出来。

    “这是中了邪?”

    小王警官惊呼出声,他望向李白,不是已经把闹鬼的原因查明了吗?

    这又是哪一出?

    李白没有回应小王警官,绕过村支书等人,直接踏进院内。

    “等一下!”

    邓老支书刚要提醒,李白已经三步并作两步,直奔屋里。

    “喂喂,李医生,你等等!”

    小王警官也察觉到不对劲,跟着追了进去。

    老支书身旁的一个年轻人急道:“支书,怎么办?”

    刘保全就像中了邪似的在那儿哭嚎磕头,已经血流满面。

    “找人,搞不好要出大事,保全的老屋真邪性!”

    老支书的牙缝里倒吸着冷气,都怪这个不孝子,搞出那么多妖蛾子。

    这次不管怎么说,也要把他弄进劳改农场好好改造改造。

    “支书,他们出来了。”

    “他们没事!”

    邓老支书身旁的年轻人们纷纷叫了起来。

    没一会儿,李白背着旅行背包和拖着行李箱的小王警官走了出来,中了邪的似乎只是刘保全一个人。

    “嗨!老乡!”

    李白弯下腰,冲着刘保全茫然的眼睛打了个响指。

    啪!

    “爹,你走了吗?我一定会好好的!”

    失魂落魄的呢喃了几句,刘保全突然打了个寒颤,他摸了摸额头,却看到一手的血,当即尖叫起来。

    “血!血?啊!爹!阿爸,你在哪儿?”

    在茫然四顾后,似乎想起了刚才鬼哭狼嚎,以头抢地的举动,又突然悲从心来,哭嚎起来,以前遗忘的记忆全部从脑海深处翻了上来,越想悔意越多,这些年混的全不是人事。

    打完响指后,李白没再理会这个血流满面的家伙,带着小王离开了院子。

    “保全,你这是怎么回事?”

    老支书瞧出那个不孝子好像又恢复了神智,带着人冲进了院子。

    “支书!我错了,是我错了,阿爸来看我了,是我不孝啊!”

    刘保全转过身,又冲着老支书磕起了头,额头剧痛,一阵眼冒金星,忍不住呲牙裂嘴,这会儿是终于知道痛了。

    “知道错就好了,一定要记得改!”

    浪子回头金不换,作为村里的大家长,每一个村民都相当于是自己的孩子,邓老支书两眼有些湿润起来,把这个不孝子扶了起来。

    “一定改,要是不改,您,您就用拐杖抽我!”

    刘保全用力点了点头。

    “好,好孩子,你要是敢不改,我不仅会打断你的腿,还会亲自把你送进劳改农场,干最重的活,永远都别想出来。”

    邓老支书老泪纵横,似乎被不孝子的悔过给感动了。

    “……”

    卧槽!刘保全自己也就这么随口一说,却没想到把自己一头撞到了老支书的枪口前,十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

    打断腿再送劳改农场,还干最重的活,那不是无期劳改犯吗?

    还不如直接把自己打死了好!

    想到这里,再次悲从心来,刘保全忍不住失声痛哭。

    “嗯,乖孩子,要好好的,不然打断腿……”

    老支书安慰着刘保全。

    听到身后又哭声大作,小王警官疑惑的回过头,说道:“这是怎么回事?又闹鬼了?”

    李白连回头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说道:“没事!那个刘保全幡然悔悟,准备重新做人,哭一场就好了。”

    老屋不是闹鬼,而是闹妖了。

    那个刘保全故态复萌,想要溜进客房偷东西,结果被留在房间里看电视的清瑶妖女毫不客气地怼了正着。

    幸好自己之前警告过这妖女,对普通人不能下死手,所以这个管不住自己的家伙身陷幻境,被想像中的刘老爹狠狠训了一顿,又诱发出悔过情绪,跪在门口哭得像个孩子。

    想必过后,这个不孝子应该能够有所改过。

    只是李白没有想到,邓老支书做得更绝,不悔改就打断腿押送劳改农场,虽然农场里不是所有人都是劳改犯,但是被老支书交待过后,刘保全在那里不是劳改犯也是劳改犯了,下场凄惨可想而知。

    李白和小王警官带着行李回到邓老板的农家乐,正巧昨晚占了他们客房的县领导已经乘车离开。

    不过房间还没有清理干净,两人就把自己的背包和行李箱往前台一丢,跟着郭文凯等人拿上钓竿,去附近的小水库旁钓鱼。

    组队上山下乡的郭文凯早就安排好了节目,白天钓鱼和野外烧烤,还可以自己上山走走,或者带把小锄头去挖冬笋,摘野菜,晚上的伙食就可以加餐,既然是农家乐,就和农家一样充满了乡村乐趣。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