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都市剑说 > 第84节-寻屋
    和农家乐老板邓旦商议定晚上的住宿方案,郭文凯当即对带来的朋友们说道:“不好意思,突然发生意外情况,山里交通路阻,阿赖这里的客房不够,只剩下三间,我的想法是,我到阿赖那儿去凑和一下,老同志先住这三间客房,其他人跟着阿赖到其他的农家乐和民宿找找空房间,不好意思了。”

    对于突如其来的变数,所有人都表示理解。

    “有地方住就行了,当初追逃的时候,连车里都睡过,没关系啦!”

    “全听郭主任的安排。”

    “有地方睡就可以了,哪儿都行,要是天气再热些,支一个蒙古包蚊帐露宿,绝对比空调间里舒服。”

    “这主意好,下回搞个野外驴行,带上帐篷,打猎野炊,我最拿手,当年在部队上,我就带了一把刀子在山林里待了一个月。”

    “我去,那是老厉害了,你是哪个部队的?”

    “保密!”

    “……”

    饮足饭饱之后的闲聊总会在不知不觉间的歪楼,对客房不够这个突发情况完全不在意。

    “李医生,要不你跟老张留在这儿住一间。”

    考虑到李白是体制外的客人,尤其是这次走私大案的重要破案功臣,郭文凯格外多照顾一些。

    李白大度地说道:“没关系,我和其他人住别的民宿好了,其实都一样,让老同志少走几步,黑灯瞎火,免得摔到了。”

    与专案组的那些老刑侦一样,只要有地方睡就行,无所谓在哪儿,更何况手上的储物法器里还收着一座器具齐全的小木屋,没房子也难不住他。

    农家乐老板邓旦很快把六个年纪最大的老刑侦安排到专门留下来的三间客房里,又带着其他人在村里的农家乐和民宿间挨个儿打探,有一间算一间,不断把人安排进去。

    在高低起伏的村道里走着,时不时窜出一两条看家狗,在手电筒的光柱中瞪着闪闪发亮的眼睛,冲着陌生人不时发出犬吠声,在院墙和屋顶上,还有家猫慵懒的身影。

    夜深人静的山村往往是小动物们的游乐场,家猫在游荡,飞虫飞蛾绕着灯光痴缠不休,蛇和老鼠在草丛中追亡逐北,缝隙中还有蜈蚣、蟑螂、甲虫和蝎子肆意横行,溪沟里的癞蛤蟆甚至会跳到村道上,冷不丁蹦出来,把人吓一跳。

    正如邓老板和郭文凯所担心的那样,被堵回来的不止是县里来的领导,还有不少外地来的游客,村子里的住宿一下子紧张起来。

    连走了十几处农家乐和民宿,邓老板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许多民宿和农家乐的客房已满,甚至连一张床都没有多出来。

    一些自带了野营帐篷的游客干脆就在户外支起帐篷,铺上毯子,点亮野营灯,准备露宿。

    最后还剩下小王和李白没有着落,邓老板有些着急,脑门上很快见了汗。

    村里能够睡觉的地方并不是没有,但都是村民们自己住的地方,让亲戚朋友将就一下没问题,却不能委屈了老郭带来的这些贵客,无论如何也得保证干净整洁,设施齐全。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是邓老板的手机。

    邓老板不仅仅亲自带着人一路安置,也安排了伙计在村里其他地方寻找合适的住处。

    “喂,小四子,找到客房没有,我这儿就剩两个人,什么,刘保全那儿?小四子,我看你是不想干了,那个老屋改出来的客房能住人吗?再继续找,找不到你就别回来了。”

    邓老板一脸晦气的挂断电话。

    “邓老板,不是有地方住吗?要不去看看?”

    小王警官已经有些困得睁不开眼睛,只要有地方能躺下,他也无所谓干净不干净。

    听到邓老板的伙计找到一处客房,虽然被邓老板怒气冲冲的否决了,但是他还是想去看看,只要能够将就,凑和一晚上也无所谓。

    “是的,行不行,我们先看看再说。”

    李白倒是觉得,只要收拾干净,老屋也一样可以住人,他看到村子里许多老屋都是用夯土垒墙,黑瓦叠顶,应该也能住得舒服。

    “两位兄弟不知道,刘保全这家伙不是个好东西,前年活活气死了他的老爹,结果他家那座老屋就开始闹起了鬼,他爹死不瞑目啊!这个混帐玩意儿看我们搞起了农家乐和民宿,也不知怎么的从乡上骗到了一批扶持贷款,跟着搞民宿,谁知道他居然把那座闹鬼的老屋改成民宿,这不是坑人嘛!”

    邓老板直摇头,小四子做事情一点都不长脑子,让他很失望。

    有不信邪的游客曾经大着胆子去住那座鬼屋,当天晚上就被吓得不轻,闹得整个村子人心惶惶,为此村支书把这个不孝子训了个狗血淋头,从此那间老屋民宿便再也没有了任何生意。

    “还是再找找吧!”

    跟着一起找客房的郭文凯点了点头,虽说公门中人应该不在乎这些神神鬼鬼的东西,可是天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到底有没有危险,他把小王和李医生带到这里,可不是来受惊吓的。

    “没关系,去看看也好!”

    李白倒是一点儿都不在乎闹不闹鬼,鬼是人变的,他连人都尚且不怕,更何况是鬼。

    “鬼屋,鬼屋好啊!去见识一下。”

    有些迷糊的小王也是个傻大胆,根本不在乎。

    “不行不行,我阿赖怎么能害朋友,那成什么了。”

    邓老板将脑袋摇得如同拨浪鼓一般。

    “李医生,不要勉强,实在不行,找个村民家里借住一晚。”

    郭文凯也是支持阿赖的意见,不想为了图省事而意外多事。

    “没关系的,我可不怕鬼,就在上个月,我和清凉观的三位道长斗法,把他们全部怼趴下了,而且我还是反封建迷信协会的会员,这总没问题吧!”

    李白坚持去看看,不然再这么绕下去,走到天亮也未必会有空闲的客房,他看到有返回村子的游客在敲村民的家门,询问能不能借宿。

    如此一来,如果再不找到地方落脚,恐怕连村民家里都要被挤满了。

    “与道长斗法?反封建迷信协会?你,你不是医生?”

    邓老板一脸难以置信,他没想到老郭带来的朋友里面居然还有这么一位奇人。

    “哈,我还会一点儿小法术!”

    李白打了个响指,掌心托起一枚鸽子蛋般大小的火球,立刻映亮了方围三四米,随即五指一捏,火球随即被握灭。

    “啊!啊啊!”

    邓老板被惊到了,指着李白的手,语不成声。

    “咦,有趣,看我的!”

    郭文凯倒是一点儿也不惊讶,拿出打火机对准虚握的拳心,随即拨动金属转轮摩擦火石,一团火光在手心升腾起来,隐约也有个火球的模样。

    “老郭你……”

    邓老板终于明白过来,居然是这种把戏。

    “哈哈,我以为只有我会呢,没想到李医生玩得也很精。”

    好不容易逮到机会卖弄的郭文凯与李白对视一笑。

    “郭主任玩的也很厉害啊!”

    李白觉得老郭笑的好二。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