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都市剑说 > 第83节-真相了
    专案组和李白围了一个大桌,刚坐下,各种菜肴如流水般送了上来。

    老母鸡炖蘑菇,野笋干老鸭煲,腊猪蹄炒扁豆,清炒仙人掌,野菜蛋羹,炸知了胸……有不少是别无二家的特色菜,到了其他地方根本吃不到。

    开了或坐了整整一个白天的车,所有人早就饿了,筷子飞舞,酣畅淋漓的大块朵颐。

    在座大部分人都是吃公家饭的,所以哪怕是私人聚餐,桌上也照例没有酒。

    现在的公门中人顾忌颇多,娱乐场所不得进,奢侈品不敢买,酒精考验已是过眼云烟,要是被人投诉,如同黄泥巴落裤裆,不是屎也是屎,还影响到升迁,只为一时之快,给自己招来这些麻烦根本不划算。

    “来来,大家先敬一杯这次案子的功臣,李白医生,要不是他,这案子没那么容易搞定。”

    先垫了垫肚子后,做东的郭文凯主任拿起倒满果汁的杯子率先敬向李白。

    作为现场唯一一个体制外的人,李白在这起走私大案中起到的作用可以说不可或缺,一个响指不仅让专案组顶住了来自各方的压力,还省下了大量的时间,趁胜追击,将这件案子挖了个底朝天。

    “来来!”

    “谢谢李医生!”

    众人相继与李白碰杯,即便自己杯里的是饮料,依然和酒桌上一样热闹。

    “为感谢李白同志的支持,省厅特别奖励现金20万,桑塔纳一辆。”

    待众人一饮而尽后,郭文凯笑眯眯地从怀里摸出一只信封,递了过来。

    然后对其他人说道:“这是内部奖励,注意保密。”

    “啊!20万?这么多!”

    小王警官的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李医生的两根手指就这么一搓,抵得上他辛辛苦苦干上两年半,大概这就是传说中的金手指吧?

    不过搞定一个重要的审讯,居然能够得到这么多奖金,简直是令人难以置信。

    饭桌旁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

    专案组里有的人知道,有的人并不知道,不过能够得到省厅的奖励,绝对是值得祝贺的一件事。

    琉璃心扫过信封内的物事,一张被包在初始密码协议里的建行卡,一张带着车辆管理所公章的小型车登记表。

    李白若有所思的望向郭文凯。

    对方一边和其他人一样鼓着掌,一边冲着李白眨了眨眼睛,认为尽在不言中。

    李白此时此刻终于明白过来,自己施加在对方身上的催眠术失效了。

    毕竟走私案涉及的案值巨大,随便拔根毛出来当奖金倒也说的过去,20万虽然不少,但是说多也不多,而另一张车辆登记表上的车辆信息和车主名字却正是停在外面大院子里的桑塔纳2000和李白本人的名字。

    这意味着捡来的这辆黑色桑塔纳不再是赃物,而是合法的落到了李白的名下,真正属于他本人,再也不用担心被充公。

    走私案的缴获往往会通过合法零售渠道变现或者打包拍卖,收入最后归入国库,一辆二手桑塔纳卖到旧货市场折现也换不到几个钱,能卖上两万块钱就偷着乐了,倒不如做个人情,当成添头送给破获这起大案的功臣。

    在饭桌上,郭文凯方才的那句话显然是带着双重含义。

    “多谢郭主任!”

    既然已经知道了信封里的东西,李白没有当众打开,直接塞进了外衣内侧的口袋。

    将注意力从那20万奖金上收回后,小王警官很快又觉察出了异样,奇怪地问道:“咦?李医生不是已经有了一辆桑塔纳,怎么还要再奖一辆。”

    “笨蛋!外面那辆桑塔纳是走私案里的赃车!”

    老张警官伸手拍了一下小王警官的脑袋。

    “走私案的赃车?怎么会?”

    小王警官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

    那辆桑塔纳自己坐过好几次,但是怎么可能会是走私案里的赃车之一,难道李医生是公安系统派到走私团伙里的卧底?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走私案的犯罪分子也可以拥有赃车,但是绝无可能安然无恙的与专案组成员们坐在一起。

    一时间,小王完全理解不能。

    啪!老张警官在小王脑袋后面又拍了一下,说道:“笨蛋,这起走私大案是李医生亲手拿下犯罪团伙,你要是就只有这点儿水平,以后还想要参加什么专案组,作梦去吧!”

    他的语气完全是老前辈对后辈恨铁不成钢的口气。

    “啊!”

    小王警官目瞪口呆,局里不是说郭主任亲自破的案子吗?

    山重水复,柳暗花明,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能够被专案组一起邀请的李白医生与这件案子牵扯的这么深,方才那功臣的评价被后还有另一层深意。

    “不怪小王,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李医生是高人,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大有古代侠士风范。”

    除了几个相关知情人,郭文凯有意隐去了那个不为人知的秘密,没有和不在专案组内的小王警官详细解释。

    “厉害了我的哥,以后一定要带带我。”

    小王警官两眼直发光,完全把李白当成了老司机,强烈求带。

    “你还是踏踏实实的一步一个脚印,上次的事情你又忘了?还好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不然现在连这身警服都要给扒了。”

    老张对小王的心思一清二楚,一点儿都不客气的揭老底。

    这家伙和大多数年轻人一样好高骛远,当了两年基层警官就开始不安份,踌躇满志的想要干大事,实际上却是眼高手低,一旦真遇到事情,根本不顶用。

    “那不怪我,我哪儿知道会那么棘手!”

    小王警官委屈的很,没看到连郭主任都兜不住,换成他这么一个小警察,能顶什么用。

    “没关系,我也是没经验,以后要是真有合适的机会,我一定会让小王帮忙!”

    上次没让小王警官得到立功的机会,李白感到很遗憾,他拍着胸脯,又和小王碰了一杯。

    “谢谢,李哥!”

    小王一脸高兴,仿佛新的立功机会正在向自己招手。

    “多向李医生学学,别整天心浮气躁的。”

    老张警官谆谆指点,提醒小王不要得意忘形,在某种意义上,他相当于小王的师傅,带着这个徒弟成为一个真正的人民警察,而不是一心想要往上爬的官迷。

    “是是是,老张,我敬你一杯!”

    小王很上道的给老张倒满了饮料,饭桌上的气氛再次热烈起来。

    丰盛的晚饭过后,山区的夜空已经是漫天星斗,清冷的月光洒下来,虽然没有路灯,却依然能够看得清清楚楚。

    农家乐的老板把郭文凯拉到了一边,一脸歉意的递过烟说道:“不好意思,真的不好意思,老郭,我这儿的客房都满了,只剩下三间。”

    如果是自己家里的人倒也罢了,可是邀请了一群同事和朋友过来却招待不周,让郭文凯感到很没面子,他不满地说道:“到底怎么回事?阿赖,我可是跟你提前打过招呼了,怎么还会没房间?”

    “本来房间是够的,但是在两个小时前,一辆大卡车侧翻在路上,把路给堵死,来村里考察的县工商局和农业局领导都回不了县城,只好留下来住,客房一下子就不够了,要不在三间房间里多加两张床,临时将就着挤挤,明天我再给你们换新的客房?”

    农家乐老板邓旦感到自己对不起朋友,可是谁能想到一场交通事故把没打算留宿的县领导给堵了回来。

    原本特意空出来留给郭文凯一行人的客房不得不让给下来视察的县领导们,总不能让他们睡在车里或者干脆露宿吧,好说歹说才勉强留了三间客房给郭文凯,为此县领导的部分随行人员被分流到其他农家乐和民宿。

    就算是在省厅任职,郭文凯也不可能为了几间客房与地方上的领导闹得不愉快,尤其是对方还是阿赖的县官加现管,只好接受这个现实,无可奈何地说道:“别瞎出馊主意,怎么能挤挤呢,我自己找地方凑一凑没关系,不能委屈了我的朋友,对了,还有其他的民宿呢?问问他们有没有空的,我来买单。”

    “哪儿能让你掏钱,这不是打我阿赖的脸吗?要不你上我哪儿住,我让我老婆跟女儿睡一个间,你跟我凑一晚上,你的朋友跟我去其他民宿问问有没有空房,晚上路被堵,回来住的人肯定还有,得先把客房占了,有一个算一个。”

    农家乐老板邓旦想到了解决方案。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