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都市剑说 > 第75节-黑胖子的心路
    分辨一个非洲黑人的身份高低,往往只需要看他的体形。

    只要是大腹便便,肥头大耳,手上还戴几个大戒指,基本上都是大人物没跑了,难怪有些部落人以肥为美,把肥胖当作权势和财富的象征。

    与布基纳法索的胖部长努瓦鲁·西恩相比,这个带着一群手下的兰顿,身上隐隐带着血腥之气,显然不是善类。

    李白却并不在意,他连天外邪神这样的恐怖存在都能硬生生镇压,还会怕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人?

    以一个让自己感到很舒服的姿势靠坐在松软的躺椅上,黑胖子兰顿望着天花板,说道:“李,我能叫你巫师吗?虽然我知道这只是一个误会。”

    李白点了一支印度檀香塔,又拉过一张椅子,坐在兰顿的躺椅旁,说道:“无论是医生,还是巫师,除了称呼,两者的目的都是一样的,都是为了解除人们的痛苦和疑惑。”

    “你知道杀人的感觉吗?”

    黑胖子兰顿望着天花板,一脸怅然的似乎在回忆着什么。

    “哦!知道!”

    李白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

    “你真的知道?”

    兰顿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李白。

    他之所以找这位中国巫师做“告解”,一方面是为了吐露心中长久以来的积郁,另一方面是因为双方在之前和之后都不会有任何交集,哪怕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也无关紧要。

    李白淡然地说道:“第一次杀人,往往把自己代入死者,情绪不定,恶心呕吐,手脚冰冷,心慌头晕,甚至会有多日的噩梦,总是忘不掉被害者临死前的最后表情和反应,然后第二个,第三个,就渐渐习惯了。”

    明明是平淡的直述,却让兰顿莫名毛骨悚然,条件反射般想要去摸身上的手枪,但是什么都没有摸到。

    参加非洲中部资源联合开发会议的与会者们都不允许携带枪械,不过那些非洲部落战士手里的长矛和叶盾,却是以工艺品的名义打了个擦边球。

    “你怎么会知道?”

    黑胖子兰顿目瞪口呆。

    几十年过去了,他对自己亲手杀死的第一个人依然记忆犹新,那是一个带着孩子的女人,完全没有任何反抗能力,任由屠刀划过自己的脖子,临死的依然紧紧抱着自己的孩子。

    最后那个孩子的脑袋也被他劈了下来,只是为了一块干硬的粗麦面包。

    李白悠然说道:“我也杀过人,杀过很多!”

    不是说好的医生吗?怎么又变成杀人狂魔了,黑胖子一脸呆滞,我读书少,你别骗我!

    他呆呆地问道:“有多少?”

    “嗯,也不算太多,就那么十几二十万吧!”

    李白回忆了一下,异界的人称他为魔头,倒也一点儿都不冤枉。

    “哈哈,这个笑话确实很好笑,巫师,你真幽默。”

    兰顿忽然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摇头。

    要是真的杀过这么多人,怎么可能安安稳稳的在这里当医生。

    “哈,你就当是个玩笑吧!”

    李白耸了耸肩膀,根本没必要解释。

    笑声渐止,黑胖子的表情变得有些落寞,他靠在躺椅上,叹了口气,说道:“我累了!”

    “因为坏事做了很多?”

    李白的语气就像是兰顿的老朋友,让他不知不觉间放下所有的戒心。

    “是啊!杀人,抢劫,强奸,欺骗,无恶不作,我的双手沾满了鲜血,坏透了,坏的没救了,连神灵都会诅咒我。”

    兰顿望着自己焦黄的双手,忍不住落下泪来,哽咽着说道:“我只是想要活下去!我不想这样的。”

    “那就跟我说说,你的一切!”

    李白没有使用任何催眠手段,只是以平常的态度与这个哭得像一个孩子似的黑胖子聊着天。

    “我可以信任你吗?巫师大人!”

    兰顿犹豫着,他知道自己罪孽深重,不知道有多少人恨不得剥他的皮,吃他的肉,把他绑在火堆上烧成灰烬。

    上一个被询问是否可以信任的基督教神甫,被他用机枪扫成了肉沫,然后被蓄养的烈犬吞食了个干净。

    作为一个威胁到总统的枭雄,兰顿·霍克维尔是一个十分危险的家伙。

    “当然可以!”

    李白的双手手指交叉,大拇指互抵,一起放在膝盖上。

    这是一个暗示动作,传递出认真倾听的信号。

    “我是一个出生于马涅马省的穷孩子,我已经很久没有回去,对家乡只有一个印像,那就是穷……”

    黑胖子兰顿似乎进入到某种潜意识状态,目光没有焦距,喃喃自语的说着自己的心路历程。

    从少年到青年,一直到现在,从第一次开始杀人,渐渐变得视人命如草芥,因为抓到了几次机遇,成就了一代枭雄。

    不知道为什么,黑胖子兰顿在李白这里格外放松,心头一片空明,不自觉的打开了话匣子,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能说的,不能说的,都在不知不觉间说了出来。

    诊疗室最后渐渐归于安静,兰顿躺在躺椅上,微闭着双眼,似乎在闭目养神。

    突然间,诊疗室的门被推开。

    “司令!”

    推门而入的那个黑人突然打了寒颤,诊疗室内没了动静,他以为兰顿司令发生了什么意外。

    可是在打开门后,却看到那个巫师坐在一旁,而司令大人安然无恙的躺在躺椅上,似乎刚刚被自己的冒失举动打扰了休息。

    想到以兰顿司令的可怕脾气,冒犯他的人没有一个会有好下场,开门的那个黑人脸上渐渐爬满了恐惧,不由自主的浑身颤栗起来。

    他看到了司令大人眼中愤怒的目光,如果身边有枪的话,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杀了自己。

    死定了!

    几颗黄豆般大小的冷汗从这个忠心的手上脑门上滑落,门外的那几个黑人同样面面相觑,心中充满了恐惧。

    “没事,我很好!”

    兰顿·霍克维尔没有像往常一样戾气涌上心头,命令这个没眼力劲儿的蠢货手下自尽,或者待回国后,将对方一家老小全部给突突了,反而依旧维持着宁静祥和心态。

    他很快意识到自己居然得到了以往梦寐以求的安宁,当即转过头望向李白,脸上浮现出笑容,诚挚地说道:“巫师大人,从今往后,您就是我兰顿·霍克维尔最好的朋友。”

    说完从手上撸下一枚戒指,递向李白,又说道:“请收下这份小小的礼物,如果有机会来到刚果,只要报我的名字,您会得到最热情的接待。”

    “兰顿先生,很高兴为您解除困惑,医生永远是病人最好的朋友。”

    李白微笑着接过那枚戒指,这是一枚看上去有点像顶针的银白色戒指,没有镶嵌宝石,质地不是白银就是铂金,当然,以黑叔叔们的特有尿性,同样也有可能是不锈钢。

    他已经发现这个刚果(金)军阀头子不仅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枭雄,同样也是一个走火入魔的可怜虫,战乱和贫穷逼迫他不得不迷失在杀戮和对金钱的贪婪中。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可恨之人同样也有可怜之处,这个黑胖子把自己所有的秘密都敞开给了李白,他并不仅仅是一个经营着毒品种植庄园和装备精良私军的军阀寡头,还是某个神秘势力的下线,经常不得不做一些身不由己的事情。

    “好了,你们几个辛苦了,我们走吧!”

    “你们辛苦了,我们该走了。”

    看到司令大人没有追究自己的莽撞,意识到自己险死还生的逃过一劫,那个黑人手下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背后已经被冷汗浸透。

    门外的其他人同样是一脸庆幸。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