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都市剑说 > 第63节-科室斗争
    那个大嗓门病人气呼呼的从陈晟医生的门诊室摔门而出,迎头遇上刚换好一身白大褂的李白。

    “裘先生,你等等!”

    陈晟从门诊室追了出来,恰好看到病人前方的李白,惊讶过后就在心里嘀咕起来。

    这家伙不是去对付熊孩子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也许是吃到苦头,不敢再去了吧?

    陈晟恶意猜测着,却没想到病人看到同样医生打扮的李白,并没有直接绕过去,反而拉住了他。

    “这位医生,你帮我评评理,这个陈医生根本就是在胡扯八道,他居然说……”

    愤怒的病人一通噼哩啪啦,把给自己看病的陈晟说成是一个小题大作,只想着坑医药费的无良庸医。

    周围前来看的人越聚越多,渐成围观之势,幸灾乐祸的看着这起突如其来的医患纠纷。

    李白并没有自顾自走开,反而耐心地说道:“裘先生,您能再详细说一遍自己的病症吗?”

    这个大嗓门病人光顾着发泄满肚子怒火,数落脸色越来越难看的陈晟,自己的病症却说得七零八落,让人摸不着头脑。

    “李医生,这是我的病人,不用你多劳了,我会看好他的。”

    明明是自己接诊的病人,却去求诊别人,而且还是对头李白,这不啻于在抽陈晟的耳光,恼羞成怒的他眼里几乎快要喷出火来。

    “你走开,没本事的家伙!”

    大嗓门病人一挥手,把吊着一条胳膊的陈晟拨拉到一边,双方战斗力不是一个等级的。

    “你……”

    陈晟满脸怒色,但是自己这个伤病号却打不过对方。

    即便动手,领导处理下来,也肯定没他的好果子吃。

    医患关系紧张,无论是内部处理,还是外部舆论,先倒霉的肯定是医生。

    李白愿意认真倾听的态度让大嗓门病人裘先生火气消散了不少,他开始述说自己的病情:“连续加了几天班,今天早上起来后就全身不得劲儿,喉咙发紧,呼吸困难,脖子后面直发凉……”

    李白上下打量了大嗓门病人裘先生一眼,似乎看出了一些端倪,说道:“我明白了,也弄清楚了你的病因。”

    “真的?医生,不是什么大毛病是吗?”

    裘先生莫名紧张了起来。

    “确实不是什么大毛病,分分钟就能治好。”

    李白肯定的点了点头。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裘先生长长松了一口气,他怕自己再这么紧张下去,真的会得那个无良庸医所说的癔症。

    “李白,这里没你什么事,从哪儿来的回哪儿去。”

    被两人撂到一边的陈晟终于按捺不住自己的怒火。

    尽管吊着胳膊,一脸鼻青脸肿,看上去就像个小丑,可是接连被人无视,让他恼羞成怒,想要赶走李白,挽回自己的脸面。

    “你真的想要让我走?”

    李白无所谓的瞥了这货一眼,像这种看到开头就能猜到结尾的家伙,放到电视剧里往往活不到一集,自己没眼力劲儿要作死,他也不好阻着是不是。

    大嗓门病人裘先生一身肌肉棱角分明,举起砂钵大的拳头,恶狠狠地对陈晟说道:“你想挨揍吗?”

    自己好不容易找到能够治疗自己的医生,怎么可能让这个无良庸医赶走。

    大嗓门病人显然也不是吃素的,吓的陈晟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立刻引起了周围病人们的一片轰笑,这个惹人嫌的医生也是外强中干。

    “你,你等着!”

    陈晟气急败坏的走了。

    他要找小姑孟主任狠狠告上一状,姓李的根本没有去给沪江来的熊孩子看病,反而临阵脱逃,跑回来给医院添乱,制造医患矛盾。

    “呸!什么玩意儿!”

    裘先生也是个爆脾气,见不得也看不惯这种阴阳怪气的家伙,冲着狼狈挤开人群的陈晟背后,狠狠呸了一声。

    “好吧!你的病因就是,嗯,秋衣穿反了。”

    李白清了清嗓子,为了照顾到对方的面子,他压低了嗓子。

    说完后,目光飘向别处。

    “啥?”

    裘先生似乎没有反应过来。

    “那个,你的内衣穿反了。”

    李白示意着转了转手指。

    懵逼了片刻,裘先生摸了摸自己脖子前后,嘴角直抽抽。

    敞口大头在后面,难怪前面勒脖子,后面漏风,还真特么的反了!

    裘先生左右看看,没找到先前给自己看病的陈晟,刚才骂对方是无良庸医还真没白冤枉这孙子。

    mmp,白白损失十块钱挂号费。

    “李医生,你是哪一科的,我现在就去挂你的号。”

    这位大嗓门病人倒是仗义,准备李白补号,哪怕开包板蓝根也好,算是照顾生意了。

    “不用,我下午不开诊。”

    李白希望这位裘先生开心就好,毕竟自己也是第七人民医院的医生,不能坐视医患矛盾在眼前发生。

    “你这才是专业啊,大家看好,李白医生,以后看病都找他啊。”

    没想到裘先生也是耿直的不行,当场替李白宣传开了。

    围观的各路吃瓜群众们集体哭笑不得,秋衣穿反都跑来看病,之前那个医生也是扯淡,居然当成了癔症,没病当小病,小病当大病,险些就着了道。

    李白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从散开的人群中间穿过。

    他回到自己的门诊室,拿出u盘接上电脑,将沪江市多动症小患者的诊疗报告打印了出来。

    “祝由术”三个字赫然在报告内,虽然看起来有些扯,但是作为传统中医的十三科之一,拿来当作借口还真的没毛病。

    不然李白就说不清楚自己是怎么把熊孩子治好的。

    报告一式两份,一份给孟主任交差,一份交给院领导,如此一来,精神科的主治医师名额就没跑了。

    刚把还热乎的激光打印a4纸装订好,科室主任孟知君就带着陈晟找上门来,劈头盖脸的质问道:“李白,你不去给沪江的病人看病,跑来添什么乱?”

    “孟主任,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李白不可能任由对方无论有理没理就抢占住气势制高点,直接强硬的怼了回去,看着孟主任铁青的脸色说道:“第一,沪江的病人邱瑜我已经治好了,这是诊治报告!”说着直接把新鲜出炉的一份报告递了过去。

    目光又落在了孟主任后面的陈晟身上,看得这货没来由的心里发慌,笑了笑说道:“第二,陈医生业务不精熟,把人家秋衣穿反看成癔症,我可是为了医院的脸面主动解围,陈医生非但不感谢,还要颠倒黑白,倒打一耙,实在是让人心冷。”

    “哼,如果你说什么就是什么,那还要我这个主任干嘛?如果今天你不给一个交待,精神科就容不下你这尊没组织性没纪律性的大神。”

    孟主任根本看都不看那份诊断报告,直接撕破了脸发难。

    对方突然返回医院,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

    正如李白所猜测的那样,如果他依然老老实实的按部就班给熊孩子邱瑜看病,精神科唯一的主治医师名额恐怕就被孟知君私底下悄悄运作给了自己的陈晟,一旦木已成舟,就算是周院长也没可能再把这个名额给改回来,毕竟这个名额是属于整个医疗系统的正规职称。

    “孟主任,你该不会膨胀到以为精神科是自己的了吧?”

    李白看着对方就像在关爱智障。

    这个偏心的科室主任若是能够一鼓作气到底,或许就能得逞了,可是对付李白这样的超重量级选择,这种程度的虚张声势还远远不够啊。

    这就是办公室斗争的特色,无论对错于否,只要能够让对手哑口无言或者自乱阵脚,就等同于赢了大半。

    县官不如现管,科室主任向高层领导打小报告还是很有影响力的。

    除非能够当场逮现行,在很多时候,领导只会牺牲无关重要的小卒子来安抚自己的骨干亲信。

    办公室无对错,只看谁更腹黑,谁更流氓,至于事后真相大白,水落石出,呵呵,who care?

    日理万机的领导也不会轻易来翻旧帐,斗争失败者活该去死,这是生存的不二法则。

    孟知君毫无顾忌地说道:“是又怎么样?谁让我是科室主任,而你不是,精神科由我说了算!”她自信吃定了这个不听话的手下,无论是强取主治医师的名额,还是将对方踢出精神科,李白根本没有任何反抗能力。

    “那么周院长也说了不算吗?”

    李白的目光不经意的动了动。

    “哼,周院长天高皇帝远,离精神科还远着呢,你先顾好自己吧?”

    孟知君胜券在握,洋洋得意,连带着陈晟又开始幸灾乐祸的看着李白即将倒霉。

    “我真的说了不算吗?”

    门口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孟知君和陈晟猛然回头,两人脸色齐齐大变。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