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都市剑说 > 第62节-线索
    催眠?

    金丝边眼镜的法医一脸愕然,他见过各种锐器或钝器杀死、车子撞死、火烧死、坠落摔死、低温冻死、中毒而死和病死等等各种千奇百怪的死法,但是却从未听说过用催眠术控制人自杀的,从法医角度,除开催眠术,死亡原因还有区别吗?

    尽管在医疗领域,医生真的想要杀人,足以媲美高明的职业杀手,但是罕有人会这么做,一方面是出于职业习惯,医生天性是救人而不是害人,心术不正的人也当不了医生,另一方面对专业要求极高,既然有这样的水平,肯定是收入丰厚,被捧在手心,也不太可能与人轻易结怨,要弄到见生死的程度。

    更何况在某种程度上,出刀手速不相上下的外科手术医生和职业刺客,双方的职业收入并不会相差太多,有时候前者甚至更高一些。

    “催眠术怎么可能控制人跳河,这不科学!”

    一个忙完生物组织补充采样的法医似乎不太相信催眠术的神奇,在他看来,催眠术最多只会让人睡着,却不会像中了邪似的身不由己。

    “当然可能,我亲眼见过,李医生就是一位催眠术高手。”

    小王警官迫不及待的站出来替李白扬名,不久前一记催眠术,轻而易举的撬开走私大枭姚东胡的嘴,那可是难得一见的刑讯经典案例,估计得永载区局的史册。

    “还真看不出来。”

    金丝边眼镜的法医有些惊讶,他倒是并非不信催眠术的神奇,只是没想到这个年纪轻轻的精神科心理医生居然也会催眠术。

    十个心理医生里面,只有一个会催眠术,而且还是三脚猫,真正专精此术的,往往百中无一。

    “来个催眠术看看,我长这么大,还没有见识过催眠术,来来来,让我试试怎么个被控制的感觉。”

    那个不信邪的法医直接嚷嚷起来。

    “李医生,露一手给他们瞧瞧!”

    小王警官也是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摩拳擦掌的拿出了手机,准备现场实拍。

    李白无奈笑着摇了摇头,抬起手。

    啪!

    “诶!诶诶诶!我怎么动起来了,这,这是怎么回事?”

    想要体验一把催眠术的法医身不由己的动了起来,一边怪叫着,一边张开双手,脚尖直立,挺着大肚腩,两腿连蹬地面。

    “嗯?这是……”

    另一位法医同事瞪大了眼睛,看着莫名其妙蹦起来的这位同事动作节奏有些眼熟,拿出手机搜索了一下,手贱的点了一下。

    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

    柴可夫斯基的《四小天鹅舞曲》在冰冷的太平间里响起,一个穿着一次性手术服,戴着口罩的法医在尸体旁边翩翩起舞,而且还是芭蕾舞,tmd透着邪性啊!

    无论是谁看到了,都会背后汗毛直竖的大喊一声。

    “卧曹……”

    中邪了吧?

    居然还带伴奏,这个可以有。

    小王警官立刻用自己的手机摄录了下来,这种场面可不常有。

    “啊!~闹鬼啦!”

    有个病人家属在路过太平间门口时听到了动静,大着胆子好奇的探头探脑看了一眼,嗷唠一声,吓跑了。

    “快停下,快停下!”

    挺着大肚腩蹦小天鹅的法医恨不得将无良的同事和那个小王警官当场分尸,而且是碎尸万段。

    他快要崩溃了。

    啪!

    李白打了个响指。

    小天鹅终于不蹦了,踉跄了一步,虽然险些摔倒,但还是停了下来,按着膝盖大口大口粗着粗气。

    这位大肚腩法医终于还是信了邪,他切身体会到了这种犹如鬼上身般的可怕体验,短短片刻就给累得够呛,而且脚尖火辣辣的痛,多半要肿了。

    “老曹,没想到你居然有芭蕾舞天赋。”

    点出《四小天鹅舞曲》音乐的同事吐槽了一句这位被法医耽误的肥天鹅,立刻给自己招来了一顿暴打。

    “瞬间催眠术?司马东升就是被这样催眠的?”

    金丝边眼镜的法医倒是有几分见识,看出了一些名堂。

    李白自信的说道:“差不多,不过催眠他的人未必能够做到这种程度,但是结果不会有太大的区别。”

    长时间暗示催眠和瞬间催眠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技术层面,在表意识依然清醒的状态下被夺取身体控制权与无意识状态下的简单自主行为,更是完全不同领域,两者的区别就像是一年级小学生和硕士生的差距。

    有时候尽管结果一模一样,其中的过程却会天差地远。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经过李白的演示,金丝边眼镜的法医完全了解了这位精神科心理医生的想法,对方建议自己所做的生物组织采样,正是为了证明死者被催眠的证据。

    没有猜错的话,那几个部位的肌肉乳酸积累含量应该是非常不正常,如果是自然淹死,临死前的拼命挣扎会导致肢体肌肉组织中存在大量乳酸存留。

    如果是非正常死亡,排除醉酒和药物麻痹等因素,肢体肌肉组织内应该不会有多少乳酸,但是因为死者意识依然清醒,会使得部分肌肉组织剧烈抽搐挣扎,试图摆脱催眠状态,造成乳酸残留,就会形成该含有高浓度乳酸的组织没有多少乳酸,不该有高浓度乳酸的组织却恰恰相反。

    乳酸含量高低将决定尸僵缓解的时间长短,具体表现可以通过按压的组织硬软程度来判断。

    没错,一定是这样了!

    所以司马东升的尸体与正常尸体必然存在细节上的不同。

    看到金丝边眼镜的法医若有所思的眼睛越来越亮,李白知道对方已经察觉到了那些极容易被忽视的蛛丝马迹,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更专业的老刑侦们去做吧。

    “小王,我们走吧!”

    “哦,你确定看完了?下次想要再看,就没那么容易了。”

    小王警官想到初检后下一阶段的解剖鉴定,那种开膛剖肚,血哧呼啦的场面就让他不寒而栗,连自己这个当警察的都受不了,更何况是普通老百姓,就算是精神科的心理医生也未必吃得消吧?

    “已经足够了!”

    李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线索,自然不会再去看这些法医剖尸掏内脏的画面。

    “等一下,这是我的名片,如果有事,可以打上面的电话。”

    金丝边眼镜的法医叫住了准备离开的两人,递过来两张名片,一张给李白,一张给小王警官。

    “好的,想要找我,直接联系小王就行了。”

    李白没打算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全部推给了小王警官。

    小王一楞,随即反应过来,他感激的看了李白一眼。

    李医生这是把所有立功的机会都留给了他,如果这件案子因为今天的线索有所进展,必然绕不开自己。

    “找我就行,我跟李医生很熟。”

    小王把自己的联络卡给几位市局的法医发了一圈,这才与李白离开了市一医院冷冰冰的太平间。

    把小王警官送回nan湖区公安局后,李白开着桑塔纳2000回到了第七人民医院。

    刚到门诊部四楼,就听到了一阵吵架声,似乎有病人与医生正在争执。

    “你个神经病医生,我怎么可能有癔症,你就是想骗我钱?”

    病人的嗓门很大,声音哄亮,整个走廊都能听的清清楚楚。

    “我跟你说,癔症是一种先兆,,很有可能会演化为抑郁症和精神分裂症,如果不重视,后果非常严重。”

    正在与病人争执的是陈晟医生,险些被熊孩子玩残以后,居然依旧带伤上岗,也是够拼的。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