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都市剑说 > 第61节-被自杀
    被熊孩子偷走一张光盘的滇南茶商司马东升莫名其妙的跳河身亡,总不可能为了一张音乐cd而想不开吧?

    李白越琢磨越觉着有些诡异,他沉吟了一会儿,说道:“小王,你能不能带我去看看人。”

    “看谁?”

    小王警察有些预感。

    “司马东升!就是跳河的那个。”

    李白心底隐隐不安,觉得应该确认一下才会踏实。

    “那可是死人!你真的要看?”

    小王警察吓了一跳,死人有什么好看的,正常人都不会提这样的要求。

    “难道不能看?我以协助办案的名义行不行,我们医院在这方面和公安局的合作有很多,应该会批准。”

    李白以为自己的要求不合规矩,立刻想好了借口。

    至于死人,他连真正的尸山血海都见过了,个把死人根本没什么可怕的,要是闹鬼的话,更好了,活人都不怕,还怕什么死鬼,直接打灭,送鬼去投胎重新做人,反正杀鬼不犯法。

    “嗨!没那么多规矩,你要看,我就你去看,事先说好了,吓得晚上做噩梦,到时候别怪我。”

    小王警察倒并不觉得是什么大事,只是有些奇怪李白为什么要去看一个死人,就算是当警察的他,也不喜欢跟死人待在一起。

    小王搭上李白的桑塔纳2000赶到市一医院,从人工河里打捞上来的滇南茶商司马东升尸体就存放在这家医院的冷藏太平间内,当两人刚刚抵达,法医小组正准备开始作初步鉴定,等找到家属并签字后,才会正式解剖尸体,所以不用担心看到触目惊心的开膛破肚场面。

    避免尸体加速腐烂,太平间内开足了冷空调,气温接近零摄氏度。

    准确的说,这里根本就是一间大型冷库,人一走进去,立刻就会感受到阴风阵阵,脖子上的汗毛直竖,不由自主的生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仿佛周围隐藏着无数冤魂怨鬼。

    滇南茶商司马东升尸体被剥光了仰天躺在不锈钢尸床上,依然保持着死前的僵直动作,在这里无论是男女老少,长的再漂亮,再丑陋,放到尸床上,都是一摊死肉。

    几个法医穿着一次性手术服围着尸体开始扒瞳孔,查验口腔,抽取血液,作各种穿刺取样,照像机闪光灯连续闪烁,即便小王警官带着李白来到太平间,他们也依然没有停止动作。

    “你们好,我是南hu局户政科的小王,昨天就是这位李医生让我查司马东升的信息,我带他过来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有用的线索。”

    小王警官与几位法医并不太熟悉,对方是市局司法鉴定中心的技术人员,配合下面分局做各种鉴定工作。

    “医生?”

    其中一个戴着金丝边眼镜的法医停下动作,看向李白。

    难道是同行?

    “我是第七人民医院精神科的!”

    李白察觉到了对方的问询目光,这种目光的含义只有医疗领域的同行才能明白。

    “哦!你们随便看!”

    金丝边眼镜的法医点了点头,又开始继续忙碌起来。

    精神科不属于内外科,不会干扰他们做技术鉴定,所以他并不在意对方在这里寻找线索。

    趁着几位法医有条不紊的检查着滇南茶商司马东升的尸体,为详实的初步尸检报告做准备,李白来到不锈钢尸床边,仔细打量着床上的尸体,三尺琉璃心恰好可以笼罩过整张尸床。

    看上去很普通的一个中年微胖男子,手脚和胸口都有黑色的粗毛,脸上酒糟踏鼻十分醒目,只不过血色尽去,变成了微黄的米白色。

    即便常年保持着接近零摄氏度的低温,但是整个太平间内依然弥漫着浓浓的尸臭,有一部分细菌已经适应了低温环境,能够继续分解尸体的蛋白质,散发出让人头晕脑胀,想要逃气的可怕气味。

    即便常年保持着接近零摄氏度的低温,整个太平间内依然弥漫着浓浓的尸臭。

    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尸体,小王警官总觉得自己脖子后面有些发凉,等了一会儿,小声问道:“李医生,有发现什么吗?”

    “有!”

    李白点了点头。

    金丝边眼镜的法医又抬起头来,对李白二人说道:“如果不着急的话,待会儿你们可以看看我们的初检结果,或许会有一些发现。”

    横竖都是要出鉴定的,如果能够补充详细那是再好不过。

    法医里面出老刑侦,也并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好的,谢谢了。”

    李白确实需要法医们的初检结果作为佐证,他与脸色有些发白的小王警官站在一边,等着那些法医忙完。

    大约忙碌了一个小时,法医们终于结束了检查,将尸体重新盖上白布,开始清理工具。

    李白如愿得到了新鲜出炉的第一手检查资料,虽然未经过整理,看上去有些凌乱,但是已经足够让他看出有用的信息。

    金丝边眼镜的法医看着李白,饶有兴致地问道:“有什么发现没有?”

    他很想知道这位另一个领域的同行是否有让人眼前一亮的高见。

    李白没有直接回答自己的发现,而是反问道:“你们是不是初步认为他是自杀?”

    小王警官反正是一脸懵逼,我读书少,你们不要骗我。

    户政科的小民警到底与经验丰富的老刑侦无法相比。

    “差不多是这样!”

    金丝边眼镜的法医点了点头,再看向其他法医,他们也是同样点头。

    如果真的是自杀,那么这件案子差不多就到此为止,写完结案报告就可以归档,如果死者家属不愿意接受这个结果,提出申诉和复议,那就是另外一个流程。

    李白十分肯定地说道:“司马东升是他杀。”

    他虽然不是专业的法医,但还是从尸体上发现了一些自己熟悉的痕迹。

    “哦?能说说吗?”

    金丝边眼镜的法医却并没有太大的惊讶,最终结案报告推翻前期鉴定结果的事情,不是没有发生过。

    他好奇李白只是在司马东升的尸体旁转了几圈,戴上一次性手套按了几下,就能够发现连他们这些专业法医都没有觉察到的线索。

    “你们在这几个部位检查一下肌肉组织乳酸含量,应该会有一些发现。”

    李白掀开罩在尸体上的白布,在其头颈和四肢关节部位点了几下。

    因为他发现这个司马东升是被人催眠后,控制着跳河自杀,虽然从心理学领域无法拿出实实在在的证据,但是尸体上还是残留了一些不同寻常的生理痕迹。

    无论是生理作用于心理,还是心理作用于生理,两者之间互相影响后,总会有一些蛛丝马迹。

    虽然这个滇南茶商死的有些蹊跷,但李白还是无法印证自己心里的某种猜测。

    在没有确凿的实际证据前,他根本没可能说服公安部门大举出动去排查自己的担心。

    “你的意思是?”

    金丝边眼镜的法医隐隐猜到了什么,当即向其他几位法医点了点头,让他们在李白所指示的那几个部位进行生物组织采样,只要置入高科技的仪器内,想要的信息立刻就能够一清二楚。

    “催眠,司马东升被催眠术控制着跳河的,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是杀人灭口。”

    李白没有隐瞒自己的猜测,在没有实际的证据前,也只能是猜测而已。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