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都市剑说 > 第26节-月光
    没有了清瑶妖女仿佛人来疯似的浪战,以至于在“17楼”论坛上的这一波仇恨被拉得满满,稳到飞起。

    受李白连累,倍受压力的第七人民医院终于不再保持沉默,专门安排人到“17楼”论坛上放出了姚兵接受诊断鉴定的全过程录音,还有省中医院精神卫生科主任医师侯晓正教授的再次鉴定证明,却依然无法抵消铄金众口,很快被无数刻意引导的质疑和口水淹没。

    如果有公关业的人仔细去分辨的话,恐怕很容易就能从里面分辨出专业水军的影子,而且还不止是一股水军。

    把妖女丢在家中闭门思过,对“17楼”论坛上突然沸腾的喧嚣依旧一无所知的李白揣着加持了秘术的平光眼镜,再次驾车前往曹家。

    曹家上下对重返的李白又惊又喜。

    惊的是,没想到对方这么快就带着治疗曹秋晴的东西回来,喜的是曹秋晴难以治愈的癔症将得到切实有效的治疗。

    与上午李白离开的时候相比,被丝帕蒙住眼睛的曹秋晴显然状态要好的多,不再痴痴呆呆,除了有些怯懦和时不时没来由的不安外,已经能够像正常人一样与家人对话交流。

    曹家小女儿的癔症暂时得到控制,并不仅仅是因为被丝帕遮住视线,还有李白施加的催眠术暗示的帮助。

    一副平平无奇的黑框平光眼镜,看上去没有任何特别之处,曹董事长夫妇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理解这副眼镜能够根治小女儿的癔症视觉障碍。

    但是他们却不得不信任李白的专业能力,至少药石无效的怪病在他手里得到了有效的控制。

    取下束缚了半天的丝帕,将黑框平光眼镜给曹秋晴戴了上去。

    原本看上去平平无奇的黑框平光眼镜让小家碧玉般的曹家千金多了一丝成熟妩媚的知性气质,出乎意料的搭配。

    “好了,可以睁开眼睛了。”

    李白打了个不带任何法术效果的响指,提醒自己的病人可以睁开眼睛。

    或许是心有余悸,过了好一会儿,曹秋晴才鼓足了勇气,缓缓开启眼缝,先是眯着眼睛,然后一点点睁大,视线终于恢复清晰。

    她下意识的第一眼先去看书柜,曹董事长夫妇二人的心立刻拎了起来,还真让这个年轻心理医生猜中了病因,果然是书柜引发的视觉暗示。

    在此之前,有谁能想到这个房间里还会出现如此邪门的巧合。

    然而曹秋晴盯了几秒钟后,脸上渐渐浮现出惊讶的神色,她再也看不到那张可怕的脸,转过视线继续看向其他地方,依然没有各种可怕的狰狞面目,周围环境似乎一切都变得正常起来。

    李白对黑框平光眼镜发挥出了作用,满意的点了点头,嘱咐曹董事长一家道:“好了,看起来很成功,以后除了睡觉,这副眼镜千万千万不能摘下来,一定要记住了,至少要戴上两年,两年以后可戴可不戴。”

    “那么李医生,如果眼镜丢了,或坏了怎么办,能不能再给几副,我,我可以出钱买。”

    曹董事长又有了新的担心。

    “嗯,这倒是个问题,不过没关系,我会再给你们弄几副作备用,这种平框眼镜没几个钱,待会儿再说好了。”

    多弄几副备用眼镜对于李白来说,完全是小事一桩,一副平光眼镜买来都不超过五十块钱,十副才五百,根本算不上什么大事。

    “多谢李医生,这个辛苦费请您收下。”

    曹夫人笑眯眯的递过来一封红包,里面装的不是钞票,而是一张支票,面额甚至比给清凉观何道长的那张还要大,足足有两百万。

    “不必了!有个不情之请,我想要另外一样东西做为这次出诊的报酬。”

    李白却出人意料的摇了摇头,拒绝了曹夫人塞过来的红包。

    事实上他看中了另外一样东西,甚至是金钱都无法替代的。

    “想要什么,只要家里有,您随便拿。”

    小女儿恢复了正常,曹董事长心里一块大石头终于落了地,他对这位年轻心理医生十分感激,尤其是不计报酬的医德更是让人敬佩。

    “只是一样小东西!”李白的目光落在曹家千金曹秋晴的左手腕上,说道:“我想要那串手链。”

    手链?

    曹董事长夫妇向自己小女儿的手腕看去,一颗颗黄豆般大小的珠子串成了手链,几近透明的乳白色闪烁着奇异的淡淡幽蓝色虹光,就像是清冷的月光。

    听到这个年轻的心理医生想要自己的月光石手链,曹秋晴没来由的一阵脸红,却是低下了头,声音如同蚊子哼哼般说道:“这串月光石不值钱的!”说着害羞般把自己的双手藏了起来。

    曹董事长和曹夫人互相对视一眼,眼中浮现出一丝笑意,小女儿年方二十,正是含苞初放年纪。

    这个年轻人还真有意思,竟然玩起了欲擒故纵的把戏。

    在古代,男女之间赠送这种贴身之物,等同于定情信物,即使现代社会的风气开放了许多,可是像李白这样公然索要一个姑娘家家的随身手链,一串月光石手链最多值五六百块钱,但是其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曹董事长和曹夫人却并没有打算拒绝,当然,必要的考察还是有的。

    从这一刻起,两人看向李白的目光在不经意间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我并不在意值不值钱。”

    李白的微笑在午后的阳光下,温和儒雅,飘然出尘的气质油然而生,让曹家千家的目光微微迷离了一霎。

    从对方口中,他知道了这串手链珠子的质地,原来叫作月光石。

    与人族修行需要凝炼天地灵气不同,妖族修炼则需要汲取日月精华,然而这个世界的太阳和月亮却没有任何能够让妖族修炼的能量,使得清瑶妖女的修炼陷入了困境。

    但是李白却意外的从曹家千金曹秋晴左手腕的那串珠链上察觉到了一丝月华气息,天无绝人之路,这个世界的天地规则虽然不适合修炼,却还是留有一线修行的可能。

    “如果你想要的话,给你就是了。”

    曹秋晴红着脸把手腕子上的月光石手链褪了下来。

    “谢谢!”

    李白终于得偿所愿。

    他捏着那串月光石手链,精神力轻探,正如自己所猜测的那样,每一颗月光石珠子都蕴含有与另一个世界毫无区别的月华气息,清冷幽静,而且更加凝实精粹。

    看到李白如此“痴情”的凝视着自己的月光石手链,曹秋晴既羞且喜。

    “咳!”

    曹夫人清咳了一声,提醒丈夫别在这里碍年轻人的眼。

    “哦,你们先聊,我们还有点事!”

    曹董事长反应过来,连忙找了个借口,准备和妻子一起离开小女儿的房间,把空间留给这两个年轻人。

    “不必了,我该走了,要是有什么事情,可以打电话给我,备用眼镜我会用快递寄过来。”

    李白收起了月光石手链,告了一声辞。

    “这就走了?不留下吃晚饭吗?”

    曹夫人相信自己此时此刻的表情一定是无比僵硬,她只看到李白头也没回的挥了挥手,消失在视线里,连多逗留一会儿意思都没有。

    曹董事长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惊疑不定地说道:“他,他怎么走了?这小李,真是的!”

    曹家小女儿曹秋晴看着爹地,又看看妈咪,嘴一撇,差点儿哭出来。

    这家伙竟然真的只是为了那串手链,难道自己在对方眼里,还比不上那串便宜货更吸引人吗?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