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都市剑说 > 第21节-蜮
    李白仔细打量了一眼曹家千金的脸部皮肤,房间保持着通风,那个道士偷偷下的乙醚并没有造成过量。

    不过这个装神弄鬼骗人的家伙胆子也是贼大,是药三分毒,居然不怕闹出人命来难以收场。

    先后来了两波“道门中人”,已经无法分辨科学与道术界限的曹董事长忐忑不安地问道:“如何?”

    “以往病历先拿来看看!”

    李白依旧是中规中矩,先看看别人的诊断记录。

    如果是同一医院系统,可以从计算机数据库调出更详细的档案,但是眼下条件有限,只能看别人的草书。

    在医疗行业,每个医生都有一手独一无二的魔性狂草。

    “我草”,这个词起源于医家,请各位注意了。

    对方并没有当场揭穿自己,让何道长暗中悄悄松了一口气。

    他已经确认,这个家伙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如果继续硬顶下去,天晓得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曹董事长有些疑惑的看了看李白,又打量了一眼在门外继续念念有词的何道长,试探着问道:“李道长,您要不要准备一些法器?”

    “喊我李医生就行了,毕竟我的职业是医生嘛!”

    李白接过了保姆送过来的病历,一页页的翻了起来。

    同行们的天书文字虽然高深莫测,让人眼花缭乱,但是内容上无非是症状和用药简要说明,基本大同小异。

    哪怕有些文字看不懂,也依然能够从用药等信息旁敲侧击的推断出来。

    “咄!大罗天君,疾疾如律令,妖魔现身!”

    又听到何道长一声大喝,就听到别墅外的院子里嘭一声闷响,一团白雾迅速膨胀开来。

    “啊!老曹,老曹,真有妖孽!”

    曹董事长的妻子大声叫了起来,家中的保姆惊呼声不断。

    “什么?别慌!”

    作为当家的男人,曹董事长连忙冲了出去,他很快和妻子一样目瞪口呆。

    白雾很快随着微风散去,却在地上留下了一个奇怪的白印,轮廓看上去就像一只狰狞的怪物,大头尖尾,身侧有好几只爪子,就像一只多足蜥蜴,看上去说不出的诡异。

    “此物为蜮之影,蜮即为虫和或者的或合写,擅使含沙射影之能,若是射中人的影子,就会发痴生病。”

    何道长站在白印旁边背着手,老神在在的解释,仿佛世外高人。

    曹家小女儿的病因呼之欲出,应该是中了含沙射影的毒手。

    “请道长救救我的女儿。”

    曹垒的妻子就像抓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带着祈求的目光望着何道长。

    “蜮乃上古邪物,想要驱散它的邪力可并不容易。”

    何道长皱着眉头,似乎在思索对策,一副十分棘手的样子。

    “何道长,能够杀死那个蜮吗?”

    原本只是将信将疑的曹董事长,在经过何道长“神乎其神”的手段和一番高深莫测的念咒布阵后,此时此刻也不得信了七八分。

    他胆战心惊的东张西望,生怕那个诡异的东西就躲在附近,随时会扑上来害人。

    “蜮神出鬼没,形踪难定,即使是贫道,恐怕也未必能敌。”

    何道长摇了摇头,似乎十分忌惮那个能够含沙射影的蜮。

    曹董事长焦急地问道:“那怎么办?”

    小女儿被这种邪物盯上,怕是永无宁日,连家中的其他人也恐怕会遭到同样的毒手。

    “曹董事长无需担心,贫道虽然不敢保证能够消灭这个上古邪物,但还是有办法保证您和您的家人不再受此物的侵扰。”

    峰回路转,在曹家人心惶惶之际,何道长又拿出了一线希望。

    治好一个曹家千金,哪里比得上把曹家上下一起拉下水挣得多,再胡诌上几句,变成长期的买卖,对于清凉观来说,等同于开了一条源源不断的财源。

    清凉观的三位道长打得是一手好算计,寻常人家只做一锤子生意或者是鸡零狗碎的小收入填补牙缝,只有像元天酒店董事长这样的大金主才是他们值得投入精力和时间的重要客户。

    眼下何寻仙所做的一切,就是将曹家一点点往坑里带。

    “多谢何道长,多谢!”

    这一颗心一上一下坐了过山车,曹董事长和曹夫人如释重负般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

    “这里有一枚定神玉,让贵千金佩戴一段时间,先看看效果如何,贫道需要与两位师兄仔细商议,如何才能护得您的一家周全,不再让那个上古邪物继续窥觑。”

    何道长从袖子里面摸出一枚白玉挂件,刻有祥云和古怪的字符,与那些黄纸符什么的,与众不同的逼格立刻显现出来,让人不能轻易小看。

    光是这枚拇指大小的和田白玉就价值上千元人民币,为了能够让曹家上钩,何寻仙也是下了重饵,看上去仿佛真的是为了曹董事长一家好,而不是为了骗钱。

    事实上这串定神玉挂件的真正奥妙并不在玉上,反而在白玉下方的那枚丝制香菱内。

    棱角分明的香菱里面装了一枚用现代科技萃取浓缩的香丸,能够缓缓释发出使人宁神静气的幽香,使这串宁神玉看上去真像那么一回事。

    “好,好!”

    曹董事长眼力不差,一眼就看出这串定神玉挂件绝非十几块或几十块的地摊货,玉质光泽温润,包浆细腻,颇为不同寻常。

    如果何道长指着它说这是一件有来头的道家法宝,曹家上下多半也会信了。

    “听松,闻涛,收拾东西,曹董事长,我们先回去了。”

    何道长向曹董事长一揖后,准备离开,自始至终只字不提报酬一事,如同世外高人视金钱如粪土。

    两个小道士开始收拾起方才用过的罗盘和许多精致摆件,仔细放进有丝绒嵌槽的提箱内。

    放长线,钓大鱼,何寻仙并不急着向曹家提及报酬的事情,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冒冒然的讨价还价,反而会落入下乘。

    倒是曹夫人先反应了过来,一推丈夫曹董事长,微嗔道:“老曹,你想要让何道长他们空着手回去吗?”

    “哦哦,瞧我这记性,我都差点儿忘了。”

    曹董事长一拍脑袋,像是想起了什么,连忙写了一张支票,递向何道长,带着几分歉意说道:“这是一些香火钱,不成敬意!”

    何道长看了一眼数字,也没有多客气,神色淡淡的一揖,这才收了下来。

    “多谢曹董事长对我三清道门的支持。”

    一百万人民币的现金支票显然不是一笔可以毫不在意的小钱钱,足以抵得过他这趟的车马费。

    “只要能够治好小女,我定有重谢。”

    在亲眼见识过对方的神奇后,曹垒几乎将全部希望都放在了清凉观的三位道长身上。

    “为世人解除困扰,是我道门中人的职责,曹董事长请留步,贫道告辞!”

    何道长正准备离开,却听到一个声音从曹董事长身后传来。

    “支票留下,人从哪儿来的,自己回哪儿去!”

    正在房间里查看病历资料的李白不知何时走了出来。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