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都市剑说 > 第6节-姚家
    西城紫荆墅,华宅七十二。

    尽管许多人都知道房价腾贵的bj区沿江大道是有钱人聚居的富人区,但是位于xc区的紫荆别墅小区才是真正豪门的门廷所在。

    由风水大师点阵,七十二座豪宅各占风云,而且这里还有一个不成文的特殊规矩,如果没有小区全体业主的同意,哪怕再有钱也住不进来。

    单单是这一条,就杜绝了鱼龙混杂的可能。

    三辆奔驰车通过小区门口的安检后,径直驶近紫荆墅的69号别墅。

    一个中年美妇连忙从别墅里急急走了出来,迎向从车里走出的年轻人。

    “兵兵,你总算回来了,青姨,去给浴缸里放热水,丢些柚子叶,让兵兵洗个澡,去去晦气,再上一碗猪脚面。”她在别墅的落地窗后面向外看了很久,总算等到了把儿子从看守所里接出来的奔驰车。

    管家青姨连忙应声去安排。

    丢下东陵汽车公司的生意,回到家中的姚东胡看到母子二人走了进来,重重放下手中的报纸,冷哼了一声:“慈母多败儿,宣静,以后不能再让兵兵胡闹下去,一而再的,总有一天会兜不住,下个月就给我去加拿大,不待上两年,别想回来。”

    姚兵的父亲姚东胡提前得到了消息,第七人民医院给出了精神病确诊的报告,让他总算松了一口气。

    这意味着儿子终于可以用精神病患者的幌子逃过法律的制裁,接下来只不过是赔钱点罢了。

    “黑沙,辛苦你们了!”

    姚东胡向护送儿子去医院回来的保镖队长点了点头。

    让姚兵伪装精神病是律师想出来的主意,具体协助还是需要这些保镖来安排。

    谢黑沙没有丝毫倨功自傲,恭恭敬敬地说道:“兵少爷表现很好,我们并没有做什么。”

    “这小子,关键时刻还是有两下子。”姚兵的母亲宣静满脸笑容,宠溺地看着儿子说道:“神经病杀人不犯法,总算逃过一劫。”

    脊髓灰质炎和流行性脑膜炎等神经病患者们无端集体躺枪!

    从车里出来后,姚兵却依旧满脸木然,任由母亲宣静拉着。

    看到儿子还在装傻充楞,姚东胡皱了皱眉头,板起脸喝道:“都到家了还装什么装?你装给谁看啊?老子为了保住你这条小命,把一张老脸丢在地上让人家踩。”

    尽管有人曾经嚣张的说,法律就是用来践踏的。

    但是说过这种话的人很快都被教重新做人。

    为了钻法律的空子,姚家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好歹才勉强争取到了这个心理鉴定的机会。

    可是姚兵这小子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却让姚东胡这个当父亲的气不打一处来。

    “兵兵,快给你爸认个错,以后好好的,知道了吗?”

    宣静拍了拍儿子的后背。

    姚兵只是淡淡的看了姚东胡一眼,没有任何反应。

    “怎么?还死不悔改?”

    姚东胡眼睛一瞪,对自己的管教叛逆不服气,正要厉声喝斥。

    保镖队长谢黑沙脸色一变,似乎看出了些端倪,来到姚兵面前。

    “兵少爷!兵少爷!”

    从第七人民医院接回西城紫荆墅的路上,谢黑沙就隐隐觉得姚兵有些不太对劲儿,就像木头人似的一直保持着沉默。

    原本以为是少爷心思深沉,丝毫不露破绽,但是到了家里依旧还是这般模样,无论如何都让人开始疑惑起来。

    谢黑沙连唤了十几声,姚兵却反应平淡,连口都不肯开,不止是他,连姚兵的父母姚东胡和宣静都觉察到了异样。

    “兵兵,开口说话啊,你是怎么了?”

    宣静开始着急起来,她宁可儿子桀骜不驯的顶嘴抬杠,也不要像现在这样失魂落魄。

    突然间,姚兵一个激灵,满脸恐惧的吼叫起来。

    “蛇!好大的青蛇!救命,救命啊!”

    在他眼里,角角落落都能够看到巨大的青色鳞片,那条可怕大蛇就隐藏在自己的身边。

    姚兵跌跌撞撞的被一张椅子绊倒,摔了个结结实实的狗啃泥,却仿佛感觉不到疼痛,依旧挣扎着连滚带爬冲向别墅大门。

    “拦住他!”

    姚东胡终于看不下去,保镖们一拥而上,将大吼大叫的姚大少爷拦住。

    “医生,快去找医生。”

    宣静在目瞪口呆之后,终于回过神。

    半小时后,被床单结结实实卷缚住的姚兵就像蛆虫一样在床上不停的挣扎嘶吼。

    经过初步诊断后,紧急请来的社区医生摇了摇头说道:“姚公子受过巨大的心理创伤,恐怕需要长期治疗。”

    在西城紫荆墅轮班驻点的社区医生都来自于省级三甲医院,说出来的话与权威并没有任何区别,虽然不是专业的心理医生,但是姚兵的当前状态,任何人都能看出不对劲。

    “兵兵,怎么回这样?”

    宣静抹着眼泪,她可以确认,自己的儿子姚兵一直都是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变得疯狂。

    心理创伤可没那么容易治,就算是一时治好了,也依然有复发的可能性。

    这和精神病有什么区别?

    明明是假借精神病逃脱法律惩罚,却没有想到假戏真做,真的把自己好端端的儿子给弄疯了。

    顾及保镖队长谢黑沙忠心耿耿这么多年,姚东胡强压着怒气,问道:“黑沙,兵兵究竟是怎么回事?他遇到了什么,怎么会受到心理创伤?”

    尽管老板没有声色俱厉,谢黑沙还是心中一凛,沉声道:“老板,兵少爷从看守所出来时都是好好的,直到医院……”

    谢黑沙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脸色微变。

    “医院什么?”

    保镖队长的表情变化并没有逃过姚东胡的眼睛,他的语气带上了无形的压力。

    “在医院的时候,少爷曾经像这样大喊大叫过,不过很快又恢复了正常,我以为……”

    谢黑沙有些后悔,当时兵少爷就有些异常,自己居然没有当回事,以至于现在发作。

    “去把鉴定报告弄来,要详细的。”

    姚东胡并没有因为儿子的事情迁怒保镖队长,他知道谢黑沙没有这样的手段,也没可能联合外人害姚兵,得罪姚家的人,就算逃到天涯海角也没有用。

    一定发生了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让姚兵变成这样。

    “是!老板!”

    谢黑沙知道这是将功补过的机会,连忙去安排。

    十五分钟后,详细的鉴定报告电子版打印件,生理数据波动图和诊断全程录音送到了姚东胡面前。

    “请坐,放松,就当作家常聊天。”

    “这张卡里有一百万,只要你写几个字,就是你的了。”

    “好多钱啊!”

    ……

    “你要是不给我开这份报告,我,我……”

    “蛇!蛇!大蛇!”

    “没有蛇啊!”

    ……

    “你在家里,躺在床上,正在作梦……”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