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都市剑说 > 第1节-我是一条小青龙
    “……我是一条小青龙,我有许多小秘密,我是一条小青龙,我有许多小秘密。我有许多的秘密,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

    被手机铃声和嗡嗡振动声惊醒的李白睁开眼睛,怅然失神片刻,似乎好像做了一个漫长的怪梦,习惯性随手一抓,扁平冰凉的智能手机准确落入掌心。

    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周真人。

    对方是第七医院的院长,自己的顶头上司,喜欢把“真人不说二话”挂在嘴边当口头禅的周真人周通。

    手指一划,刚刚接通的电话里立刻传出了周真人暴跳如雷的声音。

    “李白同志,都几点了?你还想不想干了?要是耽误今天的交流会,你就自己交辞职报告吧!”

    啪!通话直接挂了。

    “啊!交流会?不好!”

    李白突然想起来今天有一个重要的交流会,由第七医院主办,由华东三省一市的同行参加,覆盖精神病与精神卫生学专业的重要交流会。

    自己要是让周真人失了面子,这老头儿绝对不会给自己面子,恐怕连生吞活剥了自己的念头都有了。

    手机屏幕上的时间已经是上午九点半,他急忙掀开被子想要起身,动作却突然定住,眼睛越睁越大,自己的肚子上竟盘踞着一条青色小蛇。

    蛇?

    等等……蛇的脑袋上怎么会有一个尖尖的小角,这是什么品种?

    “嘻嘻!”

    耳边传来一个女子的嬉笑声,李白还没等想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小青蛇毫无征兆地猛然窜起,直奔向他的脖子。

    “啊!”

    ……

    突如其来的早安咬固然酸爽无比,不过暴怒的小青蛟却让李白同学确认了一个事实。

    那不是一个梦,而是一个真实的经历。

    只不过他从另外一个世界回来了。

    从大武朝边关西延镇,出妖域,遇龙女,进小林寺,退妖潮,入大黄岭,学沧浪剑,再入大武帝都天京城,重逢白家父女,无意中帮助化名敬国公府小公爷邓方的香君小娘子夺嫡帝位,勾心斗角折腾术道五宫七宗十三门,发现天邪教隐患,截杀圣廷东征大军,最后把那个天外邪神揍回老家去,结局虽然不怎么完美,好歹天下也能太平一段时间。

    对于自走人形天灾的大魔头而言,算是功德圆满。

    女帝大人和樱儿妹妹,嗯,还有芷蓉师姐或许会因为自己的失踪而伤心一阵子,起码也能平平安安的活下去,不用再担心那些西人和天邪教中人掀起的天灾人祸。

    不过与自己一同消失在天门中的另一个小妖女,却让李白不由多了几份担心。

    作为心理学硕士的李白很快调整好了心态,既回之,则安之,多想无益。

    虽然洪璃并没有在他身边,好在心神中的那朵先天异宝混沌青莲投射向无尽虚空中的那几道细丝依旧存在,意味着用他的精血点化开智的几个妖族都还活着,小红鲤洪璃也不例外。

    青蛟妖女余怒未消完全可以理解,换作谁都不可能轻易接受千辛万苦修得龙身转瞬又前功尽弃,重回蛟躯,没来得及享受片刻天地宠儿的优越感就被从天堂打到地狱,妖女哭着喊着要李白赔,这哪里赔的出来,没把他一口吃掉已经是万幸。

    自作孽,不可活,早安咬成为家常便饭自然怨不得旁人。

    站在马路边拦车的李白揉了揉余痛未消的脖颈,这妖女还有点儿良心,将两粒芝麻大小的血孔舔去,不然一天天积累下来,说不定要被人误解为瘾君子的“蚂蚁上树”。

    初回到原来的世界,一通劈头盖脸的电话让他不敢怠慢。

    周院长的旨意关系到自己的饭碗,毕竟清完每月房租和水电煤以后,剩下的那点儿工资只够吃饭。

    如果被开掉的话,大概就只能像那些毕业就失业的苦逼应届狗们到处送简历。

    “去第七人民医院!”

    拦下一辆出租车,李白钻了进去。

    “哟,玩cosplay呢?”

    年轻的出租车司机惊诧的上下打量了李白一眼。

    不过一身古装和第七人民医院联系到一起,很容易让人想歪。

    cosplay?李白低下头往自己身上看了一眼,嘴角抽了抽,光顾着对付那条蛮不讲理的青蛟妖女,却忘了自己一身士子襦衫。

    “有急事,忘了换。”

    李白一脸苦笑。

    很显然,自己带回来的不止是青蛟妖女等异界土特产,还有这身衣服,正是与两个妖女将天外邪神撞回天门的那身打扮。

    “难怪?”

    出租车司机带着了解的表情,麻利给了一脚油门,出租车很快加入了繁忙的车流。

    李白还是听出了对方语气里多多少少有些言不由衷。

    tmd穿古装去精神病医院,不会脑子有病吧?

    好吧!不得不承认,他就是去看病了,这话没法儿解释,越说越错。

    无视了出租车司机的诡异目光时不时打量,李白很快抵达了目的地,第七人民医院。

    抬眼看了一下时间,好在并没有耽误太久,多说几句好话,周大院长应该不会炒自己的鱿鱼。

    急匆匆往更衣室赶的途中,那些护士和前来就诊的病人一见到李白,个个就像见了鬼似的在目瞪口呆之后,悚然躲闪到一边,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被打了。

    这些小护士,平日里就知道暗送秋波,关键时刻就知道靠不住。

    刚上四楼,就见有人大吼大叫的冲了出来,一口气撞翻了好几个,就像一头发了疯的公牛,如入无人之境。

    “厮鸟贼,镇关西郑屠在此,谁敢来打我?鲁达,出来!”

    就听见后面有人在喊:“拦住他!氯丙嗪5毫升注射准备!”

    第七人民医院永远缺少不了强大的保安团队,个个都是退伍特种兵出身,李白一看这些人,不禁乐了。

    前面跑的张牙舞爪,要找鲁智深撕逼的是一位常客,总妄想自己是《水浒传》鲁提辖拳打镇关西的那个屠户,说来也巧,两人还是同名,都叫郑屠,大概是看《水浒传》看的疯魔了,诱发了妄想型精神分裂症。

    正常的时候一点儿看不出来,说话有条有理,一旦发病,立刻变身郑大官人嚷嚷着要报仇,放古代那叫作中了邪,被附身,十八般大刑伺候,什么时候驱了邪才算完,现在么就一精神病患者,还是急性的,顶多一针镇定剂搞定。

    照理来说,像郑屠这样病情不稳定的患者早就应该送到“后宫”(住院部)长期治疗,有后宫大总管,返聘回来的王婆婆坐镇,一杆指哪儿打哪儿的麻醉枪在手,再大的疯劲儿也是一枪撂倒的命,能跑到电梯口都算他牛b。

    一枪撂不倒,那就两枪,王婆婆的威镇“后宫”二十年,就没出过乱子。

    再看后面保安和两三个护士簇拥的那个气急败坏的白大褂医生,正是郑屠的主治医生陈晟,仿佛察觉到有人在注视自己,迎上李白的目光后,先是一怔,表情随即变的阴郁起来。

    正因为陈晟架不住患者家属的央求,没让这个武疯子住院,幸好今日是在在医院发作,要是在外面,不知道要闹出多大的乱子。

    李白笑了笑,乐见其成,这家伙和自己有些不对付,最近精神科刚得到一个主治医师的指标,呼声最高的就是他与陈晟。

    在对方看来,自己这个硕士一直深受周真人器重,难免因嫉妒而视为劲敌,平日里更是话不投机半句多。

    “李白,拦住他!”

    看到李白出现在郑屠的前方,尽管脸上与其他人一样带着惊慌,陈晟医生内心深处生出一丝窃喜。

    这个病人膀大腰圆,胸前一缀黑色胸毛,乍一眼去,像极了镇关西郑大官人投胎转世。

    走廊内一片尖叫,精神病患者里面最怕这种武疯子,当真是杀人不偿命啊!

    李白暗捏法诀,准备小施手段,却突然一怔。

    中丹田内的灵气所剩无几,诡异的凝聚成黄豆般大小一粒,如同花岗岩般根本不为所动,而外界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的灵气可供调用。

    他忘了两个世界的天地规则却是截然不同。

    郑大官人却依然像一头疯牛,不管不顾向李白冲来。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