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点道为止 > 441章 针锋相对 套中有套环中环
    “你.....”茅文看着苏劫,“你怎么知道我的事情?你从哪里打听来的?”

    “这并不是打听来的。”苏劫道:“从你脸上看出来的,你们茅山术最擅长的就是看相算命,过去未来一把抓,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观人气色,就可以看人前世今生,不过我的相术也不是很差,大约还是能够看出来一点点东西的。”

    “不可能,相术之道,在于察言观色,和医学一样,以望闻问切为主,看人之精神,闻人之气息,问人之细节,切人之脉络。相术不过就是一门心理学和语言学而已。你肯定是打听了我的事情,有备而来!”茅文知道,相术其实也是一种心理学和统筹学,一般的江湖相士都是先从细节上面来判断人,然后随意的对话询问,不知不觉之间,就了解推测了人的信息,这样才可以用概率来算出来这个人以前究竟如何,未来的发展情况如何。然后给出来答案。

    “你说的不错。”苏劫点头:“其实,相士从某种方面来说,也是心理治疗师,精神按摩师而已。只不过相士借助神秘学,玄学来安慰人,使得人更加相信。但那些靠神秘学和玄学骗钱的人却又不同了,非常可恶,属于江湖便宜,根本称不了相士。你能明白这点,可见你的相术也到了一定的程度,相术对于人的境界提升非常之高,比起功夫来说更容易锤炼精神。但你现在的相术境界也不过就是皮毛而已,真正的相术,精神一动,他心之通,宿命之通,漏尽之通,精神映照之下,时空中发生的事情,一览无余。”

    “茅文,你是个机灵鬼,天分非常之高,但对于茅家来说,你始终是外人,根本得不到栽培,甚至还会被打压,眼前这位是真正的大师,相术,功夫都比你爷爷高明不知道多少倍,你如果能够跟随他学习,那真的是前途无量。”彭连山道。

    彭连山已经看出来苏劫的意思,是直接从茅家内部挖人。

    这个茅文是个人才,天分非常之高,可惜在茅家之中不受重用,如千里大堤之上的蚂蚁巢穴。

    “茅文,你又在这里干什么,去干你自己的活。”就在这时,一个青年走了出来,训斥茅文:“彭连山老师,您带了这个人前来,直接就挖我们茅家的人,这似乎不是客人之道吧。”

    这个年轻人,正是刚刚晋升到达了“活死人”境界的茅心。

    茅心是见过苏劫的,在张家祠堂之中,他对苏劫记忆深刻,而且在后来还研究过苏劫的很多事情,甚至他拿到了苏劫的一些身体数据。

    “茅心,你在这里训斥我,又算什么东西?茅家我待不下去了。”就在此时此刻,一向都是顺从的茅文突然爆发了,似乎是被苏劫引爆了压抑在心中的某个点:“彭连山老师,我告诉你,就是茅心,他收买了你们彭家内部的人,盗走了你们彭家的通背拳四神通秘术古画,现在和茅老头在上面练习,让我守在这里,把你们引开。”

    “茅文,你在这里胡说八道干什么?”茅心大怒,突然出手,一掌朝着茅文打了过来。

    这一掌居然就是通背拳之中的绝招“拿星式”,对准了茅文的眼珠子。

    茅文实力虽还可以,但哪里是刚刚晋升了活死人境界的茅心对手,眼前眼珠子都要被摘走,这个时候,苏劫身躯一闪,就到了茅文面前,横掌一格,正好是拦住了茅心的手臂。

    茅心整个人好像喝醉酒似的身体失去了平衡,转了几个圈之后,轰然倒地,这才化解掉了苏劫格挡的力量。

    但茅心并没有受伤。

    苏劫只是用心意把的手法,加上的太极推手的规则,在刹那之间破掉他的重心,带动了他的身体偏移。

    如果苏劫要杀他,别说他是活死人的境界,哪怕是到达了张洪青这样的境界,也无济于事。

    “茅老头,你盗我彭家秘术,这是不是有些不地道。我彭家现在和你是合作状态。你居然挖我彭家根基,那就是彻底破坏我们的关系了。从今天开始,我们彭家和你们茅家势不两立。”彭连山发出来了大吼:“你也别躲在小辈后面,出来对质。”

    “茅心,让他们进来。”里面果然就传出来了茅老头的声音。

    苏劫这个时候对茅文道:“你加入我的研究室,包吃包住,研究费用三万一月。比你在茅家要高出不少了。”

    苏劫似乎都知道茅文在茅家待遇不好,做了很多危险的事情,工资很低。

    茅文已经看出来苏劫的伸手,轻描淡写,直接就让茅心吃了大亏,他也是有眼光的人,如何不知道苏劫是绝顶高手?

    茅心翻身爬起来,脸上看不出有半点沮丧,好像刚才的事情没有发生,反而道:“两位请。”

    说话之间,他在前面带路。

    彭连山看着他的模样,也不得不佩服他心理素质很强,而且脸皮之厚,几乎是无人可比。

    茅家的人脸皮都十分厚实。

    随后,苏劫彭连山走进了里面,一层层上了楼梯,到达三楼,是一个透明的露台,可以眺望河流和镇子还有四周的田野,远处的群山,风景极好,集山川灵秀于一点。

    茅老头就坐在一张桌子面前,那桌子上面摆放着四张古画,并没有收藏起来。似乎茅老头也不怕彭连山发现。

    “茅老头,你给我个解释,这四副画是怎么来的?”彭连山目光凌厉,心中也有些恼怒。

    “恭喜你,彭连山,你打破枷锁,获得了自在,你已经不需要这古画了,其实这古画镇压在你们祠堂中,反而破坏你们祠堂的风水,如果我不取出来,你反而要遭到大祸。你不但不感谢我,还带人来骚扰,横加指责,这是何意?”茅老头看着彭连山道。

    他的脸上也没有任何的尴尬,反而理直气壮,好像做了好事,也是心理素质登峰造极。

    “茅老头,盗了我们彭家的东西,还这么有理,我实在是想象不出来,你们茅家脸皮到底有多厚,不过联络我们彭家是你的计划之一,是什么让你突然改变了这个计划呢?”彭连山反而气定神闲下来。

    “他的手段极为厉害。”苏劫开口了,他对彭连山道:“就是借外人之手,消磨你彭家气数,再用手段渗透你们彭家,最终达到掌控吞噬之目的。这本不是茅家的术数布局,而是鬼谷之道,纵横天下,驱狼吞虎的韬略之道。茅老头,我们虽然没有见过面,但我的人生也有你操纵的迹象,现在终于见面,你有什么感想?”

    “福大祸也大,功深劫也深。”茅老头也在看着苏劫,他不用看到苏劫的真人,就知道此子极为难对付:“你的福大过天,但接下来,你的祸也大过天。你的功夫深过渊,你的劫也是直达黄泉,气数之下,无人可逃,本来你还有四年大运,如果不妄动,那还有希望渡过,可你现在锋芒毕露,破天破地,劫数就在今年。听我一句话,回去上大学,安分守己,忘掉功夫,当个普通人,不要管各种事情,也许还能够躲过灾祸,只是身边的人却是保不住了。”

    苏劫听着茅老头的话,只是一笑:“你懂的我都懂,你不懂的我也懂,你的修为看到的东西,其实就是冰山一角而已。不过你为自己算过了没有?你说我劫数就在今年,那我可以说你的劫数就在今天,你信不信呢?”

    “茅老头,你别在这里信口开河了,你的修为和苏劫差远了。哪怕是你们茅山术的历代祖先加起来,也不如他。你还在这里枉费心机盗取我们彭家的通背拳四神通秘术,而苏劫已经把四神通秘术彻底改进了。”彭连山道。

    “我知道,昨晚我望气,你们彭氏通背武馆气息有所变化,我就知道是他插手了。”茅老头道:“彭连山,这就是一报还一报,你先背叛盟约,我立刻就出手。这也是你种下来的因,才有后面的果。还有一点,你真的不怕背叛了许德拉之后,你们彭家全部死光光?”

    彭连山听见这话,倒是心中一惊,许德拉的手段他的确是非常忌惮,但看了看身边的苏劫,他心中安定下来。

    “许德拉我会亲自去解决。”苏劫道:“茅老头,你认为我能不能够解决掉许德拉呢?”

    “你吗?还差一些火候,换了欧得利是有可能。”茅老头道:“还有,你刚才说让我今天就遭遇劫数,那我们赌一赌,如果我今天没有劫数,你说应该赌些什么?”

    “我和蜜獾先生会联手,对你茅家发动致命一击。”苏劫自顾自的说着,“还有一件事情,你依仗的两个人,其实在我面前也没有什么用,愚者女士,X先生,你们出来吧。我不知道你们什么时候被这个老头忽悠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