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点道为止 > 421章 锐气尚在 光烈有劫实难逃
    421章 锐气尚在 光烈有劫实难逃

    历史也喜欢和人开玩笑。

    历史上夺取天下的人,都曾经不被人看好,最后却在很多机缘巧合之下,获得了皇位,哪怕是无数的英雄豪杰,能人志士,都无法看穿,也难以在天下大难的时候找到真命天子。

    现在也是一样,这即将凝聚成的武运龙脉,最后会眷顾到达谁的身上,苏劫也看不清楚。

    欧得利也看不清楚,刘光烈也看不清楚。

    蜜獾先生更看不清了。

    “你们是说,在这一片地方,会诞生出来一股强大而无形的力量,这力量之中蕴含着功夫格斗之真谛,谁能够得到这股力量的眷顾,谁就会成为最强的存在?”蜜獾先生问。

    他看不清,但能够听懂。

    “蜜獾先生,按照道理是这样的。”苏劫道:“在西方神话之中也有这样的例子,当然,这其实并不是什么强大而无形的力量,就算是得到了,也不一定能够成为最强的存在。”

    “我也感觉到了这里的气氛与众不同。”蜜獾先生闭上眼睛:“在我的直觉之中,这片土地上荡漾着很多黄金一般闪耀的信息,这些信息,沉入大地之中,渐渐在流动,在凝聚成金矿,这金矿受到各种磁场的感应,相互拉扯,还没有最终定位。”

    欧得利和苏劫,还有刘光烈相互看了一眼,知道蜜獾先生不懂风水,但他也看的很准,甚至比起懂得风水的人都少了一种知见障。

    “很有意思,我们就如诸侯,在争夺天下神器。”欧得利是精通中国古代历史:“也许我们都不是那个王者,但在争夺的过程中,可以感受天地人心的流动,也是最好的锻炼。苏劫,你要不要加入这场争夺过程之中。在这里,将会风起云涌,你也是推动者之一。”

    “愚者,X先生,大首领,也应该在这里进行布局了吧。”苏劫道:“这一股风水气数,他们也肯定是想获得,占据到先机,尤其是大首领,他的精神境界很高,精通风水之学,到达了他的修为地步,想要更进一步,也不得不借助天地之力和武运大势。而且,那个从提丰之中夺取到了秘密的人,也来到这里,显然是感受到了一些气息,也希望获得很多东西。”

    精神境界高的人,都可以看得出来,这片大地之上,有新的变化出现。

    看似很玄,属于玄学,实际上这是一种磁场和社会心理学的变化。

    就如数十年前刚刚开放,沿海的小渔村突然之间,就遍地黄金,一些大胆的人看到了商机,进入其中,就会获得了巨大的机会,成为巨富。

    这不得不说,那些机会,就是气运。

    国策之下,在那片土地上,无数的机会诞生了,谁能够抓住,谁就可以改变一辈子,哪怕是后三代的命运。

    眼下在这里,对于学武之人,尤其是境界极高的人来说,也是最大的机会。

    四大高手,就在这木塔之上,观看镇子上的情况。

    甚至在极远处,那大山之中,也可以看到庙宇灯火,一阵阵的鼓声随着夜风传递而来,普通人听不见,但在他们的耳朵里面却甚为清晰。

    晨钟暮鼓。

    在夜晚的时候,寺庙有时候会敲鼓。

    都可发人深省。

    “好了,今天收获不小。”欧得利道:“光烈先生,就此告辞,我真是希望看一看,谁能够最终获得武运龙脉的眷顾,这个过程极为精彩。我其实对于获得此气并不是很有执念,但细细感受这个过程,是我最享受的事情。道德经之中不是有句话说,功成弗居。又有一句话说,贵大患若身。若是居功自傲,或是追求大贵,实有大患。”

    “哎.....”刘光烈听见这话,叹息了一声:“若论对华夏文化的理解,哪怕是我国都很少有人比得过你,我希望你能把这里的武运留给我们国人。”

    “我并没有这个能力,虽然可以通过风水之道干涉气运,但也就是增添一些变数而已,从某种理论上来说,我们都是自然的一枚棋子。或者说,我们都是滚滚洪流之中的一滴水而已。”欧得利说的是实话,也他无法确定最后武运龙脉会在哪里凝聚,会眷顾到谁。”

    “苏劫,你的意思呢?”刘光烈问:“你想不想获得这股气数?”

    “其实这些都是数据,也是我的一个研究课题,其实这里是一个最好的研究场所,千年难得一见。我的这个课题是社会关系如何影响周围环境,而周围的环境又如何反馈给人,造成一种良性循环或者是恶性循环,还有人的意念和生活状态对磁场的影响,能不能够干涉社会形态发展的轨迹。”苏劫道:“这其实暗含了修行之道,古人对这个也有很大的感悟,所谓是小隐于野,中隐于市,大隐于朝。身在公门好修行。社会形态会改变环境,环境又影响个体,受到影响最深的那位个体,和整个社会形态契合最深。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就是气运所钟爱之人。这个人的性格,周围所处的环境,人生的经历,最契合社会形态,造成一种共振。从科学的角度来说,这其实是可控的。也就是说,如果研究透彻,回到古代,可以寻找到真命天子,或者是自己培养真命天子。说到底,这是一个非常精准的契合度问题。”

    “这个话我就听懂了。”蜜獾先生道:“做生意也是如此,研究当前的社会形态,推测未来的社会形态是如何,找到了发展的趋势,按照这个趋势去做,尽量和趋势造成一种共振,那就会有巨大成就。但如何共振,这比最精密的外科手术都要精妙几万倍。”

    “有意思,很有意思。”苏劫细细品味着,深深呼吸一口,好像要把这里的空气吸收到达身体中去分析其中的元素:“老校长,我是抱着研究的心态而来,过几天我就要回B市,其实这里的武运龙脉最后归谁,都不是很重要,是自然的选择,是一种进化的必然结果。”

    “你的心态已经超然于物外,居然看得这么透彻?”刘光烈都有些震惊。

    “其实科学研究比这个更加重要。”苏劫道:“在我看来,所谓的气运,龙脉,都是小道。伟人还说过敢叫日月换新天,其实我研究心理学,发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修为越高,对于气数,命理,风水,越是产生敬畏之心。因为知道这是真的,于是就事事小心,这固然是正确的。但太强调天人合一,却失去了最初的那份锐气,其实这在心理学上是很不利的。所谓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年轻人挥斥方遒,指点江山,在老人看来是幼稚可笑,不懂世间艰难。可这份开天辟地的锐气,可以激发人的创造力,激活大脑的许多功能。在心理学和医学上,还有社会学上来看,改变整体的就是这股锐气和精神,其实如何保持这股锐气的同时,洞彻天地万物,万事形态,洞察秋毫,这就是一种最高的修行了。”

    “深得我心。”欧得利点头:“事事洞彻乾坤,按照这个去做,就是天道,其实和计算机没有什么两样,这不是人道。人道就是锐气,明知不可为而为之,闯出一片天地和奇迹来。”

    “所以龙脉武运我真是不在乎。”苏劫道:“如果有人想获得,只要是好人,我倒很乐意帮助他。老校长,如果我没有猜测错误,您是找到了一个真正的真传弟子,而且这个真传弟子,彻底学会了您的所有,包括明伦导引术。”

    苏劫所说的那个人,就是带着悟空面具,击败了马太馆帕奎的人。

    这个人已经是活死人的境界了,或者说是“明”的境界。

    刘光烈能够教出来这么一个人,也和世界顶尖教练平起平坐了。

    “是不是我想他获得这个大运,你也会帮助他?”刘光烈问。

    “我得先看看这个人的善恶如何。”苏劫并没有立刻答应下来。

    “难道你信不过我的眼光?”刘光烈笑了。

    “老校长,人有的时候会有一种情绪,那就是明不知道有瑕疵,但还是想要试试,认为他是完美的。这不是年轻人的那种锐气,而是人的侥幸心理。比如您的儿子刘子豪,其实在性格上有很大缺陷,但您却没有去弥补齐全,按照你的教学,在小的时候,您就可以把他的性格塑造好。”苏劫道。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刘光烈叹口气:“那时候,我一心发展事业,荒废了教育,等回过头来,子豪已经定型了。其实他有大运,就是晚年有一些劫数,中年也有一些波折,这些我都可以化解,那就算了,任凭他来发展就是了。”

    “这样其实也不错,只是人的劫数会变的,不会一帆风顺。”欧得利插话:“其实光烈先生,我看你在今年也有劫数,这劫数非常之大,甚至会性命难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