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点道为止 > 第266章 新玄武门 杀子夺产各有谋
    “我也觉得这温霆十分恐怖,我父亲根本驾驭不了他。父亲还是封建王朝驾驭权臣的那一套手段,现在已经过时了。那个时候皇帝对臣子有生杀予夺的权力,而现在情况完全不同。”刘观道:“如果这温霆没有后台,就只有他一个人的话,那完全可以驾驭,把他当刀来使,可他背后的势力之巨大,让我们都望尘莫及。我们如果再利用他的话,反而会弄巧成拙。”

    “你能够知道自身的能力很好。”苏劫点头:“说实在的,温霆这种人,哪怕是我再厉害,也别妄想利用他,他身为敌人,最好的就是从肉体上的消灭。也别想使得他回心转意。他这种人,意志如钢铁,不可摧毁,一条路走到黑。”

    “是要消除我爸的妄想心,这点我倒是可以做到。”刘观道:“但难的是我妹妹那边,如果弄得不好,会恨我一辈子。”

    “恨一辈子总比痛苦一辈子来得好。和温霆这样的人相处是没有好结果的。”苏劫看得很准:“他的内核已经不是人了。不过你们的家事我不插手,你妹妹那边你来搞定,我负责搞定温霆就好了。”

    “现在这种情况,就算是我爸下狠手,实际也不能够把温霆怎么样,只是开除他而已,一点都抓不到他任何证据。如果强行要弄他,反而造成公司有些动荡。我觉得你还是先找到他的一些违法证据再说吧。”刘观道。

    “这也是我去挑衅他,引蛇出洞之目的。”苏劫早有计划,和盘托出:“经过今天这样一闹,他已经视我为眼中钉,而且知道他已经暴露了,不能够再这么潜伏下去、徐徐图之,必须要兵行险招。这样一来,他就会露出很多破绽来。”

    “原本我对他的印象很好,但现在经过你的提点,加上他的种种行为,一个人能够伪装到这种程度,简直比魔鬼还可怕。”刘观砸吧了下舌头:“谁也没有料到,他居然有如此大的野心,想要鲸吞我们合道集团。”

    “非常之人行非常事。”苏劫道:“不过,我其实也比较担心你。”

    “担心我?”刘观皱眉:“怎么说?”

    “合道集团是你爸的心血,而且已经发展成了这么巨无霸的产业,你是他唯一儿子,最后集团的产业肯定会交到你的手上他才放心。你想想,如果你突然死了,那你爸是不是只有你妹妹一个女儿?而你妹妹对温霆又死心塌地”苏劫抛出来了个可怕的猜测。

    “还真有道理。”刘观猛的惊醒:“你说温霆如果要杀我,有多大把握?”

    “十拿九稳,百分之百。”苏劫道:“而且你根本没有地方可以逃走,他这种功夫要杀一个人,天涯海角都拦不住他。就算是他要杀我,也恐怕有六成的把握。当然,他很可能不会自己出手,因为自己出手还是有暴露的可能性。如果我是他的话,肯定先杀掉你,比杀掉你爸要划算,杀掉你爸,群龙无首,他也控制不住局面,杀掉你,你爸没有选择了。玄武门之变就是如此。”

    刘观听见这个沉默了下去,突然道:“也许,我们可以利用这个来真正引蛇出洞!我就当做诱饵,让温霆原形毕露。”

    “你居然主动提出来这个要求。”苏劫赞叹道:“不愧是在黑水训练营出来的人,有如此勇气。保持这样的心态,你将来成就不会低。但做这种诱饵极其危险。你随时都有可能弄巧成拙丧命。”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刘观不在乎的笑笑:“我在黑水训练营的时候也经历过几次生死,虽然不说可以视死如归,但到底也练出来了一些胆量。人生就不是不停的赌博。”

    “好!那我们还是要详细指定个计划,真正引蛇出洞,也许能够一举把温霆和风家全部搞定。他们想蛇吞鲸吞掉合道集团。我们也可以噎死他们。”苏劫道。

    两人商量一阵之后,再次离开这里。

    “我得回家一趟。”苏劫这个时候,心中也有主意:“风恒益和温霆联手,我绝对不是对手,杀死我也不困难,我得还要找一个高手帮忙,但面对他们这样的强者,找柳龙都是给他们送菜。得找谁呢?只能够回去找老爸了。”

    想来想去,苏劫只有找到一个人,那就是老爸苏师临才能够帮自己。

    老爸是顶尖高手,最少都是和张洪青一个级别的人物,如果能够帮助自己的话,绝对可以对付温霆和风恒益的联手。

    再说了,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老爸在旁边配合苏劫也安心一些,不至于反咬一口。

    说干就干,苏劫买了回家的机票,决定连夜回去和老爸商量此事。

    就在苏劫准备的时候,在b市郊外,一栋荒无人烟的废旧厂房中,出现了两个人。

    其中一个人,就是风恒益,他没有戴自己的饕餮面具,以平时面貌示人,而在他的不远处,就是带着漆黑面具的人,露出一双眼睛,也是漆黑的颜色。

    “事情出现了大麻烦?”风恒益道:“是不是要我帮忙?居然连你都搞不定那个苏劫?”

    “这次的任务本身就是上面让你当我的副手。”漆黑面具人道:“如果我们的任务失败,你应该可以想得到后果是什么。合道集团是我们组织最重要的一环布局,如果成功,组织的势力就会在国内有了深厚根基,无法被摧毁。”

    “这些我都懂。”风恒益摆摆手:“你说吧,要怎么做?动脑筋的事情我懒得去做,让我杀人很乐意。苏劫此人已经是个大麻烦,关键是他的实力已经不在我们之下,可以说,如果我们两人单独任何一个,基本上都杀不死他。”

    “错。”漆黑面具人道:“我可以杀死他,但我不想暴露自己。你杀死他的确是困难。”

    “你是说我不如你?”风恒益似乎又要动手。

    “我是做实力分析,而不是在这里说你的不是。”漆黑面具人道:“实力分析必须要精准,不是意气之争,不过我现在倒不是要你去杀他,而是先要杀死刘观。”

    “杀死刘观?”风恒益瞬间明白:“你终于要加速布局了?这个计划本来是三年之后的事情,三年之后,你在合道集团高层站稳脚跟,势力成为最大的山头,掌握了很多核心机密,这才让刘观去死。让刘石丧子,而那个时候,你和刘小过的儿子也可能出生了。不过我可要告诉你,其实组织对于这件事情很忌讳,你如果和刘小过有了儿子的话,组织会担心”

    “担心什么?”漆黑面具人道:“后代一出生,就送到训练营中去就是了。你父亲风寿成不也是这么干的,甚至你还没有出生,就把你送到了训练营中。不然,风家怎么可能获得组织的信任。”

    “现在加速布局,你真的能够把握局面,确定丧子之后的刘石,会把宝压在你的身上么?根据你现在所说,刘石怕是已经开始怀疑你,而且他一开始也就是利用你,没有把你当成继承人。”风恒益也看得很清楚。

    “到时候,他只有唯一的继承人,就是刘小过,但她根本掌握不住局面,必须要找个帮手。”漆黑面具人道:“那你说,谁是她最信任的人?谁能够快速帮她在集团中站稳脚跟稳定局面,甚至把集团的生意再度上一个台阶?只有我。要不然,他就只能把集团交到外人手上,或者为他刘小过再选一个助手。你说这些可能么?”

    “这么说,你加速布局也是有道理的,但终究不如徐图进取来得安全。”风恒益点头:“可惜横空出现了个苏劫,此人不除,我们一日不得安宁。其实最好的是,你和刘小过结婚,然后生孩子。孩子生下来,事情也就定了,刘石死了儿子之后,不选你也会选你。”

    “你干掉刘观,下手利落一些,最好是等他出国之后动手,如果不出国,你会有麻烦。”漆黑面具人道:“至于苏劫,要干净利落的杀死他,我们两人找个机会联手,干掉他就算了。”

    “这个人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风恒益道:“倒不是实力上的估算,那茅老头说此子是我们风家的克星,想要除掉,必须要等天时地利人和。”

    “可以拿他姐姐来布局陷阱。”漆黑面具人道。

    “这个情况你比我更清楚。”风恒益道:“他姐姐现在是组织中人工智能实验室的科学家之一,参加了新的项目科研组,据说很受上面的重视。我说句你不爱听的,你也知道组织中对有价值的科学家看重程度甚至要超过我们。现在我们已经无法指挥这些人了。”

    “我们干成了这件事情。组织地位会真正提升,接触到核心机密。”漆黑面具人道:“这个你放心,我接下来,有可能会顶替欧得利的位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