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点道为止 > 第261章 漫天花雨 孔雀开屏夺命针
    和刘观商量了一阵,苏劫没有去合道集团的公司,而是回了学校宿舍。

    “你干脆搬出来住,公司给你安排一栋单独的别墅。”刘观道:“或者,我把你安排在温霆旁边的小区?这样就可以方便你来监视他的一举一动。”

    “那不用,先确定下来,石头上的DNA有没有他的,我才能够做下一步的行动。其实当务之急,就是搞定你妹妹。投鼠忌器,如果她从中作梗,我倒是很难做人。”苏劫决定要把这件事情彻查到底,这是个大好机会,可以从温霆的身上获得姐姐下落也不一定。

    这件事情已经不是在帮刘石,而是在帮自己。

    而且事情比他的预期要更好一些。

    当初他只是想接触刘石,打压昊宇集团,看看对方有没有破绽,他就可以乘虚而入。

    而现在,风家昊宇和背后的势力更为厉害,居然开始渗透进入合道集团,甚至就快要成为刘石的女婿,还要经营成为接班人。

    这种布局环环相扣,如果没有苏劫出现,温霆通过各种手段,肯定可以脱颖而出,掌握合道集团的控制权,十年八年之中,合道集团有可能姓温。

    不过苏劫还在思考一件事情,温霆既然有这样的布局,那为什么还要派人在日本刺杀刘石?

    刘石死了对他没有任何好处,反而可能导致他被清洗出去。

    “难道,他还有更大的阴谋,只要刘石一死,乘着动乱,他可以快速掌权。或者说,他早就察觉到了刘石内心深处对他肯定不信任,所以要先下手为强?另外,要么就是那个组织之中,有温霆的对头,不希望温霆的势力做大,所以要破坏温霆的计划,只要刘石一死,温霆就会彻底失败。根本掌控不了合道集团。”苏劫心中在不停的思考。

    “不对。”他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如果是那个神秘组织的话,要破坏温霆的计划手段很多,何必要冒险刺杀刘石呢?这事情真是错综复杂,只能够慢慢把线索整理起来,最后才可以清晰展现,不管如何,温霆应该是那个组织之中的高层,抓住了他,不愁找不到我姐姐的下落。”

    这几个月的布局,苏劫回忆起来,还是相当满意。

    虽然在张家那边没有占到丝毫便宜,也没有帮助张曼曼获得家族大权,可搭上了拉里奇这条线不说,回来又搭上了刘石这条线,还抓住了温霆这条大鱼,一切都值得。

    “那个神秘组织派温霆进入了合道集团,那和此齐名的明夏集团也应该有布局才是。不然的话,不符合这个组织的风格,明夏集团的内部情况我不是很清楚,得问一问张晋川。”苏劫想起来了另外一件事情。

    张晋川在明夏集团极受重视,而且他善于钻营,知道明夏内部的不少秘密,在商业上的手段要远远胜过苏劫。

    遇到事情,苏劫觉得要先和他商量。

    回到了学校之后,苏劫先拨通了张晋川的电话,约他当面谈一谈。

    张晋川的公司就在B市,不过他人却并没有在B市,而是经常出差,全世界各地跑。他也在读大学,是和Q大齐名的B大。

    两人相隔不是很远,甚至可以说是几条街。

    但张晋川并没有住校,日子过得比苏劫潇洒多了,经常不上课也没什么事情。

    苏劫上大学之后,倒是请假不多,而张晋川几乎是常年请假经营生意,但在学校里面他还是风云人物,前不久还给学校捐款了一千万美金,作为人工智能基金。

    相比起来,苏劫就逊色多了,在学校里面没有什么名声,比起在高中时候差多了。

    在高中时代,他自从把钱峥的第一名夺到手之后,就是学校焦点,引起了无数的话题,而在Q大,人才藏龙卧虎,他也不积极参加活动,就自然无声无息。

    不过,这正合他意。

    他不想出名,而是默默赚钱研究,做自己的事情,如果太出名,到处参加活动处风头,反而浪费时间。

    现在时间对于他来说,每一秒都极其珍贵。

    回到学校之后,苏劫继续上课,学习,自己锻炼做研究,顺便训练三个室友。

    三天之后,张晋川从外面回来,第一时间就来到了Q大学校外面的咖啡厅中,和苏劫见面。

    “你牛,居然直接就成了刘石的贴身保镖,负责他的安保问题。刘石遇到了袭击的事情,夏商已经知道了,他也知道是你救了刘石,对你立刻就重视起来。”张晋川道:“他有些后悔,当初没有能够拉拢你。”

    “他并不看重功夫类的事,也不看重安保问题。”苏劫摆摆手:“不过以后大家有事情还是可以合作,像他这种富豪,随着时间的推移,安保问题会越来越重要。你也投资了曼曼的那个安保公司。如果搞得好,我们可以为国内的富豪提供安保方面的服务。”

    “我也是这个想法。”张晋川道:“这不是赚钱方面的问题,更重要的是人脉,你看你刚刚成为了拉里奇的保镖,立刻为你的身价增添了无穷光环,哪怕是刘石也要高看你一眼,否则的话,刘石也只是把你当成一个功夫好的年轻人而已。”

    “人就是这样,相互借势。”苏劫点头:“空有功夫也是无用,会借势才是王道。不过我们不说这些,在合道里面有温霆这个人,具体的资料,我已经发给你了,我一来是想看看你的主意,二来,在明夏之中也恐怕有这样的人。想请你查一查。”

    “这件事的确要好好查查,我并没有发现在明夏里面出现什么厉害人物,也没有人接近夏商的女儿。”张晋川思考了下:“这样,我把明夏所有潜力高管的资料全部发给你,你也来排查排查。”

    “我突然发现,你和夏怡走得很近。”苏劫开玩笑似的说着。

    “你不会是怀疑我吧。”张晋川吃了一惊:“你这么一说,我的确是和温霆有点类似,在明夏中的地位,得到了夏商的青睐,又和夏怡关系还算不错,要算起来,嫌疑很大。”

    “开个玩笑而已。”苏劫知道张晋川身上有某些秘密,但看他整个人的精神气质,应该不会对自己造成什么威胁,而且和自己是一伙的:“话说回来,你倒是隐藏很深,刘石说他和你父亲是好友。”

    “是有交情,不过交情是交情,生意是生意,我不选择和刘石合作,这样一来,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反而会更高。”张晋川道:“而且,我爸给刘石断过一次命格,他青年和中年行大运,几乎是所向无敌,求一败而不得,但在晚年,会遭遇很大的劫数,而且极其凄惨,晚景凄凉,甚至连身边的人都会被波及,还有牢狱之灾。”

    “是吗?”苏劫对于命理相术也研究深刻,但他从来不信命,也不喜欢给人家批命,“我看刘石此人,面向清奇,处处破相,凡人占了一点,那就是一辈子碌碌无为,可许多破相组合在一起,就成了绝佳的面向,这就是物极必反。但他性格多疑,善于猜忌,计算深刻,这种性格在企业发展的时候是最佳,但合道集团到了这么大,还用这个性格去经营企业,怕是有些不妥。这时候应该要大气一些,所谓是圣天子垂拱而治。”苏劫道:“其实他现在放开手脚,自己去修行,养气调性,深藏不露,如果能够修炼到达活死人之境界,那一切劫数都可以迎刃而解。”

    “这是不错的,可就怕他舍不得。”张晋川道:“其实我爸说刘石这辈子见多了商海沉浮,这其实就是修道的资粮。如果他来修道,应该很快。”

    “这就是选择了。”苏劫道:“比如你也是如此,不过你的修为似乎又进步了一些。”

    “我一直在探索,怎么在复杂的商界中找到一个修行点。我们还年轻,如果放弃一切去修炼,怕是也不妥,没有资粮,没有感悟红尘中的一切,就如没有肥沃的土壤,肯定无法结出来果实。”张晋川道。

    “我希望你赶紧晋升到活死人的境界,不然我同时对付温霆和风恒益有些力不从心。”苏劫道。

    “你当我不想啊,境界这东西只能够突然一下参悟。”张晋川也无可奈何:“不过合道集团之中有这么一个厉害人物潜伏,对于我们来说也是好事,可以从其中抓到不少好处。”

    就在两人说话之间,苏劫的手机上再次接收到了一条信息。

    “确定了,那块石头上的DNA检测,和温霆的符合。”这是刘观检查出来的。

    “抓住了狐狸尾巴,基本上可以确定了。”苏劫心中已经把猜测证实。

    当然,这块石头也不能够当成证据,甚至苏劫的窃听器也不能够当成证据,唯一的作用就是确定温霆就是窃听器中那个和风恒益对话的人。

    这样一来,就可以根据这个猜测查下去,免得走弯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