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点道为止 > 第241章 力来力去 虚实之间劲如神
    苏劫的飞机很快就降落到了日本东京。

    太极武术拳法联盟就坐落在这里。

    太极拳在日本也极为流行。

    全世界各地很多人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拜师学艺之后就回到家乡开馆授徒。

    甚至有些人只学到了一些套路,也敢回去教授成百上千的学生,然后自封为大师。

    国内有很多这样的骗子,在日本同样也有。

    当然,在日本还有一种流行的中国传统拳法,叫做八极拳。这门拳法被日本人极为推崇,甚至被人称呼为真正的杀拳。

    那是因为在当年民国时神枪李书文打死过不少日本武术高手。

    苏劫在此之前没有来过日本,但他知道日本的武术氛围非常浓厚。

    偏激的武士道精神给了日本人舍生忘死的修炼意志。

    比如每次比赛之前都要发誓输了就切腹的木村彦政,还有在深山中修炼寂寞剃掉了自己眉毛大山倍达。更别说手持一把武士刀,到处挑战名家做生死斗的宫本武藏。

    就武术而言,日本的求道狂人非常之多。苏劫熟读过日本武术历史,其中各式各样的武术宗师他们为了追求武术最高境界,做出来很多不可思议之事情。很多经历都值得中国人学习。

    所以在二战之后,日本的武道家们很快就把武术推广到了全世界。而中国的传统武术大多数都还在装神弄鬼。

    “苏劫,在这里。”

    接机大厅出口,有人在打招呼。

    老陈在和几个混元太极的弟子早就等待着。

    “这次有你撑场面,我们混元太极在业内就可以打出名头来了。”老陈看见苏劫终于出现,心头的大石算是落地了。

    “这次交流大会的水平如何?”苏劫对于太极拳圈子里面的各种情况还真是不熟悉,传统武术的圈子比较封闭,不入其门,根本找不到其中的人际关系,哪怕是比武较量,也是关起门来自己切磋,从来不对外宣传。

    所以传统武术整体水平比较差,尤其是太极拳全世界学习的人有几亿之多,真正的高手凤毛麟角。

    “所有的高手都会出席,当然对于你来说不算什么。”老陈开怀大慰,“就算是现在公认的太极第一人杨术也不是你的对手。”

    “他有这么厉害么?”几个弟子听见老陈的这种吹捧,心中都疑惑,但不敢大声说出来,都在小声嘀咕,交头接耳。

    苏劫也听见了,只是一笑。

    老陈也没有理会这几个弟子的嘀咕,拉着苏劫上了一辆车,不一会儿就来到了一座町屋前面。

    这町屋上面挂着牌匾,居然是混元太极的字样。

    町屋是日本京都古老的住宅式样,前面是店铺,后面是院落,很多居民用前面的店铺来做生意,后面自己居住。

    一般的町屋都很小,但眼前这座很宽广,都有点类似于武道道场。

    “陈老,这是您的武馆?都开到日本来了?”苏劫颇为惊讶,自己的点道武术还在国内格斗的小圈子里面玩,人家混元太极已经在国外开枝散叶,还修建起来这么大的道场,差距就显现出来了。

    “这是我的一位日本徒弟开的,听说我这次过来,一定要邀请我住这里,全程安排好了食宿。他在我这里学了二十年的太极拳,从二十岁开始,每年要在国内住三个月,一下就坚持了二十年,他是我徒弟之中学得最刻苦的,现在成就也是最高。”老陈十分感概。

    说话之间,在町屋的门口出现了一个日本人,后面还跟着许多身穿太极服装的日本弟子。

    这个为首的日本人四十岁年纪,国字脸,眉宇之中有一股方方正正的刚毅气质,尤其是眼睛圆而长,眉毛如蚕,这就是“丹凤眼”“卧蚕眉”,和关公有些类似。从面相上来看,这种人做任何事都能坚持不懈,而且十分忠义勇猛,但也比较自负。

    看来了老陈,这个日本人立刻跪下,磕了三个响头,他身后的日本弟子也跪下跟着磕头。

    “我要你们别这个样子。”老陈连忙把他拉起来。

    “礼不可废,这是我们武术和格斗不同的地方。”这日本人恭恭敬敬的说着,但表现出来和老陈不同的看法。

    苏劫知道老陈虽然是传统武术大师,可最不喜欢的就是那一套拜师仪式,磕头什么的。他倒是喜欢现代的教练制度,认为这样的风格才可能教出来好的学生。

    如果学生对老师产生敬畏,那永远也不可能有出息。

    可眼前的这日本人却很认同那套礼仪,而且把这礼仪带到了日本,就如军训一般规定在每天的日常生活之中。

    日本武术最注重礼仪细节,甚至连站姿,坐姿,吃饭,喝水,穿衣都要有仪态,很多人不理解,认为这对格斗没有任何用处,实际上这是要锻炼人在行止坐卧之间养成威仪,磨练心态。

    心态磨练好之后,武术动作自然就水到渠成。

    这就如军队里面把被子叠成豆腐块,也是在磨练军人令行禁止的素质。

    但苏劫也知道规矩多了,就会变成礼教杀人,会磨掉人的灵性,使得人失去创造力。

    这两方面需要一个平衡点。

    规矩太多,死气沉沉,一旦打破规矩,立刻各种创造力新事物就会井喷,但也会造成泥沙俱下,最后礼崩乐坏,不可收拾。

    这是阴阳对立。

    苏劫已经参悟出来了这个道理。

    所以他的武术功夫现在已经真正有了宗师气象,他已经明白,无论是功夫还是生活,都必须要能够把握那个平衡点,抓住最“中庸”的那个点,才可以使得生命的天平永远处于平衡,不会倾斜堕落。

    这些日子,他已经开始进军“悟”的境界。

    “这位是我的徒弟,武田藏,跟我学习了二十年太极拳。”老陈向苏劫介绍。

    “师父,这不是您的徒弟?”武田藏的中文很流利,小声询问,他已经看出来苏劫地位似乎很高,不像是老陈的徒弟,而是朋友。

    “这是我们混元太极的外援,是真正的高手。你可以和他试试推手,他会指导你力量和气流的变化。”老陈道。

    武田藏的眼神中明显流露出来了不相信。

    几人很快就走进里面的院子和道场,有几十个弟子在相互推手,还有一些在练习太极拳套路。

    老陈的混元太极拳和普通的招数不同,加上了一些快速动作,不是一味的慢吞吞,就如弹琴一样,时而如春风拂面,珠落玉盘,檐前滴水。时而又如金戈铁马,猛攻猛打,大开大合。

    这种套路和普通的舒缓大不相同,是他自己的理解。

    这套拳法颇有实战能力,在很多次太极拳界的交流之中,混元太极的弟子取得了很好的成绩。但却被其它的太极流派所攻击,认为他擅改拳法,坏了规矩。

    “苏劫先生,我们来交流下推手吧。”武田藏出言相邀。

    他伸出来了左手。

    太极拳的交流都是推手,而不是上来就拳打脚踢的格斗,衡量一个人的太极功夫深浅也是从推手的试力来进行的。

    推手有些类似于摔跤,但和摔跤又不同。

    摔跤之中有巧劲,也有蛮力。大多数都是蛮力搂抱。

    而太极拳推手绝对不可以用蛮力,而是化力,敌人的力量来打我,我一定要先化掉,然后瞄准敌人的薄弱部位,用很小的力量进攻,使得敌人摔倒,或者被擒拿制服。

    所有的一切,都以平衡的杠杆为原理,讲究听到劲力的那一刹那转换。

    这是一种高雅的肢体文化,但除非是练到了相当高的境界,否则根本不能够用来实战。但对于修身养性和运动体质,提升自己的敏锐很有用处。

    简单来说,这是一种训练的方法。

    当然,这些比试安全系数很高。

    苏劫也伸出手来,和武田藏搭在一起,然后就一推,送了个力过去。

    武田藏心中一笑,刚要化开,却发现这股力量吞吐变化,如蛇吐信,如蚕吐丝,粘在了他的手臂上,使得他化到了空处。

    整个人瞬间失重,被这一推,猛的倒在地面上,还翻滚了两下。

    “什么?”

    “发生什么事情了?”

    “这怎么可能?”周围的弟子都惊讶起来,完全失去了仪态。

    所有人都在观看这推手,大家都只看见苏劫和武田藏两手抵触在一起,然后苏劫一推,武田藏就好像被什么一股奇异的“内功”推倒在地,直接翻滚。

    “不可能!”武田藏似乎也不敢相信,他再度爬起来,还要上来推手,刚才这下他自己也没有搞明白到底怎么回事。

    苏劫只是笑笑,再次伸出手来两人抵触住。

    这次武田藏先发制人,突然一抖,发了一个脆力短劲,一击就收,就如抽鞭子,有些类似于寸劲。

    这种劲爆发力强,而且收得快,可以快速稳住身体,进行二次打击。

    但他在一抖之间,那力量又落空,刹那收回的时候,苏劫的推力再次过来,让他轰然倒地。

    这次他没有翻滚,是后退了几步之后,一屁股坐在地上喘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