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点道为止 > 第166章 分析实力 绝望之中有生机
    哪怕是以张晋川的心高气傲,看见了风恒益的比赛,都会觉得棘手,会收起以前的那种信心。

    风恒益从来没有在公开场合出过手,张晋川没有视频资料,容易产生估算失误,但现在看到了真正实力,立刻就摆正了心态。

    “目前我们两人单独对上他的胜率几乎为零。”苏劫道:“从今天的情况来看,我也低估了他。”

    “如果我们这次夺不了冠,恐怕所做的一切,都没有任何意义,反而会变成他的陪衬。”张晋川摇摇头,这是实力上的问题,他的智慧和计谋也难以解决。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计谋都是枉然。

    三人都一筹莫展。

    气氛顿时安静下来。

    院落里面清风吹来,四周一片蛙鸣,颇有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的意境。现在虽然是十月,可天气还是很热,人人都穿着短袖,蚊虫也很多,但奇怪的是,没有任何蚊虫敢靠近三人。

    似乎三人身上有一种无形的威慑。

    咚咚咚.....

    轻轻的敲门声响了起来,把沉思的三人惊醒。

    “是谁?”张曼曼皱了皱眉头。

    “我去开门吧。”苏劫几步走到了门口,把院子门打开,就看见敲门的是个中年男子,满头银发,但脸上的皮肤竟十分细腻有光泽,和婴儿类似。

    看见他,苏劫立刻就想到了一个词,鹤发童颜。

    这个男子相貌中年,但年纪绝对很大了。

    “您是......”苏劫开口问。

    张晋川则是三步并作两步到了门口,把这个银发中年人请了进来:“校长,您怎么来了?”

    “校长?”苏劫了然,这就是明伦武校的创始人,老校长,一代奇人,一代宗师,刘光烈。

    上次聂霜说要帮自己介绍,但刘光烈在国外,没有能够见上,现在居然自己找上门来了。

    刘光烈创造出来了“明伦导引术”,据说传授了一些弟子,可真正练成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眼前的张晋川。

    “这个院子出自高人之手。”刘光烈进来之后,直接坐到了院子的椅子上,打量了四周环境,不由得连连点头,同时对张曼曼道:“你爸最近可好?”

    “不太好,受了点伤。”张曼曼道。

    她似乎认识刘光烈,而且父亲张洪青和刘光烈很熟悉。

    “这院子的主人越来越厉害了。”刘光烈似乎另有所指,“他每年都会来到这里想要找我,但我每次都避而不见,倒也不是怕他,是担心他把一些东西学了去,举一反三。今年他并没有来,看来是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的,哎....连洪青都受伤了,看来以后真的没有人可以制得了他。”

    苏劫静静的听着,他已经听出来,刘光烈口中的“他”,就是自己的教练欧得利。

    他顺便用相术和功夫的眼光,打量了下这位传奇人物。

    用武术中“根”的理论来看刘光烈,此人似乎没有“根”的存在,和普通人一样,但仔细的看,却发现他的“根”藏在深处,就如被大地所覆盖起来的高山。

    这是易经中地在山中之相。

    沈刀的“根”好像金字塔,耸立在沙漠之中,千百年虽然经历了风化,但还保持原貌。可和刘光烈比起来,就明显相形见绌了。

    除此之外,苏劫用心细细的打量起此人来。

    如果没有猜测错误,刘光烈的心理状态,绝对进入了“活死人”的境界。

    他立刻断掉了自己的“五识”,眼睛虽然睁着,可看不到任何东西,耳朵也没有堵塞,但意境听不到任何东西.....

    仅仅凭借自己的意来感受眼前的刘光烈。

    他从来没有这样“研究”过一位“活死人”。

    在战乱之地,他遇到过欧得利,但那个时候,他的境界不深刻,根本感受不出来什么,再说,欧得利立刻就离开了,也没有给他时间。

    这些日子,苏劫的心灵越发敏锐,整个人都进入了一种深层次的境界,他似乎觉得“活死人”的境界唾手可得。

    正是因为如此,他迫切的想看到一位真正的“活死人”,来感受下对方的境界究竟如何。

    有了活生生的例子在眼前,对于他的帮助,绝对无法想象。

    可惜的是,这个世界上,到达“活死人”境界的高手少之又少,哪怕是打破头都寻找不出来一个人,苏劫哪里去找这种人观察?

    恰好,刘光烈就出现了。

    在外人看来,苏劫坐在这里并没有说话,仿佛是在聆听刘光烈拉家常,可实际上他在感受刘光烈的生命波动。

    没有错,就是“生命波动”这个词。

    用中国的传统文化来说,就是“生机”。

    其中包含了不光是生命,还有气势、精神、运道等各种方面的东西。

    生是生命,机是天机。

    苏劫细细感受着,刘光烈虽然坐在他的面前,但似乎已经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团温润的光,这光团很纯粹,变得很慢。

    随着刘光烈的呼吸、心跳、脉搏、大脑蠕动之间,整个人有种非常协调、完美的感觉。

    苏劫感觉到了一种与众不同的生命规律。

    人的全身,时时刻刻都在进行循环,血液循环,呼吸循环,大脑思维神经循环,诸多循环杂乱无章。

    中国功夫,讲究一个“整劲”,是通过协调性的动作,把肌肉骨骼腿部和腰腹的力量彻底传递到拳头之上,所以要进行站桩,让自己安静下来,再做协调性的整理。就如军训,先要进行站军姿,一动不动,再练习齐步走等等,让乱糟糟不懂得纪律的学生,变得指挥如臂,千百人有如一人,雷厉风行。

    这样有纪律的军队,可以战胜十倍没有纪律的群众。

    “我明白了。”苏劫突然在内心深处产生出来了一股明悟:“活死人的境界原来是如此?先让人身体之中的所有生命波动、各种训练,乃至于思维都暂时停顿下来,进行休息整理,再重新启动,使得它们达到一种完美的协调。普通人身上的各种生命循环都是乱糟糟的,要通过修行让它们能够静止下来,这个让它们能够静止的一刹那,就是活死人的门槛。”

    苏劫完全明白了这具体究竟是什么。

    武术中练成了“整劲”之后,力量速度敏捷躲闪都比普通人强很多,现代格斗也同样如此,只是把“整劲”说成了“协调性发力”。

    而把生命各种循环波动完美协调,彻底如一,那就比整劲难了千百倍。

    “难怪,根据罗麻两位教授的研究,如果能够进入活死人的境界,人的身体会越来越好,最终会有超过那些顶尖运动员的力量和速度,打破很多极限。我想也应该如此,很多奥运冠军看起来是人体世界极限,但是和到达了‘活死人’境界的人比起来,相差很多。”苏劫把刘光烈当做研究对象,在一瞬间想到了很多。

    而他头脑中思考的刹那,刘光烈才和张曼曼聊了两句。

    苏劫就在这不到一分钟的观察之中,彻底明白了“活死人”的境界究竟是怎么回事,而且从刘光烈这个“活体”身上证明了自己的猜想。

    他虽然没有立刻顿悟到达“活死人”的境界,可现在仿佛就是唾手可得,只在等待一个机会。

    “我走了。”刘光烈看了苏劫一眼,突然站起身来。

    “老校长,你怎么就走了?”张晋川有些莫名其妙,刘光烈从进来坐下,才说了两句话,不到一分钟,连水都没有喝,就要起身离开,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本来,张晋川还以为刘光烈来指点他们,教他们怎么战胜风恒益。

    “我的徒弟还真不如一个老外的徒弟。”刘光烈叹息:“看来我也不如这个欧得利。难道我们自己都保不住自己的文化,要让一个老外来发扬光大?”

    说话之间,他直接就走出了这个院子。

    张晋川听着不对,连忙跟了出去。

    张曼曼也要跟出去,但苏劫拉了她一把。

    到了院子外面,是一条小路,小路两旁是池塘和田野,很有田园风格的诗情画意。

    “老校长,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怎么立刻就要走?”张晋川不明白:“我知道您这次应该是为了那风恒益而来,如果让风恒益赢了,恐怕就会有一系列针对明伦武校声誉的阴谋。但我对风恒益没有把握,您应该是来指点我的。”

    “我是来指点你的。”刘光烈摇摇头:“晋川,你就是太聪明了,但聪明的过头了。其实我的到来本身就是指点,我进入院中才一分钟,那个苏劫就已经从我身上得到了精髓,而你还迟迟没悟到。”

    “老校长.....”张晋川喊了一句。

    刘光烈摆摆手:“我是对你寄予厚望的。知道我为什么把明伦导引术传给你么?连我儿子刘子豪都无法练成,而你能够练成。我问你一句,那苏劫你怎么看?”

    “他本性端正,作风醇厚,而且并不迂腐,有时候还懂得回旋,尤其是身上似乎还有不错的运气。我想把他招揽进入自己公司,但他一直不答应。”张晋川道。

    “他不是你能够所招揽的。”刘光烈摇摇头:“你压不住他,很容易被反客为主。还有,教他的那个人非常厉害,亦正亦邪,将来和他有因果牵扯,你们还有可能会成为仇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