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点道为止 > 第130章 家风异同 各有气象争潮头
    “是张洪青?”宋龙华似乎了解一些往事:“苏老弟,我觉得这件事情其实可以了结掉,你们儿女都大了,何必把当年的一些事情带到现在呢?还有就是儿女的事情都让他们自己发展,现在可不流行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样的老套。”

    “我儿子可不是一般的人。”苏师临翘着二郎腿:“麻丰年,罗未济联手收他当徒弟。”

    “还有这种事情?”宋龙华倒是楞了:“老麻和老罗会联手?还抢一个人?”

    “这种消息稍微打听下就知道了。”苏师临道:“张洪青估计也不会让他女儿和我儿子好,因为我们两人有约定,谁死在谁手里还说不一定呢。”

    “我说没必要吧。”宋龙华连连摇头:“什么年代了,你们还玩约战这套,当是武侠小说,还是那些流氓混混?都成家立业,老老实实过日子不好么?”

    “我们的事情你不懂。”苏师临道:“老哥,你养养生就很好,打打杀杀这种折寿的事情不用参和了。不过我万一有个什么闪失,得把后事交代下,顺便也给你老哥一个大礼包。就是我的一双儿女,我儿子苏劫不用说,女儿是个麻烦事,在风家做事,现在出不来。”

    “凭借你的本事,让女儿出来也不是什么难事吧。”宋龙华道:“其实沐晨那小姑娘的确厉害,可惜我没有注意,不然早招进公司来,就没啥事了。”宋龙华很可惜:“苏老弟,这事就怪你,不好好看着儿女。”

    “是我疏忽。”苏师临道:“不过也是要让他们磨炼磨炼,比如我儿子,我可从小没有教他任何东西,是他自己不知道怎么跑到武校去学武,遇到了高手,现在渐渐成了气候。如果我教他,未必有现在这个成就。”

    “反正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宋龙华道:“你如果要钱,或者让我出手让你女儿从昊宇跳槽出来,我是非常乐意。”

    “我说了不要钱,每次给我钱,我都会倒霉。”苏师临再次道:“还有,我女儿从昊宇跳槽来中龙,应该是你大赚。怎么搞得好像我占你便宜似的。”

    “好好好.....”宋龙华似乎拿苏师临没有办法:“你当我不想把晨劫工作室的团队挖过来?不光是我们中龙,就算是别的老狐狸都在打这个工作室的主意。我叫下面的团队仔细研究了下,挖起来不是钱的事情,有很大麻烦,甚至有可能造成商业泄密或者犯罪,如果只是钱的问题,我早就下手了。”

    “你和昊宇多次交手,肯定知道其中漏洞。”苏师临站起来:“好了,我也就是这么提一句,儿女的事情他们自己去解决,我还是安心备战,和张洪青交手,反正他已经下定决心,我们两个之间有个人必须得死一个。”

    “我知道他这些年来都在秘密修炼,实力很强。而你这些年都是浑浑噩噩过日子,抽烟喝酒,根本没有锻炼,身体机能退化得厉害,根本不是他对手,就是去送死而已。”宋龙华道:“当然,对普通人来说,你强得离谱,但你我都知道张洪青的恐怖。”

    “老宋,你根本不明白境界是什么。”苏师临笑了:“别看你天天请养生专家给你按摩,调养,饮食,心理都有讲究,而且更是自己练习养生气功,效果虽然大,但没有抓住真正的核心之所在。”

    “核心之所在是什么?”宋龙华问。

    “你没死,又怎么知道生?”苏师临道:“抽烟喝酒的普通人也有活一百多岁无病无灾的,不抽烟喝酒整天善于养生的也会早死。这是什么原因?都是自己内心的状态而已。”

    “老弟,我还是希望你们能够和解,更何况,你们也有共同的敌人。现在出现了一股邪恶势力,连我也被威胁到了。我怀疑风家和那股邪恶势力也有所勾结,这是个跨国性质的。如果你们两败俱伤,怕是被人有机可乘。”宋龙华皱眉。

    “和解不了。”苏师临摆摆手走了出去。

    等苏师临走了之后,一个心腹助理走进来:“董事长,这个保安是什么来头?居然在这里抽烟,以后可别这样了,对您的健康不好。”

    “以后他可以随意抽烟,不要管他。”宋龙华无奈的笑笑:“他是我的个老朋友,将来也许我们会遇到麻烦都要靠他去解决。”

    “有什么麻烦,我们通过正规渠道解决不就好了?”心腹助理道:“董事长,您一直是教育我们要遵纪守法的?”

    “我们是遵纪守法不错,可在国外,很多地方我们的产品想要卖出去,人家不守规矩,要用违法的手段对付我们,那我们也只有反击。”宋龙华道:“比如我们的手机,要大量卖到别的国家去,是不是最近很不顺利,到处被人敲诈勒索?”

    “那倒是。”心腹助理点头:“可他其貌不扬,能搞定这些事情?”

    “那你就不管了。”宋龙华道:“反正叮嘱下面的人,别得罪他,随便他干什么。”

    “是。”心腹助理走了出去。

    中龙集团大厦不远处的街道上,苏劫帮宋琼把箱子和大包小包搬下来。

    “你在这里等着。”宋琼道:“不好意思,我先搬进去,再回来好好的谢谢你。”

    “不用。”苏劫摆摆手。

    “不行。”宋琼道:“不然我爷爷知道了会对责罚我的,拜托了。”她眼神之中有些可怜巴巴。

    “好吧。”苏劫点点头:“那我就在这里等你。”

    宋琼吃力的拿着大包小包和箱子拖入了中龙集团大厦中。

    “这家教这真严。”租车的司机说了:“我们也是靠中龙的打车软件吃饭,平台的确公正,还时常给我们补贴。这样的公司不作大才怪,不像以前昊宇也出过打车软件,开始的时候也是大肆补贴吸引我们进去,后来看亏钱多了就开始克扣我们,然后经常出问题。最后只有卖掉,我现在里面还有几千块钱没有提出来,就当喂狗了。”

    “昊宇的名声很差啊。”苏劫知道,在商业,昊宇就好像是蝗虫,所到之处寸草不生,啃食得精光,但不得不承认风寿成的眼光毒辣。

    尤其是他的三个儿子,虽然嚣张跋扈,名声很差,却极其赚钱,并不败家。

    就拿二儿子风谦藏来说,整天娱乐新闻就是他和某某女明星去酒店被拍,又和某某女网红去度假,私生活乱得一塌糊涂,更是豪掷几百万去酒吧包场消费。

    可他投资一部电影电视剧都会爆红。

    除此之外,投资其它的产业,那个产业就会爆发式增长,在增长点最高的时候,他又悄然退出,赚足最后一个铜板。

    这点上来说,还真的有几分运气和实力。

    等了半个小时,宋琼从大厦中出来,依旧穿着运动服:“旁边有一家我们公司开的休闲馆,我有员工卡,可以打五折优惠,我请你去那边坐坐?”

    “没问题。”苏劫跟司机道别。

    “谢谢师傅送我们。”宋琼也挥挥手,十分平易近人,丝毫没有架子。

    随后,两人步行了两条马路,来到了另外一栋大厦内。

    这大厦颇为高档,外围是商场,吃喝购物一条龙,而在里面是个健身场所,也有咖啡,甜点,还有各种各样的小零食,环境还不错,里面的人大多数都是中龙集团员工,佩戴工牌。

    有的还认识宋琼,碰面打招呼,然后一闪而过,大家都忙各自的,也没有议论,更没有人围观。

    苏劫这才发现,中龙集团的员工的确是个个素质非常之高。

    两人找到了里面清静的座位,对面是个落地式大玻璃。

    玻璃对面是个日式的道场,里面有人练习柔道,或者是空手道,还有剑道,弓道射箭。划分的区域和星耀有些类似,但比起星耀来多了一些文化底蕴。

    来这里的健身练习者,多数都不是好勇斗狠,而是体验武道文化。

    装修得还有淡淡的禅意在其中。

    “我听说你会功夫,还开了个俱乐部,但只对外内开放。”宋琼对苏劫很了解:“我也练习过柔道,拜过名师,是日本的大本向华师傅,他是掌握了柔道最高绝技‘空气摔’的人。我看过你打败周春的小视频。你知道周春现在是什么级别么?”

    “这几天没有关心。”苏劫道。

    “昨天周春在河山杯全国搏击冠军赛的擂台上,战胜了国内等级分排名第三的高建洪,获得了冠军。现在等级分已经杀入国内前三,他的实力凶狠霸道,完全换了个人。”宋琼拿出手机点开个新闻:“你看,这是他比赛的视频。”

    苏劫看了上面的视频,发现周春的拳腿组合,打法,的确好像变了个人。几乎是每一次躲闪都异常精确,而且进攻的时候明显带着凶悍的杀气,这种杀气不是那种虚张声势的杀气,而是实打实的有一股血腥味道。

    “周春杀过人了。而且不止一个。”苏劫几乎是心中瞬间闪过一丝念头。

    他从战乱之地回来,又学了相术,在某种心理学感应上来说,可以看出来某个人到底有没有杀过人。

    杀人无论是在哪个国家都是禁止的,这是一层心理道德的枷锁,一旦突破了这层道德枷锁的人,他的精神气质在某种层面上会有微妙的不同。

    普通人很难感受到这种不同,可苏劫明显能够感觉到。

    他哪怕是在战乱之地遭遇到袭击,也没有杀过人。

    比如“灰狼”也是打伤,“饿狼”也是打伤,没有动过杀心。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张晋川说他心慈手软,将来会吃大亏。

    苏劫也认为有可能会吃亏,但他内心深处仍旧有个念头,就是守住道德文明的某种底线。

    张晋川其实内心也认可,功夫就是杀人技,擂台搏击不算功夫,只算是表演。只有真实搏杀过,手上有人命,才能够突破心理的某种防线,得到真正的功夫。

    苏劫也明白这个道理,但他想尝试一些新的东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