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医凌然 > 第291章 视频直播(三更)
    布兰顿感觉有些委屈。

    我是做直播来着,我连摄像头都不能控制,我做的什么直播?

    当然,他现在的摄像头只是手机摄像头,但是,手机摄像头也是摄像头啊,就该由直播的摄影师,也就是兼职主播来操作。

    手机又嗡的震动了一下。

    经过布兰顿的调整,现在只有“华莱士2781”说话,才会被提醒。

    布兰顿默默的转动了一下屏幕,就见一条新消息刷了出来:

    华莱士2781:对焦!

    布兰顿讽刺的皱皱鼻子:对焦是什么鬼?现在的手机都是自动对焦的,不知道直播的老年人啊,总是如此的天真……

    布兰顿一边在内心嘲讽,一边将手机对着凌然操作的方向,前后移动了几下。

    嗡。

    华莱士2781:可以一点了。

    布兰顿如释重负,露出讨好的微笑,说:“凌医生的操作倾向于……”

    嗡。

    华莱士2781:安静。

    布兰顿愣一愣,乖乖的闭嘴了。

    手机屏幕里,似乎还飘着其他人说的话,布兰顿都无心再看了。

    一个连说话都不被允许的主播,继续做直播有什么意义呢?

    手术室里,一样是颇为安静。

    凌然做事向来不喜多话。

    他如果说话太多的话,就会有很多女孩子涌过来,以至于做事都没办法好好做了。

    纪天禄平日里倒是有些闷骚,四十多岁的外科大夫,说骚话都是一流的,何况今天配置的还是两名小护士,有可能都没听过他的经典笑话……

    最终,还是爱国的责任拉住了纪天禄。

    他也不好意思在可能的一群老外面前乱说话啊。

    于是,手术室就变成了凌然最期待的场所。

    安静、秩序、有价值。

    凌然的心里乐呵呵的做着手术,而且有越做越慢的趋势。

    给运动员做手术,选择的方案a的跟腱修补术,原本就是一个耗时较长的手术,14厘米长的切口,本来就是为了有足够的视野进行缝合。

    凌然就算是做的再慢再细致,也比普通医生的操作速度快的多。

    而从凌然的角度来说,他是有享受的感觉的。

    就像是前两天通过大体老师学习一样,得要细细品味,才能有所感,有所得,有所学。

    嗡。

    华莱士2781:跟腱下端是腱皮缝合,有依据还是个人习惯?

    布兰顿愣了一下,总算带着脑子,连忙代为问出,道:“凌医生,跟腱下端,您用了腱皮缝合,这个是有相关研究的吗?”

    “有人用兔子做过实验。”凌然对于相关研究还是颇为了解的。

    布兰顿于是快速的翻译成了英文,顺便看了一眼手机屏幕。

    恩,观看人数已经上涨到了22人,极其难得了。

    尤其是考虑到视频没有他本人的解说,还能有这样的成绩,那就更加令人欣喜了。

    布兰顿也只能欣喜了。

    ……

    会场。

    会议依旧在按部就班的进行中。

    主会场自不用说,目前主要就是摄像机的天下。演讲者用糊版的英语讲话,听众用糊掉的耳朵听讲话,所有表情动作和语言都是表现给摄像机看的。

    倒是几个分会场,表现出了相当的灵活性。

    组委会给了几个议题以后,就将会场交给医生们自由使用了,有较小的分会场里,连主持人都是大家自己兼任的,或者干脆就没有。

    偏偏是这样的会场,最为活跃。

    有的医生站在台上分享自己遇到的案例,有的医生大声的谈论医疗政策,还有的医生介绍最新的研究成果,并且邀朋引伴的谈论合作。

    就各种学科的国际化程度来说,医疗行业可谓其中的翘楚。而就国际合作的频率和深入程度来说,临床医学的表现也是远远超过了其他学科。

    临床医学是面对人类的学科,它的合作,不用太多的语言、文化或者传统的东西。当性命攸关的时候,最先飘散的,永远是附着于肉体之上的精神元素。

    而在临床医学中,总是不免有一些现实的因素,促使了人们的合作。

    较为常见的比如地区性疾病,如疟疾就在热带地区常见,非热带的医院和临床医生想研究它,最好的选择就是找热带地区的医生来合作。

    鼠疫等传染性疾病,也很需要合作研究,否则,流行病发生的区域不一定有相关研究的医院,而相关研究的医院,也不可能放任辖区内疾病频发。

    落在运动骨科方面,最常见的合作就是运动员和医生的流动。

    一些运动大国,并不一定是医疗大国,互相之间的需要,是驱动合作的第一原因。

    医生们也不指望几句话就能定下一次合作,但相互接触的依旧是乐此不疲。

    “我放一个视频直播啊。”一名医生上台,将手机甩了甩,就开始联线。

    这是会场早就设计好的部分。

    不一会的功夫,那医生就将手机与小会场的屏幕给联通了。

    众人面前,陡然出现一片手术区域。

    “喂,吓人一跳啊。”一名中国医生跳了起来。

    “跟腱修补术。”放直播的医生没有多解说的意思,只说明了手术内容,就坐回到了位置上。

    “总共20多个人看的手术直播?”有医生看明白了,不觉得有些不屑。

    放视频的医生只是笑笑,道:“我觉得做的不错,英国的华莱士医生推荐的。”

    “布伦特华莱士?”

    “是。”

    简单的几句话之后,就有人将注意力放在了屏幕上。

    虽然都是来参加国际会议的医生了,但大家的水平还是千差万别,且有不同的偏向。

    不过,跟腱修补术是基础中的基础手术,倒是不会有人看不懂。

    “做的很复杂啊。”

    “祝同益的方案a。”

    “操作挺难的。”

    “效果据说是不错。”

    小会场内的医生们小声的讨论着。

    运动医学本来就是奔高端而去的,做医生的本来都是有随时学习的思想准备的,运动医学对于新技术的痴迷就更不用说了。

    有钱的运动员总是希望得到最新的技术支持,这也是医生们不断学习的动力。

    对于祝同益的方案a,大家也是不免好奇。

    “这是祝同益医生在做手术?”有人忽然问了出来。

    “是医院的医生。”

    “做的这么好?是什么人?应该也参会了吧。”

    医生们这么说着,就有聪明的医药代表出去忙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