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医凌然 > 第290章 近一点
    “国际运动骨科学术大会”准时召开。

    祝同益院士以主持人的身份上台,一口气说了三个笑话,逗出满场的笑声。

    之后,就是漫漫长的专业的学术演讲了。

    中间全凭主持人出面,再讲几个笑话的时候,才能引起大家的关注。

    凌然坐在靠前的观众位,似懂非懂的听着。在中国召开的国际学术会议,大家都用英文发言已是惯例了,原因不去追溯,其结果就是……懂一点英文的和不懂英文的,以及不能熟练掌握英文的医生,都听不懂会议发言。

    尤其是在印度人、日本人、韩国人、阿根廷人……以及一切非英语母语国家的人上台的时候,能够熟练掌握英文的医生,也该听不懂发言了。

    于是,在第一场学术演讲之后,老外已是纷纷离席。

    中国医生出于捧场的目的,暂时还不好离开。

    但是,即便是当着满场的中国人的面,台上的中国医生,还是坚定不移的使用中式英语来发言。

    最后的几名老外坚持不下去,也只好离开了。

    台上演讲的中国人不由的松了一口气,会场仍有老外的情况下,他们磕磕巴巴的说英语,也是有一定的心理负担的大家都是素质教育培养出来的人才,也都希望尽可能的不要给祖国母亲抹黑的等到老外离开了,这层负担没有了,那他们说英语就可以很随意了,反正也没什么人能听得懂,有些句子在嘴里绕巴绕吧,糊弄过去也就好了。

    凌然默默起身,离开了会场。

    门口的纪天禄和布兰顿都有些等急了的样子。

    “你再不出来,我就要去叫你了。”纪天禄自己就是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的主任,偏偏可以自由行动,不用去会场里充当人数。

    凌然摸摸脑袋:“你们找到了合适的病人?”

    “而且设定好了直播。”纪天禄指指布兰顿。

    布兰顿立即点头,道:“我找人调试了网络,现在我可以直播了,老师也会实时观看的。”

    凌然不由的高看了布兰顿一眼,再问:“做什么手术?”

    “跟腱修补术。”布兰顿毫不犹豫的回答。

    他不知道凌然的关节镜做的怎么样,但他是非常好奇凌然的跟腱修补术做的怎么样的。

    凌然点点头:“那就跟腱修补术?”

    他是看向纪天禄的。

    “可以。”纪天禄也回答的果断。

    “凌然医生,那咱们现在开始直播?”布兰顿说话间,顺手打开了自己的手机,并转向凌然。

    凌然镜头感极好的偏了偏脑袋,并露出一丝微笑。

    他从幼儿园时代开始,就经常面对镜头的。素不相识的幼儿园的家长,花费好几天的收入买到的胶卷,一次只能拍照28或30张照片,在给全家人照过之后,还经常会特意留一张拍凌然,就是为了向亲戚朋友们看照片的时候,说说这个帅的不行的女儿(儿子)的同学。

    如果向串门的亲戚朋友展示相片册有点赞数量记录的话,凌然的照片估计能够获得点赞数第一的标志。

    布兰顿对凌然的镜头感颇感惊喜。

    他其实是蛮喜欢自己up主的生活的,给几百上千名观众,或者更多人展现自己的生活,在布兰顿的感觉里,是比在手术室里给几个人耍帅开心的事。

    关键问题是,他在手术室里往往还不能耍帅。

    有一位大牛级的老师,以及多名精英师兄弟之后,小师弟的生活是很难捱的。

    布兰顿将手机摄像头,长时间的对准凌然,并看着上面个位数的观众,面露微笑,道:“先生们,女士们,我现在开始在中国的沪市直播手术了,我已经获得了当地医院的认可,并争取了患者和家属的同意,这里是我得到的文件……”

    布兰顿既是给自己做一个备份,也是给老师和同学们说明情况,以免招致不必要的诉讼。

    凌然颇为安静的在前面走着,对布兰顿的做法不赞成也不反感。

    比起其他人来说,这个英国人至少算是个有用的人。毕竟,凌然自己都没混到手术,布兰顿一说,总归是找来了病人,这就很不容易了。

    会议期间,祝同益对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管理的格外严格,手术室和病床空着都不能随便用,就是担心有需求的时候没位置。

    他的研究中心的规模本来就小,不如此的话,还真的容易遇到问题。

    当然,布兰顿的需求就不能算是“随便用”了,他的up主的身份甚至发挥了作用,直播视频什么的祝同益不懂,但祝同益知道,布兰顿的视频直接联到了国外,让华莱士等人都能看到,祝同益就直接同意了。

    或许,在祝同益的脑海中,这就相当于春节晚会上连线分会场了。

    布兰顿边走边说话,到了手术间的时候,仍然只有个位数的观众。

    好在都是真实观众,也算是满足布兰顿的最低要求了。

    布兰顿的底线是3个人,少于三个人,那就结束直播好了。

    纪天禄看着他不停的说话,有些好笑。

    他的年纪刚好是有点知道直播,又不太明白直播的时候。但他的英文足够好,完全听得懂布兰顿的话,所以又忍不住笑意。

    凌然表情如一,正正常常的洗澡、换内裤,换洗手服,并在此过程中将布兰顿驱逐出去而已。

    “接下来,我们就要给一名中国的举重运动员做手术了。这名举重运动员曾经得到过当地的冠军,大概是郡一级。但是,据我所知,当地人口有2000万之多,非常可怕……”

    “凌然是中国年轻一代的医生,他刚刚从医学院毕业不久,似乎是这样……”

    “他今天要做的是跟腱修补术,就是缝合跟腱部位……”

    布兰顿像是平时做直播那样,说着些没什么用的话填补时间,也算是给有可能来的老师,以及应该在看直播的同院医生做介绍。

    凌然完全不管他,好容易看到有病人上手术台,凌然的眼睛都在冒光了。

    “给大郎喂药。”凌然就差直接抓刀了。

    病人还好奇外国人的拍摄呢,这边就听到奇怪的名词,再晃晃脑袋,180多斤的壮硕身体就松弛下来了。

    凌然暗暗小腿的位置,再确定了一下情况,就道:“我要拉一个大口子。”

    这是给麻醉医生说的。

    麻醉医看着监视屏上的bis模块,等了几秒钟,道:“深度合适,大郎睡熟了,小庆可入。”

    凌然对各种形式的调侃向来免疫,持弓式的手法,一把就拉了个大口子。

    “凌医生喜欢更大的开口吗?”布兰顿抓着手机问。

    纪天禄充当翻译,重复了一遍。

    凌然头也不抬的道:“病人希望得到更健康的跟腱,不在乎小腿的伤疤长短。”

    布兰顿笑道:“虽然不在乎,但还是小一点的开口会更令人高兴吧,我的很多病人,以前都是不在乎这些的,最近一些年,他们的想法却发生了变化……”

    嘟嘟。

    他的手机无声的震动起来,代表着有留言出现。

    布兰顿惊喜的看过去,对于他这种只有几个观众的直播客来说,有留言就是幸福的。

    留言来自华莱士2781:镜头对准手术区域!

    看到“wallae”的单词,布兰顿立即觉得惊大于喜了:导师是嫌我话太多了?

    布兰顿连忙将手机摄像头放近了一些,以较为清晰的看到手术视野。

    凌然戴着白手套的手指,正在有条不紊的分离跟腱。

    布兰顿亲眼看着混乱的手术区域,变的规整起来。

    布兰顿悚然一惊,他的手机更是连续震动起来。

    “这是在中国的手术吗?”

    “很高的水平了。”

    “让我看看外科医生的脸。”

    “谁能找到他的资料。”

    布兰顿的导师华莱士显然是将直播的发言功能当做邮件来使用了,不停的发出命令。

    他的弟子们也就只好不停的给予回答。

    华莱士成名多年,教导过的医生遍布全球,反而是今天通过直播,召集到了不少人。

    布兰顿亲眼看着手机左下角的观看人数变成了两位数,不由的浑身战栗起来。

    他的这些师兄弟里面,可是有牛人的。

    现在如果有十几个人观看的话,说不定就有几位厉害的师兄在看了。

    布兰顿的发言都不由的精神起来,内容也更加医学化起来:“凌医生开始处理马尾跟腱部分了,他对附近的血管非常看重,很精神的对待它们……”

    “在此前的视频中,凌医生缝合血管的速度非常快,现在可以看出来,他优先处理的并不是跟腱本身,而是跟腱周围的血管网。”

    “唔……速度不是很快,但是顺序与我们正常的跟腱修补术完全不同。他们将之称为方案a,很有未来气息的样子。”

    布兰顿还待再说,手机再次疯狂的震动起来,以至于华莱士不得不先关闭此功能,再去看上面的留言:

    华莱士2781:镜头近一点!

    华莱士2781:你不需要为大家解说!

    华莱士2781:近一点,不要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