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医凌然 > 第282章 大体老师的教导
    在任何时期,能够用于解剖的尸体,都是异常稀缺的。

    然而,解剖尸体对于外科医生来说,又是如此的重要,以至于外科发展的早期,许多医生都是偷尸犯,其中最著名的当属解剖学的鼻祖,安德列维萨里,他刚开始剖动物,后来去乱葬岗盗尸体,再后来偷刚吊死的死刑犯的尸体因为新鲜。

    后来,当墓地守卫发现安德列的时候,他家的地下室里,挂满了人的脑袋、心肝脾胃肾,四肢等血淋淋之物。

    后来,借贿赂脱身的安德列,写了人体构造一书,修正了此前的权威盖伦300多处错误。

    前解剖权威盖伦,并没有尸体可供解剖,盖伦是解剖猴子来获取信息的。

    考虑到当时的外科医生就是在盖伦的理论下,切割着人体,可以说,外科是精神世界影响到物质世界的最明显的表率了。

    很多人原本是可以活下来的,只要医生们能够解剖到尸体。

    时间推移四五百年,21世纪的尸体供应,依旧不足。

    以中国的医学生为例,几乎没有哪个学生,能够完完整整的独立解剖一具尸体,参与过各个部位的解剖……各一次,就算是不错的医学院了,还得学生上课积极才行。

    如果算平均的话,中国的临床医生在全职业生涯中,平均每10人才有一具尸体可供解剖。

    不仅是医学生,医生同样没有尸体可以解剖。

    大部分的医学生,走上医院的岗位之后,更是再没有得到解剖的机会。

    这就好像一名机修工,一辈子只能看人拆车,本人亲手只拆过一辆车的十分之一,在这种情况下,让他进行车辆的修理,难度会有多大?

    许多医生其实也是想要改变现状的,一个较好的例子是华山医院的骨科解剖班,04年开班,没有任何的宣传,只靠口口相传,就将班额从2个班,迅速的扩招到了20多个,接受培训的都是成熟的骨科医生,遍布全国各个医院。

    而大家之所以愿意千里迢迢的去华山医院再培训,就是因为本院难以得到解剖用的尸体。

    像是云华医院,虽然是地区顶级的医院,但是,他们也没有自己的解剖培训,这也是地区顶级医院和国内顶级医院的差距之一。

    一具尸体,有时候比做100次手术都有用。

    面对田柒送来的大体老师,不止是凌然,就是余媛,都没有心情在门口纠结了。

    在得到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的确认后,两人一左一右的护送着大体老师到了地下一层,小心翼翼的将大体老师放上解剖台,再弄亮灯,深深的吸一口气。

    就是这个味道。

    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自建的解剖室,仿佛都得到了升华一般。

    有尸体的解剖室,才像是真正的解剖室。

    好在田柒聪明,她根本就没有跟着下楼,而是早早的跑商场购物去了。

    什么商场不重要!

    购什么物不重要!

    人多的地方就行!

    晚间跟车到医院,已经是田柒的极限了,她也不能承受再多了。

    凌然和余媛乐得如此。

    他们围着大体老师转了三圈,各自在脑海中考虑着方案。

    所谓少年不知尸珍贵,医学院里至少还有教学用的大体老师,脸皮厚一点,努力一点,长的帅一点,总能得到练习的机会。

    到了医院以后,临床医生再想得到一次大体老师的教导,纯凭运气。凌然还好一些,他才开始实习没多久,又得到过3000次解剖经验上肢,余媛就太久没见过大体老师了,戴上手套,忍不住颤巍巍的先摸了大体老师一把。

    转瞬,余媛就忍不住笑了出来。

    夜间的地下一层,灯火摇曳,笑声尖锐。

    咚咚。

    咚咚。

    敲门声,在停尸房内响起。

    凌然皱皱眉,问:“是谁?”

    “凌医生吗?我是2室的小李,咱们上次做手术的时候还见过。”门外传来很温暖而亲切的声音。

    “上次手术?”凌然还在回想。

    余媛哼了一声,看看大体老师,再道:“是来抢食的。”

    “凌医生,凌医生……开开门嘛……”小李的声音,清清爽爽的,像是只年轻的狼外公。

    “怎么办?”余媛看向凌然。

    凌然露出一个符合社会期待的笑容:“我们问问大体老师吧。”

    “我给您当助手。”余媛开心的拿出各种手术器械,完全无视了外面的敲门声。

    她现在分外的羡慕凌然,谁能想到,现在的女生都懂得帮忙获得大体老师了。

    如果有个男人这样对她,她当晚就嫁了。

    不过,只是给凌然做助手,余媛就很满足了。

    凌然的技术本来就好,她配合的过程中,也有的是接触大体老师的机会。

    地下一层的解剖室,有温暖的黄光和闪耀的白光,还有两名埋头学习的小医生,以及露出和谐的笑容的大体老师。

    一方快乐的小天地。

    就像是桃花源。

    门外,拍门声停了一会,又响了起来,且有人高声呼喊:

    “凌然啊,我是老曲啊,咱们一起给刘威晨看病的来着……”

    普秃医生的呼喊声,持续了整整十分钟,然后才像是被割掉了气管似的,沉默了下去。

    “凌然啊,我是老黄啊……”

    “凌医生,我是老刘呀……开开门吧……”

    一位换一位。

    凌然权当是听不到。

    此时正是他最需要大体老师的教导的时候。到目前为止,凌然做了有400例的tang法,近两百例的跟腱修补术,以及超过500根的断指再植。

    除此以外,他还进行了上千次的体格检查,以及数量更多的推拿。

    但是,论及解剖,凌然只对手部的解剖楚的,足部的解剖就相当欠缺了,祝同益的方案a,其实就是基于足部解剖而建设的方案,如果凌然有下肢的3000次解剖经验,他的跟腱修补术会做的更好。

    事实上,祝同益若是再能多一些资源的话,他的方案也能进一步的细化。

    至于全身性的解剖知识,凌然就更匮乏了。现如今,凌然就很想看看全身性的静脉系统的状况,他对神经系统也很感兴趣,而在学校里,他做的解剖几乎没有涉及到多少神经系统的内容。

    加做一次上肢解剖,对凌然来说也是极好的体验。他的解剖经验来自于系统,终究只是经验,并不是贯彻的了解,做一次完整的上肢解剖,也有助于他的融会贯通。

    凌然和余媛就在解剖室里呆了一个晚上。

    渴了饿了,就……忍着……

    熬到第二天早上,大体老师能教的东西已经很少了,凌然才喊余媛收拾收拾,又将之锁在柜子里,悄悄的打开门。

    总算没有白痴睡在门口。

    凌然轻轻松了口气,转瞬又有些鄙视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的医生们,守了一夜就熬不住了,一点都不像是外科医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