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医凌然 > 第263章 体检
    早晨,只做了一台手术的凌然慢悠悠的查了房,再次获得4只衷心感谢的宝箱。

    看着积累在系统界面的16只初级宝箱,凌然稍稍有些犹豫。理论上,16可以写做2的4次方,是 2*2*2*2的结果,那放在2进制中,16是写做10000的,真是整的不能再整的数了。

    那么,是开箱呢,还是开箱呢?

    上一次的大开箱,可是一次性拿到了两个技能。

    虽然减张缝合与皮内缝合的重合性略大,但可以看成是组合技能,如此想的话,就觉得连出两个技能似乎更有用的样子。

    16只初级宝箱,拿到两个技能的几率,就让人没有那么自信了。

    凌然入神的想着,转而迅速做出决定,道:“到现在都没安排手术的话,我们再做一轮体格检查?”

    吕文斌自无不克,只是奇怪的问:“刚才有哪里没看到吗?”

    “哪里有看得全的。”凌然撇撇嘴。

    吕文斌没的反对。

    从医生的角度来说,检查多少都是不足够的,人体的复杂程度是远超人类认知的,就以最简单的量血压为例,不同的量血压的方式会有差异,左右臂量血压会有差异,不同的姿势量血压会有差异,早中晚量血压也会有差异,也就是血压的指标不要求精确罢了,但是,对于要求精确的检查,情况其实也是相似的。

    就是核磁共振片,判断正常与否的参考资料,也只是用一百多名健康人,或者四百多名健康人的片子来做标准的。

    如果不是各种影像片总让人有辐射的担忧,抽血等手段总让人有产生损失的担忧,人类的日常体检的要求,会复杂的多的多。

    体格检查算是很环保的检查方案了,只是执行的频率逐渐在降低。

    患者们总是想要得到肯定的答案,医疗诉讼也是如此,而体格检查,却很难做到这一点。

    不过,作为初级判断,体格检查的作用仍然是不容忽视的。

    凌然于是又转了一圈,依次给病房里的病人,再做一遍体格检查。

    吕文斌跟在后面,忙的头昏脑涨,不由叹息道:“我听说六七十年代的医生有查房查两遍的,没想到现在还能遇到这样的事。”

    “第一遍粗筛,满足患者的基本需求,第二遍仔细检查,有针对性的解决患者的问题,也没什么不好的。”凌然停顿了一下,又道:“可惜我不是内科医生。”

    外科医生和内科医生的适应症是截然不同的,应对能力也是不同的。

    像是腹泻这样的毛病,也许是小毛病,患者自己在家就能处理,但在医院里,外科医生听到病人说腹泻,就远没有内科医生那般挥洒自如了。

    需要考虑的东西太多了,以至于医生往往只能解决症状,而不一定能解决问题。

    外科医生更愿意听到绞痛之类的词语。

    凌然也不能给病人随意开药,偶尔检查出点问题的,就安排病人做进一步的检查。

    吕文斌连外科医生的技能都没掌握多少,还在攀技能树的根部,只觉得自己的记录本越来越重,忧虑自己的病历越发难写。

    但是,这些话是不敢给上级医生说的,甚至只能在心里想一想,只要说出来,碰到哪个上级医生都是铁定被骂的。

    吕文斌看着本子,只能挑好听的道:“您做体格检查的水平比好多内科医生都高了,就这么一会检查出来的问题都好几个了。”

    凌然“恩”的点点头,道:“既然没有病床了,就多检查检查,恢复快的,没有其他问题的就放回家吧。”

    吕文斌呵呵一笑,他早就猜到这个套路了。

    如此一路检查,凌然又收获了一只“衷心感谢”的初级宝箱,并且安排了两名患者的出院时间,算是有所成就。到了最后一间病房,吕文斌已经如释重负的喘气了,凌然却是站定了没有离开的意思,再对52床做了细致的检查,出到走廊,才道:“请肝胆外科的来会诊一下吧。”

    “情况不好?”吕文斌的脸色微变。

    作为凌然的助手,吕文斌虽然参与了数百例的手术,但他的身份依旧是住院医的身份,落在病区的时候,就是管床医生,所以,他与病人的关系才是最密切的,既了解病人的病情,也会为他们的病情而忧心。

    毕竟是日常接触的患者,两个星期下来,他不光知道对方家里的狗叫什么名字,而且见过对方的父母,亲戚,远方表兄和单位同事……

    凌然是实质上的上级医生,而且是外科系统的上级医生,因此,他的主要工作就是手术,对病人的直接了解,远不如管床医生。

    这种设置,其实也是医院系统自然而然的发展出来的。

    不论是中国,还是日韩印度等亚洲国家,或者欧洲美洲国家,主刀的外科医生,都会有意识的抽离出具体的病人管理体系。

    如果仅仅用工作繁重,是不能解释这种行为的,内科医生的工作也很繁重,但内科的牛系医生,往往都是事无巨细,事必躬亲的形象。

    终究,还是外科医生的工作本身,让他们不愿意过于亲近患者和患者家属。

    不过,凌然虽然不擅长与人打交道,可他理解吕文斌此时的状态。

    于是,凌然特意的认真思考片刻,道:“可能是胆囊炎,趋于急性。有压痛和反跳痛,胆囊触痛还不太明显,但有可能正在发展中。”

    急性胆囊炎就可能需要手术了,但仅仅是一个体格检查,并不足以确证。

    吕文斌倒是松了一口气,对医生来说,这样的病症实在不算什么,迅速的安排好也就罢了。

    不一会,肝胆外科就有人跑下来了。

    云医的肝胆外科水平普普通通,当然,这是以顶级三甲医院的标准,面对急性胆囊炎这种病症,专业的肝胆外科医生,随便拉一个主治过来就能解决。

    “单医生。凌医生。”吕文斌见过对方,随意的给介绍了一句。

    单医生微微点头:“病历给我看一下。”

    吕文斌将准备好的病历递给对方。后者就在走廊里阅读起来。

    “心律,血压之类的指标都有点高啊,这样不好做手术的。”单医生看到吕文斌的记录,先是皱皱眉。

    吕文斌咳咳两声,道:“这个是凌医生亲自做的体格检查,属于正常数据。”

    “这么年轻血压一百三十多,你告诉我是正常数据?90多的心跳也高了点吧。”单医生不满意吕文斌的回答。

    吕文斌左右看看,道:“一般来说,凌医生亲自做体格检查的时候,一些女性患者,尤其是未婚的年轻女性,血压和心律指标,都容易升高一些,你在这个数值上去掉15到20,就差不多了。”

    单医生听的眼镜都险些掉下来,他回头看看表情镇定,毫无异色的凌然,再看吕文斌,道:“你逗我的吧。”

    吕文斌面带戚色:“我逗你有什么意思?你猜我怎么知道数值会掉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