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医凌然 > 第261章 小视频
    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

    202斤的胖医,一只手捏着握力器,一只手搓着手机,开心的刷着朋友圈。

    握力器和小哑铃是外科医生常用的锻炼器械,202斤的胖医也是常年使用的,只是没什么用罢了。

    刷完了朋友圈,他又回头刷微信群,并且打开一条视频看的津津有味。

    “这个跟腱修补术做的可以哦。”薛浩初搬着资料,从身后经过,伸头看了一眼,且赞了一句。

    “做的是蛮利落的,饼干吃吗?椒盐味的。”胖医顺手扯开一袋椒盐口味的饼干给薛浩初递了递。

    “不用,吃过饭了。”薛浩初摇摇头,继续看着视频。

    薛浩初是祝同益的博士生,虽然实操的机会还没有普通住院医多,但见多识广是有的,尤其是常年跟着祝同益全国奔波,接待外国医生,甚至出国考察,他看过的手术,尤其是高级医生的手术非常多,眼光很容易就练出来了。

    猪肉吃的不多,猪跑见的多的,说的就是薛浩初这种人。见过的猪多了,多大的屁股算肥,多粗的腿可以出栏,总归就有概念了。

    现在,薛浩初看着胖医手里的视频,就觉得对方超过标准的有些多。

    薛浩初不由问道:“做的真不错,剥离肌腱又快又准,小细节做的真好。谁做的?”

    “微信群里的,人没说。”胖医放下握力器,小心翼翼的捻起一片海盐饼干,一边吃,一边看着视频里的医生,将白生生的肌腱捏出来,一剪刀放下去,还说着话。

    “声音放大一点。”薛浩初说。

    “哦。”胖医单手操作,将音量调到最大。

    视频里,首先传来手术室的“滴……滴……”的叫声,同时还有周围人的呼吸声等噪音。

    “手机拍的啊,真是手机画质了,啥破手机啊。”后面又有医生走过来,顺便瞅两眼,然后就停下来了,没有继续往前走。

    实在是视频里的操作过于显眼了。

    在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跟腱修补术是一个可低可高的神奇术式,可以说是手术中的野球拳(一级谁也打不过,十级谁也打不过)。

    低级医生做的低级跟腱修补术,那就是一个练手水平的二级手术,初级主治就能做,有主治看着的情况下,住院医也能做。

    骨科的大夫,基本都做过跟腱修补术,因为跟腱是最大的肌腱,如果不是切口大,受创深,这种手术的难度是无限低的。就算切口大,手术的难度也是不高。

    尤其是面对不完全断裂的跟腱,实习生、规培生和低级住院医们恨不得奔走相告,可谓是“弱鸡快乐腱”,都想拿来一展身手。

    但是,高级的跟腱修补术,就像是给刘威晨,科比或者小威廉姆斯做的,大犇级医生都要做几个方案出来,慎之又慎,斟酌再三,然后才有一定的成功几率。

    在这一点上,高级医生对低级医生的鄙视几乎是天然的。

    大家做一样的手术,做出来的结果千差万别,低级医生的存在已经不是浪费资源可以形容的了。

    更不要说,同样的资源,每个医生的利用率还不一样。

    若是换在普通医院里,跟腱修补术或许也不是特别被人在意,毕竟,大部分的普通医院的医生,包括云医这样的地区顶级医院,如果不是运动专长的话,跟腱修补术是很难达到高峰的,那也就不会太受重视。

    事实上,大部分医院的普通骨科医生,也不知道跟腱修补术的高峰是什么样的,他们的精力将被本院的主力术式,以及无数其他的杂事所分散。

    但在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看到视频中的跟腱修补术做的如此流畅,就由不得众人不关心了。

    “这小剪刀咔嚓咔嚓的,准的很哦。”

    “你看卡的位置,前后一点都不浪费,高手来着。”

    “刚才的跟腱分离的时候,血管全都避开了。”

    几名医生站在202斤的胖医身后,议论纷纷,饶有兴致。

    202斤的胖医也有点小得意,举起胳膊长的水杯,咕嘟咕嘟的灌了一斤下去,爽利的抹了把嘴,笑道:“我同学群里光就说做的快啊,让大家看,我看见就笑了,这哪里是快慢的事,人家做的牛爆了。”

    “我感觉像是梅奥的帕德路教授做的,是不是?”一名住院医顺口猜测了一句。

    “看跟腱又短又细的。我觉得不是运动员。”

    “人家帕德路教授也给普通人做手术的,给得起钱就行,一例好像15万美元吧。不算医院收的钱,医生账单。”

    “那普通人做个屁。等于100万人民币做一单了。这种钱医保是不给报销的吧。”

    “也可以碰运气啊,我听说帕德路是每周义诊一个病人吧,不收费的。”

    几个人看着视频说着话,很快就吸引了科室的许多人来观看。

    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是具有研究性质的临床医学中心,日常工作量没有那么大,小医生们轻松的时间尤其多一些。

    此时没什么事做的医生,都带着好奇,把看视频当做侃大山的机会。

    “我把撕裂的跟腱剪下来,用来给陈旧性的部分做修补。”

    视频里,传出了说话声。

    音量原本就是调整到最大的,此时自然听的是清清楚楚。

    “普通话。”

    “中国人。”

    “这可就厉害了。”

    在场的医生瞬间就高潮了,骨关节和运动医学中心可以说是国内专注运动医学的多家医疗机构中,对于跟腱修补术做的最多的单位了。这时候,突然冒出一名如此强的中国人,众人不由的兴趣大增。

    “是山大传出来的吧?”

    “奉天医院的?”

    有人自然而然的猜测起来。

    203斤的胖医,却是举着水杯,沉默下来。他对视频里的声音太熟悉了,这是他的一生之敌凌然!

    “有点像是凌然凌医生的声音。”薛浩初与凌然接触颇多,对他的声音也是颇为熟悉。

    在场的几名医生愣了愣,各自回忆一番,也都默默点头。

    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的在职医生数量有三十余,并不是每个人都与凌然单独接触过,若是换另一个的话,他们也不一定就能记得住。

    作为国内有数的运动医学中心,这里每时每刻都有来进修或访问的医生,普通医生若是沉浸于自己的事情的话,有的医生来两三次,他们都不一定有印象。

    但凌然给人的印象实在是太深了,给刘威晨做了手术是一方面,手术极为成功是另一方面,长的如此之帅却让人完全无法忽视。

    薛浩初此时提醒一番,众人也都赞成起来。

    “听声音是有点像。”

    “既然是跟腱修补术,凌然做的也就不奇怪了,这是他回云医以后做的?”

    “做的是不是更好了?还是又改良了?”

    “这个手术也太顺了,不过,要是凌然在云医做的话,那估计就是给普通人做的。500块手术费的那种,凌然能分100多块吧。”

    薛浩初吁了一口气,道:“云医执行的是50%政策,手术费分一半,凌然能拿200多块。”

    “这么多?”

    “怪不得咱们中心一点竞争力都没有啊。”

    “凌然要是一个晚上再做10条跟腱,可是真发财了。”

    “当云医的病床是天上掉下来的啊。”

    医生们的情绪在手术费的影响下,慢慢的调整过来了。

    凌然做跟腱修补术做的好,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事实上,能够完成刘威晨的手术,就跟腱修补术来说,已经是达到顶级了。

    刘威晨的跟腱,就是送到梅奥医院去治疗,也不会有现在的恢复水平。

    203的胖医手握着胳膊长的水杯,却满心的不服气,心里想:我如果不是每天要健身减肥,我的手术费也不会低的。

    想到此处,他一口气就将水杯中的水给喝光了,并在心里构建场景,默念:

    一生之敌!

    我现在或许还打不赢你,但我还在成长。不论你有多强,最终,打败你的,一定是成长最快的我。

    “小视频发我一份啊。”薛浩初一直看到18分钟时,凌然结束手术,才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心道:凌然的技术明显变强了,而且是变的更强了。

    这样的消息,薛浩初自然要第一时间告诉祝同益院士。

    204斤的胖医也无心与他争宠,点点头,等视频结束,就转给了薛浩初。

    他的目标,是以技术成神,对于薛浩初这种狂拍马屁的学院派怎么样,毫不在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