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医凌然 > 第259章 传奇跟腱
    凌然带着手套,在消毒后的患者小腿处捏捏,再捏捏,使劲捏捏,捏够了,道:“倒计时20分钟吧。”

    他的技能药剂也就剩下二十几分钟了,若是能在20分钟内完成手术,那整台手术就是在传奇级跟腱断裂修补术中进行的。

    当然,就算是20分钟不能完成手术,也不会产生什么损失。

    凌然在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做手术的时候,跟腱断裂修补术的平均手术时间也就是30分钟多一点,现在的前期准备都完成了,又不是特别复杂的手术,凌然的心态是极其放松的。

    至于云医骨科的医生们,心情和表情就没有那么平静了。

    正常医生做一个跟腱断裂修补术的时间,普遍在1个小时左右,算上磨磨蹭蹭的各种坏习惯,花费一个半小时做手术是较为常见的。

    偶尔有追求手术速度的医生,将跟腱断裂修补术的时间缩短到50分钟以内也是有的,但并没有人真的像是竞赛似的,将一场手术的时间限定在一个很短的时间内。

    更被说是20分钟了。

    20分钟能干什么,对一场手术来说,20分钟都不一定够缝皮的时间,尤其是新人医生,随便缝个皮,花费几十分钟都很正常。

    就是熟练的骨科医生,也没有做一场手术20分钟的概念。把病人患骨癌的骨头取下来,煮熟的时间都不止20分钟了。

    凌然却是不会管其他骨科医生的想法。

    他不是一个擅长顾及他人想法的人,如果想要让身边的人都开心的话,凌然读幼儿园的时候,就该被定166个娃娃亲了,那是幼儿园里所有女生的数量,加上老师家里女儿的数量,加上来往于此的家长家里女儿的数量之和。

    所以,在很小的时候,凌然就理解了,一个人是不可能通过讨好每一个人,而讨好全世界的。

    更有可能的情况是讨好了一个人,而得罪了另一个人。

    长大以后,凌然就学会了对事不对人的做法。

    就像是眼前的手术,他能在20分钟内完成,而且需要在20分钟内完成,他就会限定在20分钟内完成,至于其他骨科医生是否尴尬,是否难堪,凌然也无从化解。这就好像有人当街向你表白,而你根本不喜欢此人,那么,除了拒绝,还有什么解决方案吗?

    “刀。”凌然伸出手来,拿到手术刀,就用持弓式在画好线的位置,割出一个s型。

    在技能药剂的加成下,他的持弓式手法,都从专精,上升到了大师级。

    专精级的技能,在云医这样的地区顶级医院里是常态。

    一名主治医生若是连一种专精级的技能都掌握不到的话,他在云医呆的会非常艰难,用混字来评价毫无问题。当然,大部分的主治也就是掌握两三种,三四种的专精级的技能,勉强算是绝活。

    但是,大师级就是真正的绝活了。

    别说是三十好几岁的主治们,没有天赋的副主任医师,照旧练不出大师级的技能,或者说,就算是有天赋,医生们也需要时间和机会,才能锻炼出大师级的技能。

    就像是云医手外科的潘主任,他的tang法缝合就尚未达到大师级的水准,不是他的天赋不好,而是云医并没有做tang法缝合的土壤,至少在凌然到来之前,tang法缝合在云医是没有的。潘主任从无到有的开辟tang法,费时费力不说,学习起来也非常困难。

    因此,潘主任能将tang法缝合练到强专精,已是非常厉害,但他要到大师级,仍然需要一两年,两三年的持续不断的磨练才有可能突破。

    而在医院里,潘主任这样的副主任,已经是属于精英中的精英了。

    云医骨科的平均水平还达不到手外科的水平,在场的医生们更以主治和住院医居多,掌握大师级技术的,是一个都没有。

    倒是某位闲逛而来的副主任有点识货,敲敲旁边医生的肩膀,道:“拍下来。”

    被点名的住院医“哦”的一声,赶紧掏出手机,放到了摄影状态。

    副主任点点头,道:“进出手术室不允许带手机的,下不为例啊。”

    “哦,是……”小住院医一脸衰气的看着屏幕。

    手机、袜子和拖鞋,是手术室里最大的污染源。

    主刀、助手和器械护士,只能保证不碰它们,很少有人不携带它们,即使医院三令五申,也是没有效果。医生们愿意遵守各种各样的规章制度,唯独不愿意丢下手机,勤换拖鞋,放弃袜子。

    所以,手机在医院里又被称作薛定谔的手机,当你询问和观察医生的时候,他们身上是没有手机的,当你关起黑箱的时候,你根本不知道他们用手机打了多少个电话,把消消乐打到了多少关。

    副主任身上自然也是带着手机的,但他不掏出来,他就是没带手机的。

    被批评的小住院医被推到了手术台前,有主治拍拍他的肩,笑道:“没事,我们以前也经常会忘记将手机放下来的,等你再干两年,就会知道了。”

    小住院医一边将手机对准手术面,一边哼哼两声,不服气的小声道:“你要是没带手机,顶着我腰的是什么?”

    “谁的手机会放那个位置啊。”

    “咦?”

    ……

    凌然快速的剖开小白领的跟腱位置,再用心的打量着它。

    此时此刻,凌然眼中看到的是跟腱,脑海中出现的却是核磁共振中的各种参数。

    在完美级的核磁共振阅片(四肢)能力下,凌然并不需要去记下那些具体的数值,而是在读片的时候,就产生了感性的认识,从而对其中关键的参数,有了自己的想法。

    比如说,肌腱的硬度,跟腱周围的韧带的韧性,厚度,是否有钙化点,肌肉的密度和脂肪层的厚度,如此等等。

    一般人看核磁共振,都是看里面有问题的部分,就算是凌然以大师级的核磁共振来阅片的时候,看的也是有问题的部分。

    但是,完美级的核磁共振阅片能力,却让凌然对没问题的部分,产生了相应的认知。

    等于说,是将他对核磁共振的阅读,扩大了十倍百倍。

    就像是眼前的小白领的跟腱,束缚它的韧带的力量就属于偏大的范畴,韧带的韧性也是偏大的。但是,两者都在正常范围之内,所以,医生们平时都不会去注意它。

    做手术前的医生,就算是有阅片能力,也不会阅读到这么深入的程度,影像科的医生,就算是有这样的阅片能力,也不懂得告诉外科医生影像科是服务于全医院的,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不会去钻研或了解骨科的某个具体的术式是如何做的。

    至于一根有韧性的韧带,会对手术造成什么样的影响,更不在影像科医生的知识范畴内。

    事实上,就是凌然目前的阅片能力,也是全世界大部分影像科医生望尘莫及的。

    凌然觉得,自己如此现在给刘威晨做手术,光是核磁共振阅读能力的提升,就能让刘威晨的韧带恢复力大增,不敢说是得到100%的恢复,但在恢复时间,受创伤程度等等方面,还会有更多的优势。

    至于传奇级的跟腱修补术……

    凌然以持笔式握刀,轻轻的滑下去,只三两下,就将病人的跟腱给游离开来。

    “有陈旧性的斑块,应该是摔裂的。”凌然揪住看了看,轻易做出判断。

    “要是听他胡言乱语,以为是人家给挑断的,现在切开就有意思了。”吕文斌有些好笑,又有些不爽。

    凌然“恩”的一声,道:“我还以为是什么有趣的病历呢。”

    核磁共振中显示的跟腱断裂处层次不齐,若是被人挑断的,那后续的发展就很出人意料了。可惜,结果却是最不激动医心的部分病人胡言乱语,比撒谎好一点,却比撒谎还要无趣。

    “要剪齐吗?”吕文斌跟着凌然做的跟腱修补术也上百例了,在医院里,这样的大助手都是可以尝试自己上阵缝合的了,对于手术中的各项步骤,自然也是熟的不能再熟。

    凌然却是看着陈旧性的斑块部分,想了想,道:“他这里应该是以前撕裂过,没有处理,以至于跟腱的运动能力和坚韧程度都比较差,这一次才会摔裂的。”

    “好多人的跟腱断了都不知道,以为是崴脚了。他这个是部分撕裂,估计就当是崴脚崴的比较厉害。”

    “恩,既然都打开了,那就顺便给做一个陈旧性的跟腱修补术吧。”凌然迅速的做出了决定。

    吕文斌看看表,问:“那重新调整一个时间吗?”

    “不用,20分钟够用了。”凌然说着道:“剪子。”

    器械护士递了剪子过来。

    凌然找准位置,削剪跟腱,且对吕文斌道:“我把撕裂的跟腱剪下来,用来给陈旧性的部分做修补。”

    陈旧性的跟腱修补术,与新鲜跟腱修补术的最大区别,就在于前者往往需要做移植。

    将一部分好的肌腱剪下来,填补跟腱缺失的部分。如果是彻底断裂以后的陈旧性跟腱修补术,两边的跟腱收缩以后,要移植的跟腱往往很长。

    但是,凌然此时的病人,只是部分的跟腱陈旧性病变,他也只需要做部分的修补即可。

    采用的是剪下来的跟腱毛梢部分,属于废物利用的范畴,但就困难程度来说,又提高了至少一个数量级。

    凌然也不多说话,就不急不缓的操作。

    正常医生是很难做到这种操作的,撕裂的跟腱的强度都没办法保证,用来做修补,很容易造成二次伤害。

    凌然却是通过核磁共振了解的一清二楚,传奇级的跟腱修补术,更是对这样的操作习以为常。

    事实上,凌然现在虽然没有明说,但他用的手法,已是趋近于祝同益院士设计的方案a了。

    无非就是切断的血管不多做缝合罢了,但核心本质,还是减少切断的血管。

    所以,在骨科的医生们看来,凌然的跟腱修补术似乎是中规中矩的,实际上,他切断的血管可能只有普通医生的百分之二十。

    即使如此,凌然也只是用了18分钟,就将病人的跟腱缝合完毕了。

    等到缝皮结束,20分钟刚刚好。

    “真快啊。”

    “20分钟?”

    “快如闪电呀。”

    骨科的小医生们不吝赞美,凌然的表情却是丝毫不变,因为小医生们的赞扬,完全没有赞到点子上。

    “辛苦了。”凌然对包扎之类的活计毫无兴趣,全数丢给了吕文斌,再向众人点点头,径自离开了手术室。

    “回去把视频发我。”副主任顺手掏出手机,向拍摄的小医生摇了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