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医凌然 > 第257章 功成
    凌然用间断缝合法,完成了出血点的缝合,用剪刀轻轻的剪断线头,再将手里的器械一丢,一个人默默的体会着传奇级徒手止血带来的成就感。

    当然,别的医生并不会真的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不论是赵乐意,周医生,或者杜副主任,霍主任,他们对徒手止血的理解都很有限。

    他们体会不到完美级的徒手止血的强大,更没有意识到,自己刚刚见识到了传奇级的徒手止血。

    凌然就在心中,独自为自己庆功,也没有要声张的意思。

    对凌然来说,要得到欢呼很容易,读书的时候,他哪怕是随便哼首曲子,都能得到掌声,密集的集体生活,在他看来,负担的东西也是极多的。

    凌然很享受这种暗戳戳的成就。

    他不需要别人因此自己做到了什么而欢呼,更不需要别人因为自己做了什么而欢呼。

    但是,凌然很高兴病人因为自己的工作而活过来。

    救活了一个人,没有比这更让凌然舒服的了。

    当然,传奇级徒手止血的感觉也非常好。

    他的目光在病人体内巡游,检查有什么疏漏的地方。

    这原本就是凌然的习惯问题,就好像买来一个变形金刚的模型,若是有点毛糙之类的地方,凌然就一定要打磨细致了才会安装。

    对病人来说也是如此,一圈七八名医疗人员围着姜力,疏漏是很难有的。

    凌然只是听到霍从军说“没问题就关腹”,也就扫视起来。

    扫着扫着,凌然眼神突的一凛。

    “等等。”凌然隔着口罩说话,声音沉闷的道:“肝门有点大。”

    “恩?”霍从军看过去,哪里能发现大还是小。有的人的器官就是会大一点,有的人器官就是会小一点,这里又如何分辨。

    “比刚才的大了。”凌然说的清楚了一些。

    徒手止血就是一个细微中见功力的技术,传奇级的徒手止血,更是让他的注意力长时间的集中,重新检查的过程中,不可避免的注意到了这个问题。

    若是在肝脏外科,或者肝肾外科之类的专业外科,一个肝门就能让一名医生玩一辈子。

    而对传奇级的徒手止血来说,肝门静脉也是要格外关注的部分,和它一墙之隔的动脉反而不用太理会甭管是肝固有动脉,还是肝左右动脉,爆掉了立即就能让人发现,不会影影绰绰的藏起来的。

    肝门静脉就没有那么正大光明了,硬化破裂什么的,都是常见的。

    凌然隔空指了指,就道:“刚才的腹腔血块,是不是挤压到了肝门?”

    霍从军的脸色凝重了一些,就让位置最顺手的杜副主任检查。

    从出事地点到开腹期间,病人的腹腔内积累的血液超过4000毫升,有多少凝成了血块都说不上来,移动挤压了任何地方,都是有可能的。

    杜副主任迟疑了一下,直接伸手碰了碰肝门的位置,一股浅浅的血迹滑了出来。

    在场几名医生都是一个机灵。

    “真裂了?”周医生已经没事做了,就瞪大眼睛喊666。

    霍从军“恩”的一声,道:“缝起来。”

    若是带着这个隐患关腹的话,今天晚上都不一定能度过去。

    “真险啊。”霍从军在心里喊了一声,却是没有说出来。

    急救就是踩雷的过程,踩到了雷怪自己学艺不精,踩不到雷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杜副主任低头忙碌起来,远处的家属则不免有些骚动。

    他们本来已经听到关腹了,现在又见杜副主任拿起了缝线,哪里还不知道是出了问题的。家属都已哭的没劲了,记者为了拍摄效果,则不停的向霍从军打手势。

    允许拍摄既是领导的要求,更是云医本身的需求,也是霍从军所需要的,否则,他强令记者离开手术,也是很正常的决定。

    “你们继续做。”霍从军先说了一句话,再抬头问记者:“什么事?”

    “霍主任,能给我们讲讲手术台上的变化吗?大家都有些紧张了。”记者拉起了虎皮。

    “恩……”霍从军沉吟片刻,道:“我们在寻找患者体内的出血点,现在,出血点都已经完成了止血工作,但患者的肝门静脉出现了问题,我们正在进行紧急修复……”

    记者并不评价,问了句摄影师“拍好没有”,就向霍主任翘了翘大拇指,再问:“如果肝门静脉修复好了,是不是可以宣布抢救成功了。”

    “没有其他意外的话,可以这么说。”霍从军回头看了看监视器,现在就说成功,多少是有些不严谨的,但他还是说了出来。

    家属的情绪,有时候也是需要照顾到的。

    果然,霍从军的话音刚落,警察的未婚妻王怡,首先就哭了出来。

    她还不敢哭的大声,生怕扰到医生们,站起来道:“妈……我,我看不下去了,我先出去。”

    陈芳同样眼圈泛红的点点头。

    看着不断送入的输液瓶乃至于血浆,看着一群医生在自己儿子身上捣鼓,陈芳也早都腿脚发软,精神疲惫了。

    她现在也有些后悔要进来看,医院的抢救室,又有什么好看的呢。

    一名小学生,听着几名大人的说话,小心的看向老师,问:“警察叔叔好了吗?”

    “会好起来的。”老师摸摸他的脑袋,小声问:“不疼了?”

    “不疼了。”小学生接着提高声音,道:“我长大了要做警察。”

    “那老师以后就等你们来保护了。”

    “好。”

    “我也要做警察。”

    “好。”

    “我要做医生。”

    “好。”

    老师又竖起手指“嘘”的一声,道:“我们先安静的等警察叔叔醒来,好吗?”

    小学生们纷纷点头。

    一直躲在角落里的田柒有些被大家的情绪所感染,不由看向医生中最高最显眼的凌然。

    很帅。

    凌然低着头,依旧在一丝不倦的检查出血点。

    现在,抢救基本已经成功了,但在关腹以后,若是还留下小的出血点,或者开裂的肝门静脉,预后会非常之差,弄不好就要再来一次抢救。

    姜力所受的多处刀伤,几乎将腹部给搅的一塌糊涂,大问题都已处理好了,小的伤口却不那么容易发现。

    凌然吸取适才险些疏漏的教训,检查了一遍又一遍。

    “凌然?”霍从军再次决定关腹,依旧是询问凌然。

    凌然微微点头:“可以了。”

    “关腹。”霍从军下了命令,赵乐意与左良才两名主治就互相配合,一层一层的做关腹操作。

    “我来缝小伤口。”凌然移到了腿部,顺手找到一处已做压迫止血的小伤口,刷刷的就给做了缝合。

    一道伤口。

    两道伤口。

    七八道伤口。

    凌然基本是抓出一道伤口,转眼间就能给缝合起来。

    姜力全身被划伤了二三十处,可谓是皮开肉绽,大家刚才忙着处理重伤的部位,都只能做简单的止血,甚至有少量的渗血出来,都来不及管。

    凌然此时站过来,徒手拨拉两下,就能找到伤口的深处,将内里缝好,外面有条件的就做减张缝合,配合皮内缝合,条件不具备的,就用对接缝合法缝起来。

    长的伤口,就多次间断,短的伤口,就连续缝合。

    凌然的药剂效能尚在,以至于各种缝合法都是完美级的,缝的快不说,效果还好的出奇。

    以平常医生的眼光来看,凌然此时就像是开了挂似的,他们所能想到的每个细节,凌然似乎都想到了。

    这不禁有些令人气馁,虽然缝合法是很外科医生最基础的基本功,但是,做技术的人都知道,基本功从来都是最难练的,尤其是要与人比较的时候,想要有明显的优势,那是需要大量精力和天赋的。

    摄影师同样看的有趣,顺手就用摄像机给拍了一段。

    田柒更是毫不犹豫的拿出手机,将凌然单独录下来。

    抢救室里渐渐变的有序起来。

    不再需要为血袋而奔波的护士们腾出手来,将小学生们的伤口全部做了处理,然后送出了门。

    领导们也终于来到了现场,郑重宣布:特别拨款做医药费用。

    医院的院长、副院长们都站了出来,感谢各级政府的信任,并拍着胸口立下了军令状。

    “送去重症监护室吧。”霍从军从头到尾指挥手术,终于完成了任务,也不敢将人随便一送,丢去普通病房。

    “回去吧。”

    “走了。”

    小医生们自然而然的聚成一团,踩着满地的血污,塌肩垂背的往回去。

    荣耀是属于云医的,最多到霍从军一层,副主任医师以下,都是没有露脸机会的,大家对此心知肚明,也无力抗争。

    “干的好。”周医生从后面拍拍凌然的肩膀,给他一抹鼓励。

    年轻人,最是容易失落,老年轻们都是经历过的。

    凌然默默的点了点头。

    “干的好。”左良才也拍了拍凌然的肩膀。

    “加油。”

    “好好干。”

    “厉害。”

    今天上台的主治,鼓励了凌然,又互相鼓励,像是一群鼓励了小老虎,又互相舔伤口的中华田园犬,土里土气,任劳任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