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医凌然 > 第256章 关腹
    凌然原本拥有三项完美级的技能,分别是徒手止血,断指再植术与跟腱缝合术。

    现如今,三项技能的后缀,都变成了浅紫色的“传奇级”。

    冷静如凌然,也不免有些激动。

    传奇级听着就很传奇吧,在多次尝试完美级的徒手止血之后,凌然对于更强力的传奇级,自然也是充满了期待,心里暗自思量,使用完美级的徒手止血,就能在无术野下,准确的判断出腹腔内的出血点,那么传奇级的徒手止血,想必能够将范围扩展的更大吧。

    凌然一边想,一边踏开无菌锅,从里面掏出杀菌后的毛巾布,擦干净手,同时对着洗手间的镜子默念:系统系统,谁是世界上徒手止血最强的人?”

    “亚当·勒夫·戴维斯。”系统回答。

    凌然的表情僵了一下,问:“我现在掌握的徒手止血技术,排名多少?”

    “第二。”系统答的依旧干脆。

    凌然啧啧两声,将擦过手的毛巾布随手一丢,就往抢救室去。

    在护士长和老师的努力下,唱了三遍国歌的孩子们,已经停了下来,都只是眼巴巴的望着病床的方向。

    护士长温柔而体贴的孩子们安排到空床位上,让他们能做着休息一会,以免太累,其表现,与小医生们印象中的护士长截然相反。

    凌然踩着点踏入,正好是音乐停止的时间。

    “嘭”的开门声,让孩子们齐刷刷的看向凌然。

    姜力的家属也不例外。

    凌然只是举着手进入抢救室,要了手术服和手套重新戴上,并不看其他人。

    他不是个擅长与病人家属打交道的人,就算有霍从军的直接教导,凌然依然缺乏足够的应对能力。

    即使是面对一群头上包着纱布,手里缠着绷带的小孩子,凌然也只能勉强的点点头,再将目光放回到手术中的姜力身上。

    “给我让个位置。”凌然没有再往上面爬,刚才是情非得已,现在却没有必要。

    周医生毫不迟疑的将位置让给了凌然。

    凌然扎着手,站到了周医生的位置上,看了几秒钟监视器,再道:“出血点检查。”

    此时此刻,几个人都在寻找出血点,也不差他一个人了。

    霍从军也顾不上管他了,首先催促着血库送血,仅靠自体收集明显是不够了。

    接着,他又命令清洗腹腔,并且开始考虑是否要进一步的检查。

    凌然顺时针缓慢的摸索着。

    传奇级的徒手止血,不会让他的手指更敏感,但凌然就是变的自信起来。就好像百步射中垂杨柳,在撒手间,就有了射中或是射不中的感悟了。

    神箭手不需要知道箭尖应该向上翘起的角度,也不需要知道抛物线公式,或者动能定律。

    神箭手只要下意识的抬一抬手,松开指头,射出去就好了。

    凌然也不去想最大的出血点在哪里了,出血点的大小最多只能预估,不能确定的,凌然就顺着手,寻找可能出血的组织。

    也不知是否思路变化了,只半分钟的时间,凌然就找到了一个小的出血点。

    “7号线。”凌然也不追求细线了,将出血的位置往外一翻,手就缝了上去。

    霍从军看的松了一口气,转瞬又紧张起来。

    因为监视器上的指标根本没有大的变化。

    “出血量还是很大。”麻醉医生忧心忡忡的说话。

    凌然“恩”的一声,继续在病人体内摸索着。

    这一次,凌然连小的出血点都没找到。

    在场的医生都焦躁万分,凌然的脑海中却是渐渐的形成了思路,以传奇级徒手止血的功力,展露在外的部分,既然是没有出血点的,那就应该考虑适才没有翻找过的地方了,比如……器官下方。

    尤其是受伤的器官下方。

    “我摸一下肝下。”凌然的手,直接沿着肝脏,滑了进去。

    正在旁边找出血点的赵乐意眉毛挑起,有些不赞成凌然的做法。

    在他看来,现在还没有找到出血点,可能是因为出血点隐匿的比较深,像是在角落里,或者被某一团组织给遮蔽起来了。

    他是不可能像凌然一样,如此确定的认为,展露在外的部分,就没有出血点了。

    凌然也不用多做解释,这本来就是一个多人手术。

    将右侧的器官排查了一遍,凌然继续排查左侧。

    当他试图触碰左侧肝部的时候,赵乐意忍不住了:“刚刚缝合过做肝,就不用再动了。”

    “很难说。”凌然并不认可赵乐意的判断。

    “至少先确定其他部分吧。”赵乐意道。

    “其他部分没出血。”凌然也是全部搜索了一遍的。

    赵乐意却是不满意的道:“再找一遍,没有了你再动这里。”

    “没有必要。”凌然的认识与赵乐意截然不同。

    “你等一下……”赵乐意再次叫住凌然,并看向霍主任,道:“主任,左肝刚刚缝合……”

    “我听到了。”霍从军不需要赵乐意重复,咬咬牙,对凌然,道:“小心一点。”

    这就是默认同意了。

    凌然“恩”的一声,轻轻的抬起了左肝。

    一股血泉,就潺潺的流了出来。

    监视器毫不犹豫的“嘟嘟”的叫了起来。

    在场的医生恍然大悟,这是压迫物离开了,失血反而加快了。

    不过,现在还有充足的血源可用,只要找到了出血点,问题就简单了。

    医生们的表情轻松下来,外面的家属等人,却是极度的紧张起来了。

    监视器的蜂鸣声,对于普通人来说,就好像是催命符一般。

    急促的声音,就算是常年在手术室里工作的医生,都不一定能听得惯,更不要说是病人家属了。

    警察姜力的未婚妻王怡本已是哭的没了泪水,如今又是两行清泪流了下来,嗓子却是哑的说不出话来。

    姜力的母亲陈芳站都站不起来,手抓着椅子,指节发白。

    一群小孩子还不明白怎么回事,茫然的看着四周的大人。

    “我来缝合。”凌然用手压迫住伤口,力度不轻不重,并不求彻底终止失血,只是降低血流量,并保护好周围的组织。

    伸手要了缝线,凌然定定神,就勾了上去。

    他的对接缝合,如今也是完美级的。

    一针两针……三针四针……

    凌然两组间断做下来,嘶叫的监视器,就安静了下来。

    霍从军再喊了一声“血袋”,语气就低沉了下来,口中喃喃自语:“可以的,可以的……”

    出血基本停止,这条命,就算是留住了。

    霍从军回头看了一眼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病人家属和其他人,犹豫了一下,没有开口。

    但是,面对凌然,霍从军还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再检查一遍,冲洗腹腔,没问题就关腹。”说到关腹,霍从军整个人都轻松下来。

    志鸟村说

    今天不太顺利,只有一章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