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医凌然 > 第239章 咸鱼
    霍从军威严的挺立在急诊科的急诊最前沿。

    他的双眼望着前方,似乎能看穿远处的天际似的。

    “最近看你上了沪市的新闻?是上星的卫视吧。”霍从军偏头看看凌然,道:“有没有当明星的感觉?”

    “采访了我15分钟,总共露脸了秒钟,没意思。”凌然接受了多家媒体的采访,但上星的电视台就一家,他们也是采访最久,播放时间最短的。

    对此,凌然是有一些意见的,他不是没有接受过采访的,但从他的感觉来说,现在的电视台采访,令人感觉更不真诚,不像是他以前遇到的记者们,若是只给几秒钟的镜头的话,也会明明白白的说出来。

    霍从军有些意外凌然的态度,回头看了他一眼,道:“对我们医生来说,能接受采访是好事的。”

    “我知道。”

    “你现在还年轻,等有门诊资格的时候,再能接受采访,都恨不得把电视里的图像打印出来,挂在墙上。”

    “恩。”

    “一会来的病人是个抢劫犯,你知道吧?”霍从军将话题转了过来,他知道凌然是个有主意的,也就不再多说了。

    凌然微微颔首,道:“听说一点,不知道真假。”

    “真的。抢了成人用品店,被撞的小车司机带着小舅子和丈母娘一起,警察随车来了。病人一条腿伤的很重,体征还算稳定。”霍从军说着看看凌然,道:“你要不要参与治疗?”

    凌然奇怪的看看霍从军,回答道:“要。”

    “哦,好。”霍从军说着舒了一口气,笑道:“还以为你们年轻人的想法比较多呢。”

    “霍主任你的想法呢?”凌然忽然反问,迅速转向了问题。

    这下子,周围的几名医生都看向了霍从军。虽然就医学伦理来说,这个问题是很清晰的,医生治好病人,再转交给警方或司法系统即可。但是,社会伦理从来都不是那么单纯的,总有一部分人不认可一部分的社会伦理。

    大家对霍从军的态度自然是有好奇的。

    霍从军注意到周围人的表情,不由一笑:“都想什么呢,我以前是军医来着,军医接到命令去治疗敌人,也就是要去治疗的,有什么好想的?”

    “治疗敌人还可以宣传,治疗这种抢劫犯有什么用,不如直接枪毙的,浪费医疗资源。”有不熟悉的声音从后面传来,等霍从军转脸过去已经找不到人了。

    当然,想问还是能问出来的,霍从军却是懒得去询问了,只淡淡的道:“我们学了这么多年的医,就是为了治病救人的,要想做法官的,你们先学10年的法律,想搞思辨的,先拿一个哲学博士了,再来找我说。”

    厅内顿时为之肃然。

    杜主任咳咳两声,道:“别瞎扯淡啊,突发公共事件的要求是什么?不懂的回去抄书。别说现在是送了一名病人过来,今天就是送一只艾滋病的狮子来,你们也得给我做清楚了。” ”为什么是病狮?”

    “狮子做错了什么?”

    “他为什么要得艾滋病?不能让狗得吗?”

    大家插科打诨的表示不满。

    杜主任道:“狗不得艾滋病,狮子会得,还有什么问题?”

    众医纷纷低头,眼睛的余光扫向须毛俱全的霍主任。

    不一会儿,救护车狂吼着抵达云医急诊楼的接诊通道。

    两名身强力壮的男护士猛扑上去,将病人带着手铐和输液袋一股脑的搬了下去,在霍主任面前停了一瞬间,就飞奔去了手术室。

    “我,老杜,小郑,凌然……小周,小赵,一起来。骨科的来了没?来了直接进手术室,颅脑的人也是。”霍主任吆喝了两声,浑身透着轻松。

    就他刚才看到的情况,结合此前得到的信息,病人连濒危都算不上,甚至危重都勉强,有很大的机会保住性命。只要能保住性命,这次突发公共事件就算是应对过去了。

    对云医这样的医院来说,一年碰到十几次突发公共案件是很正常的,毕竟,一次案件中出现三名危重或死亡,就算是突发公共案件了,化学品泄漏之类的,不死人都算数,霍从军既是如履薄冰,也不会畏之如虎,否则,云医急诊科主任的职位,他是坐不住的。

    凌然迅速的进了手术区换了洗手服。

    他的个人习惯是换手术服前先洗澡,但这并不是规范要求,很多医生入手术室前,都没有洗澡的习惯,当然,有的医生又是必须洗澡的。

    急诊科向来是有因陋就简的传统的,一群人蜂拥而入,洗澡也是洗不及的,大家都是只换衣服不洗澡。

    凌然强迫自己不去多想这些,跟着人流,进入到自己的位置上。

    霍从军安排他独立做脚部手术,凌然就站到靠近脚的位置,等着前面的人检查结束,霍从军安排手术的顺序以后,再开始操作。

    “脑袋没问题,可以全麻。”神经外科的医生没有检查出问题来,轻松的离开了手术室。

    剩下的人依序检查,再向霍从军报告方案。

    “左臂采用外固定吧,开4公斤的石膏好了。”骨科的一组看过,道:“这个可以最后做。”

    说完,骨科一组的人就撤了。

    后来的普外科的看了b超,道:“腹腔内完好,没有受到太大的冲击,可以过后再看。”

    说完,普外科的人就撤了。

    几个内科来的就是充数的,此时望着看热闹看够了,也都申请回去。

    骨科二组的看看血肉模糊的左腿,道:“截肢吧,伤的太厉害了,没有挽救价值了。”

    说完,骨科二组的人撤了,骨科一组的又被拉了回来。

    留下凌然,看着失去主任的脚部发呆。

    腿都要截了,留下脚有什么用?

    不过,凌然出奇的没有感觉到沮丧,反而很是情绪化的向后退了一步,准备离开。

    “凌然,你和骨科一组的负责截肢。”霍主任给了他新的命令,又喊道:“通知家属了吗?出去一个,把手术给做了。”

    杜主任连忙道:“我去吧。”

    霍主任点头同意了。

    霍从军再看向凌然,问:“做过大腿截肢吗?”

    “没有。”凌然摇头。

    “那正好学习。”霍从军点点头,道:“截肢也是蛮有些讲究的,尤其是残肢啊,要做成圆柱状才好看,又要考虑耐磨……”

    转头回来的骨科的医生哈哈的笑两声:“骨科的讲究再多,还不是木匠锯子拿起来,卖力气。”

    “我来帮忙搬大腿吧。”刚才跟着人群混进来的马砚麟,趁机开口说话。

    骨科医生一口答应下来:“那太好了,我刚才还担心呢……”

    凌然也是回来第一次见马砚麟,向他笑着点点头。

    马砚麟乖巧的笑,且道:“凌医生你回来的正好,我从家里新带了咸鱼回来,还有咸鲨鱼干,拿回去炖汤做菜都好吃的。”

    凌然愣了一下:“鲨鱼?”

    “小鲨鱼,腌的咸咸的,蛮有风味的。”马砚麟连忙推荐。

    没等凌然说话,骨科的医生道:“你们急诊科的手术室,以前不是有猪蹄吗?怎么最近不见了?”

    骨科医生是常来急诊科会诊的,饭点留下了,就在急诊科的食堂刷卡吃饭,他此时被勾起了胃口,一边在病人血呼啦查的大腿上划线,一边怀念的道:“肘子也好吃,有阵子我记得还能切薄片,20块一份,用汤热了,再弄个料碗,香的很。”

    “那是……吕医生做的。”马砚麟低低头,默默的给大腿上部换装气囊止血带。

    骨科医生“嗷”的一声,拿起手术刀来,在大腿中下三分之一处,用手术刀划开皮下和筋膜,再在截骨面稍下方,切断肌肉群,故意使之回缩,然后双重结扎和切断股动脉和股静脉,再切开股深动脉和深静脉……

    他截肢的每一步,都是大开大合,比凌然的显微镜下操作,要狂放无数倍。

    凌然看的很认真,他之前都是做小骨头的,这样的大骨节的操作,还是有一些特殊性的。

    做着做着,骨科医生就开始游离髌骨了,又开口了:“你们知道,现在市面上的掌中宝,都是鸡的髌骨做的吗?牛窝骨做起来也好吃……哎,还是你们那个吕医生的猪蹄好吃,他再不做了吗?”

    马砚麟鼓起勇气,道:“我们的咸鱼也好吃的。”

    “太麻烦了,再说了,咸鱼也不健康不是?”骨科医生说着,顺口道:“最近几次过来,你每次都弄一个咸鱼的菜,吃的要腻啊。”

    “我那是给你们演示,咸鱼菜很多的。”马砚麟有些不高兴的反驳。

    骨科医生呵呵一笑:“还不是咸鱼。”

    “我……你刚才说猪蹄,不是也是每天重复,价格还更贵……”马砚麟心里想:吕文斌赚的也更多。

    骨科医生嗤之以鼻:“咸鱼怎么和猪蹄比,再说,人家还有肘子,鸡爪,蘑菇什么呢。”

    “我也有鲅鱼、红鱼……”

    “咸鱼。”

    “黄鱼、鲨鱼……”

    “咸鱼”

    “曹白,带鱼……”

    “咸鱼抓住了,腿下来了!”

    “哦。”马砚麟乖乖的应了一声,又觉得哪里不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