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医凌然 > 第230章 时间都去哪儿了
    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的手术区不大,总计有8间手术室。

    对应180张的病床数,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的手术室比例属于中等偏高的,若是算上综合性医院的常年加床,而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的病床常有空置,更是令其手术室显的富裕。

    凌然也喜欢他们宽敞的手术区,面积很大,不算预留的半层楼,剩下的半层就有很多浪费的空间,一望过去,长长的走廊空旷又干净,消毒仓库、麻醉仓库、手术备品间等等,错落有致,晚上值班的时候取一次都能把小护士吓的半死。

    外科医生们最喜欢的手术区食堂,同样是超标准的配置,放眼看去,厨房间有三四十平米,就餐区有近百平米,总计才几十号医生的研究中心,大部分时间都将手术区的食堂闲置着。

    不过,今天的手术区食堂,却是满满的热闹气息。

    人声鼎沸说不上,热气腾腾总是有的。

    纪天禄跟着凌然入内,一时间竟有些认不出这间熟悉的食堂了。

    只见原本整整齐齐的做排列组合的桌椅,有一半被拉到了食堂前部,几张桌子上都放着不锈钢大铁锅,每个不锈钢大锅前面,还有自助餐式的铭牌。

    有医生走到不锈钢大锅前,掀开锅盖,就会被腾起的雾气湿润眼镜,等看得清的时候,他们就会从中捞出一块猪蹄,或一块肘子肉,或一根玉米,或一长条排骨……

    吕文斌穿着白大褂,站在一串儿桌子的末端,面前摆着案板,手里提着菜刀。医生们自助餐式的选了肉,就可以在吕文斌处分割肉品,猪蹄从中斩开,肘子纵切,玉米剁开,排骨做块……

    当然,医生们更多的是自己处理肉品。

    他们有的用餐盘上提供的餐刀,有的只吃软烂的猪蹄,最常见的还是精准的手术刀式的剔骨。

    手术室里有的是便宜的刀片,只要小心别将刀刃崩坏到肉里,就可以随吃随割,享受大口吃肉的乐趣。

    “这是……什么情况?”纪天禄主任医师望着大变样的食堂,陷入了深深的怀疑中。

    凌然道:“吕文斌吕医生从云华寄了老汤过来……”

    “我知道,我记得,你还给顺丰打广告了,但是,这哪里是一盆老汤……”纪天禄望着吃的满嘴流油的外科医生,一阵悲哀,嘟囔着骂道:“都没吃过肉吗?吃饱了还有心情做手术吗?装一肚子的排骨再钻骨头,不恶心吗?”

    吕文斌看到凌然和纪天禄来了,连忙停下手里的活计,将二维码往前一推,就迎上来笑道:“你们来的正巧,再一锅猪蹄马上就好。”

    “还有再一锅?”纪天禄看着吕文斌,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对这名来自云华的年轻住院医没什么特别的印象,无非就是助手做的还熟练,脑子也灵活,有点前途的样子,但是令他想象不到的是,吕文斌没有在手术室里闹出什么名堂,竟在手术区的食堂里闹出偌大的动静。

    吕文斌对纪天禄的表情视而不见,只笑着回答:“大家对猪蹄的感觉很好,有好些医生还想买带带回家去吃,我正好留了肉摊老板的电话,就让他又送了一锅猪蹄过来。”

    “你还有肉摊老板的电话?”

    “我凌晨2点钟去的,算是最早的一波,老板很愿意拉我们的生意的。”吕文斌表示你对菜市场的世界一无所知。

    纪天禄两眼懵逼的望着吕文斌,完全失去了上级医生的“睿智”:技能不在正常区间内,这怎么释放?

    “给我们切肘子,要带皮带肥的位置,再要一根排骨,米饭浇卤汤,加西蓝花和蘑菇,水果沙拉。”凌然熟练的点菜,并问纪天禄:“你想单要猪蹄吗?还是吃点玉米?”

    “还有水果沙拉?”纪天禄眼神呆滞。

    “已经点了。”凌然点头。

    “你们……”纪天禄望着凌然和吕文斌,问:“你们在云医也是这样吗?”

    “怎么可能。”吕文斌嗤笑:“云医的销量大多了,我们光是急诊科就有上百人,要是去手术层的话,一天来往的外科医生加护士能有好几百号,不算病房区的。”

    纪天禄发现自己的天线接收到的吕文斌的信号都是乱码,他揉揉脑袋,疲惫的道:“手术区的食堂是方便大家用餐,好做手术的。”

    “挺方便的。”

    “吃过晚饭就开始做手术,你晚上要回家吗?”凌然望着纪天禄,带着些微的希望。给刘威晨做手术的时候,纪天禄就是给他做助手的,表现还是很不错的,能省不少功夫。

    纪天禄呵呵的笑两声,懒得说话。

    说话间,吕文斌将凌然点的卤菜切好端上来了。

    “吃饭吧。”凌然简单的说了一句,就迅速的吃了起来。吃饱了才有力气做手术。

    纪天禄看看一桌子灰扑扑的卤菜,只有水果沙拉的颜色鲜艳一些,不由吐槽道:“这样吃很不健康的。”

    “不会的。”

    “每天吃的食物的种类要多一点,荤素搭配,否则这样吃些天,口腔溃疡就算是提醒了……”纪天禄一边说话,一边夹起一片带皮的肥肘子,放入口中,缓缓的咀嚼起来。

    老汤卤的肘子,初入嘴是咸香味,接着是扑面而来的鲜味和肘子本身的脂香味,略有韧性的皮,软糯的肥肉和少量的细嫩的瘦肉,组成极好的口味……

    纪天禄常年飞刀,算是吃遍江湖的食客了,此时都忍不住要点头叫好了。

    总概算他醒悟的快,才没有当场矛盾。

    暗暗的点了点头,纪天禄再睁开眼,心情一下子没有那么恶劣了,又笑道:“我之前看中央保健组的报告,领导人的菜谱,一般每天都要22种食物以上,这样才能充分的保证营养,你们还年轻,对保健什么的没感觉,但也不能忽视了,咱们做医生的知道,身体垮了再吃药,怎么都来不及了……”

    “纪主任。”一名护士小姐姐走了过来,向纪天禄打了声招呼。

    “唔。”中年的纪天禄稳稳的点点头,很有威严的样子。

    “凌医生,我今天做了青椒炒蛋,清火很好的,给你带一点尝尝。”护士小姐姐笑的极可人,来到凌然的面前,

    “谢谢。”凌然将盘子向前推了推,顺手从桌子底下捞了一把,道:“拿瓶酸奶吧。”

    “谢谢凌医生。”护士小姐姐乐淘淘的抱走了凌然送的酸奶。

    “凌医生,我自己做的皮冻。”

    “凌医生,尝尝藕片……”

    “凌医生,茭白炒肉……”

    纪天禄坐在凌然旁边,看着来来往往的本研究中心的小护士们,纷纷从凌然这里领走了酸奶,其脚下的酸奶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空了。

    纪天禄简直是目瞪口呆。

    凌然面前的食物也是堆了不少,但分量都不大,不长时间,他就将之消耗了一大半。

    “纪主任。”凌然擦擦嘴,对食不甘味的纪天禄道:“我先去做手术了,病人应该已经送到了吧。”

    “啊?啊!新联系的病人,是说在路上了。”纪天禄再想说什么,就见凌然的背影已是飞速远去了。

    2号手术室的灯,很快亮起。

    吕文斌收拾了收拾,也赶紧撤离了。

    一会儿,3号手术室的灯亮起,过了不到20分钟,就有护士跑了出来:“凌医生第三例手术,新鲜跟腱修补术缺个助手,有没有来的?”

    “我来。”好几名空闲的住院医举手。

    纪天禄嗅着猪蹄的香味,望着热闹的手术食堂,看着兴奋的住院医,满心的疑惑:“这里还是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吗?”

    手术室的灯亮了又灭,灭了又亮。

    凌然是有人就用,不够人了就自己组局,渴了喝水,累了灌精力药剂,如此做到了第二天凌晨,吃早饭的时候,竟而莫名其妙的收获了2只“同行的钦佩”。

    如此一来,他手里的初级宝箱,就累计到了20只。

    “连开,20连开”凌然站在手术室内,一边看着显微镜里的血色场景,一边在心里下了命令。

    作为一名目前拥有124瓶精力药剂的男人,他对于单纯的开宝箱已经失去兴趣了,就像是玩游戏拿到普通宝箱,都不会立即打开。

    只有积攒到了连开的数目,凌然才会稍稍的振奋一些精神。

    虽然明知道连开并不会真的增加得到物品的几率,但是,感官上毕竟是不同的。

    璀璨的色彩在凌然的视野中闪起,却奇怪的不会干扰到他的视觉。

    一片绿茵茵的精力药剂中,一本银色的书籍特立独行……

    “稍停一下。”凌然三下五除二的完成了手里的活计,起身站了起来,晃晃脑袋,注意力转移到那银色的书本上。

    书页掀开,扉页之上,有熟悉的字体:

    单项技能书

    获得分支技能显微镜下的神经外膜吻合术(大师级)

    凌然之前得到了显微镜下的神经束膜吻合术,此番得到神经外膜吻合术,却是将此技能渐次补全了。

    理论上,神经外膜吻合术的应用范围更广,速度更快,若是在颅脑外科使用的话,两者结合,可以是神经外膜束膜吻合术,则准确度更高,效果更好。

    “说不定连开是真有效果的。”凌然重新坐回到显微镜前,却道:“吕医生。”

    “是。”

    “明早咱们一起去查房啊。”

    吕文斌看看手术室里的钟表,问:“你是说今天过完的明天,还是现在?”

    凌然反应了过来,叹道:“时间过的真快啊。”

    吕文斌忍不住打了个哈欠,转头对护士不好意思的道:“麻烦,帮我擦一下眼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