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医凌然 > 第227章 一起看片
    “哈哈哈哈,哈哈哈……”韩文林大声的笑了出来,以冲淡会诊室内诡异的气氛。

    然而,房间内的诸人,基本都是聪明人,对于尴尬的理解浓度,都是很低的。

    “我给体育局做咨询,已经快10年了,难不成,我得是每一种手术的专家,然后才能审阅你们的方案?”韩文林哈哈的笑的大声:“我遇到很多年轻人,很多年轻医生,都有你这样的想法,但我告诉你,我审核了这么多年的方案……”

    “其实没关系的。”凌然不喜欢体育局诸人大鸣大放的风格,更不想听韩文林继续说下去,就轻轻的打断他的话,道:“我知道很多人都不适合做临床医生,尤其是外科医生。你不擅长做手术,转做医疗咨询也是很不错的职业规划,你不用感到……不好意思的。”

    “我?不好意思?”韩文林已经是四五十岁的人了,面对凌然这样一个年轻人,怎么说怎么觉得别扭。他很想向凌然描述一下体育局康复专家的权力,很想让他看看,各大医院的行政干部、医生以及医药代表跪舔自己的场景……

    凌然则用推己及人的语气,难得多说两句,用安慰的语气道:“做外科医生是有运气成分的,要做一名好的外科医生,更是需要极好的运气。我知道一些有名的医学家,发现自己不能做外科医生,或者技术难以提升以后,转行做了法医、内科医生或者医学研究者,做康复……专家,也是一个选择。”

    “我……”韩文林心头的火,几乎能将怀里抱着的鄙视链给烧起来。

    一向以做事直接,简单粗暴著称的体育局领导,此时突然掀掉了伪装,露出了内核的精明,王局长越过韩文林,直接对祝同益道:“祝院士,刘威晨能完全恢复吗?能恢复到什么程度?”

    这是他们关心的核心问题,也是刘威晨目前的价值体现了。

    弄清楚这个问题,体育局内部,才能做出正确的,有利于体育事业发展的决定。

    祝同益不是很愿意接招,说着套话道:“手术进行的很顺利,有较好恢复的可能性很大。”

    王局长品咂着,又问:“有完全恢复的可能吗?”

    能问出这个问题,就很能说明水平了,可以说是核心的核心了。

    刘威晨之所以做实验性的手术,所期望的,也就是完全恢复,只有完全恢复,刘威晨才能继续驰骋赛场,尤其是国际赛场,差一点,那就也许只能在国内称雄了。

    国内比赛,总归会有得金牌的中国人,王局长对此已经不是特别稀罕了。唯有刘威晨完全恢复,继续高强度的训练,才有可能拿到海外高水平赛事的奖牌。

    对体育局的几位领导来说,完全恢复的刘威晨,才是具有价值的,部分恢复,最多也就是对体育局有点价值罢了。

    祝同益微微迟疑了几秒钟,看向凌然,问:“你觉得呢?”

    凌然看看自己的任务完成度,现在已经是91%的水平了,那从医学的角度来说,这已经可以看做是完全恢复了。但是,考虑到此前手术过程中任务完成度的变化,凌然也是谨慎的道:“比较乐观,不能确定。”

    这个回答也不出王局长的预料,他笑一笑,脸上又带出了刚进门时的焦躁感:“你们这么说,等于是没说嘛,我看这样,让我们老韩检查一下……”

    “现在检查,也是检查不出什么结论的。”祝同益婉拒。

    凌然听的有些闷了,看向祝同益院士,道:“我还剩下两个手术,可以先去做了吗?”

    当日找来的10个病人,他昨晚做了5个,凌晨开始做了两个,刚才又做了一个,就剩下两个了。

    考虑到中间喝了一瓶精力药剂,凌然觉得,得把剩下的两个做完才划算。

    来沪一趟,做10个普通的跟腱修补术,再做一个实验性的跟腱修补术,感觉倒也值回票价了。

    祝同益刚要答应下来,康复专家韩文林不乐意了:“总要把刘威晨的手术搞明白吧。”

    就算鄙视链越来越滑了,韩文林也不愿意就此放手。

    “唔……”祝同益也有些烦了。

    凌然道:“就拿视频过来好了。”

    祝同益想想同意了,就喊人去取。

    这时候,祝同益略微轻松了一些,喊着几位体育局的领导重新落座,又请记者们也坐下来,再笑道:“现在手术刚刚做完,要评估一个效果,总不是很准确的。具体到手术中,我们做了什么,咱们一会看着视频来说……”

    现如今,医院里的大手术,经常都选择拍摄视频。

    以前的小医院,操作不规范的年代,拍摄视频往往有自曝其短的可能,以至于大家都不愿意这么做。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当年匆匆忙忙由各行业转入医院的老医生们退休了,新入行的科班医生,假如是在大医院起步的,自然而然的都是规范化操作。在这种环境下,拍摄视频其实是对医生的一种保护。

    尤其是在手术莫名其妙的失败的时候,医生就不用费力的证明自己的无差错了。

    祝同益要给刘威晨做手术,当然更要重视,整套手术从准备到结束,都是极规范的,视频更是进行了多角度的录制,比示教室里播放的更要详细一些。

    不长时间,会客厅的三张屏幕,同时放出了影像。

    几名体育局的领导和记者,开始还有点不敢看的样子,捂了一会眼睛,就像是第一次看恐怖片的孩子似的,很快忘记了害怕,并且开始好奇了起来:

    “为什么切口是s型的?”

    “为了以后愈合好。”

    “割掉这么大一块跟腱?这怎么行!”

    “马尾状的碎裂部分是用不了的,如果留下来,就要延长恢复时间,还可能在以后产生炎症。”

    “血管这样缝起来,那要缝多久?”

    “是缝了很长时间。”

    “血管实际上是很细吧,这个显微镜是多大的?”

    “8倍镜。”

    ……

    祝同益、纪天禄和曲医生是问题的主要回答者,凌然坐在旁边,有点懒得说话。

    韩文林开始还询问几句,慢慢的就不说话了。

    随着第一条血管通路建成,凌然坚持吻合第二条血管通路,韩文林再看凌然的表情都变了。

    他再回想凌然与自己的对话,韩文林心底里竟然觉得,有些部分似乎还真的是正确的。

    比如说,方案究竟是有趣,还是冒进?

    韩文林瞅着凌然的动作,不由自主的想:对这样的外科医生来说,方案a还真的只能说是有趣了。

    “所以,保血运的策略,最终是成功了?”韩文林算是看出了门道。

    现在可资讨论的部分,其实是保血运有没有用。

    因为目前并没有太直接的证据表明,进行这样的手术有助于运动员的恢复。

    但是,韩文林都有些不想讨论这个问题了。

    作为外科出身的医生,韩文林也是有着基本的羞耻心的,看到这样干净利落的手术,如果还要继续吹毛求疵的话,他自己也觉得说不过去。

    纪天禄听着韩文林的语气缓和,就微笑着道:“血运很不错,我们刚才测的温度等等指标,都是达到了预期的标准。”

    “也是蛮厉害的。”韩文林抽动抽动嘴角。

    “这么所,威晨能好?”体育局的领导,又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给抛了出来。

    “现在看是有机会的。”韩文林说了这么一句,再拉着领导,小声嘀咕了起来。

    凌然再也按捺不住,默默的起身,离开了会客厅,直奔手术室而去。

    找刚刚认识的护士小姐姐,将病人送入手术室,再请安排了麻醉医生和护士,助手继续用吕文斌,一场新局就组好了。

    凌然自己洗澡洗手,换一条新内裤,再重穿洗手服,进入手术室,不由深深的吸一口气,露出幸福的笑容:“麻掉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