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医凌然 > 第213章 跟着感觉走(第三更)
    “穿一根10号的丝线!”凌然缝合的过程中,头都没抬的说了一声。

    器械护士没有迟疑的答应下来,快速的给拆开一条10号丝线,并装给一只持针器,接着,她用稍重又不太重的力量拍给凌然,刚好发出轻轻的“啪”声,羞红了白皙的脸颊。

    纪天禄却是瞬间抬起头来,意识到什么,问:“怎么了?”

    在跟腱缝合中,10号线算是较粗的线了,比凌然此前用的4-0的缝线,要细三倍都不止。主刀骤然换线,肯定是有理由的。

    在讨论技术的时候,凌然还是愿意多说两句。

    坐在双人显微镜的一端,凌然直接用镊子在显微镜下指了指,道:“断端不整齐,用4-0的线继续拉的话,修整后会有缺损的。”

    细线的拉力不强,若是细细密密的加在一个断面上,总的拉力是上升的,但要是分开来,每一两根,两三根的牵拉,拉力还不如单根的10号线。

    另一方面,肌腱是有弹性的,跟腱的弹性尤其大,这就造成了一个问题,当医生强行将断开的跟腱拉到一起的时候,它会屈服。可是,当手术结束了以后,跟腱的弹性还是很大,于是,它就会更加强有力的缩回去。

    如果断开的跟腱的长度是相同的,那它们回弹的力度也会相似,跟腱的功能依然能够维持。但是,如果断开的跟腱本身就参差不齐的话,强力弹开的跟腱就会有长有短……于是长的受力小,短的受力大,跟腱就更加容易断裂了。

    这就好像是将五根长度相同的皮筋缝起来,比起将五根长度不同的皮筋缝起来,前者的缝合效果更好,强度更高。

    解决的方法也很简单,就是采用不同的强度的缝合线,以缝合线的强度,来弥补肌腱的强度的不足,尽可能保证术后的拉力相当。

    然而,凌然觉得理所当然的解决方案,却是震惊了纪天禄,更是吓化了示教室内看屏幕的曲医生等人。

    “你们看出断端不整齐了吗?”一只住院医忍不住问了出来。

    在旁的另一只住院医冷笑两声:“血那么多,术野根本不清楚,最多能看到有一些毛梢。”

    “应该是能借用其他的条件来做判断吧。显微镜下的视野不会比我们的视野更清楚的,我们的屏幕这么大,又不用操作……”这位一边说着,一边靠近屏幕,几乎是扫描似的瞅着屏幕,一点点的寻找着迹象。

    “有可能是根据磁共振片来判断的。”祝同益说了一句,想想又解释道:“从血管分布方面来考虑也是有可能的,但是更加复杂化了。”

    “这都变成玄学了。”曲医生话音刚落,一群医生就齐齐回头看向了他。

    曲医生有些后悔,咳咳两声,道:“我的意思是,他刚才缝合的那么快,怎么可能比我们看的还细致,而且,就算是看出了参差不齐,他怎么知道该用几号线来弥补?这个完全就是在赌了吧,或者就是他的直觉什么的。”

    曲医生强行咽下了“完全不靠谱”这样的评价,稍微有点噎。

    他本来是不准备说话的,所以一直站在示教室的最后面,就想看看情况以后,再溜走。然而,曲医生完全没有想到,凌然手术做的奇快不说,还迅速进入了高潮状态,看的一群医生是欲罢不能。

    曲医生自己就是跟腱修补术的医生,看着凌然这样做手术,又如何舍得离开呢。

    在某种程度上,曲医生甚至有点被凌然的手术操作给征服了。

    但是,换线操作既是曲医生看不懂的,也是他不承认的。

    就像是曲医生刚才强行咽下去的那句话:他觉得凌然的临场判断根本不靠谱,祝同益的解释也同样不靠谱。

    他自己就是做kessler法的外科医生,根本不相信有人能从血管分布方面,看出跟腱的完整性。就是磁共振片也不能细化到这个程度最起码,是不可能临场做出判断的,用来术后做分析,或者病人意外死亡了,做死亡分析的时候再说这些话还差不多。

    外科医生在现场的时候,必须对缝线的拉力有清醒的认识。

    现在,凌然从4-0的线换成了10号线,说明他知道10号线即将缝合的那根跟腱要短的多,需要拉扯的力量极大,然而,无论是血管分布,还是磁共振是不可能提供这样的信息的。

    至少曲医生是不知道,自己如何判断这样的信息,也没有听说哪名影像科的大拿能做到。

    祝同益看看众人,笑道:“既然猜不到,我们就问一问,就当是教学手术了。”

    说完,祝同益毫不迟疑的摁动了通话键,道:“凌然,你怎么判断出断端不齐,然后要用多大拉力的缝线的?”

    比起前一个问题,后一个问题是更有针对性的。

    想拉住一根更短的皮筋,就需要更大的拉力。若是工程学实验的话,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有的是仪器可以测试一个材料的拉力,一个材料的拉伸强度、屈服强度等等。

    但是,活人的跟腱是不能这样玩的,手术室里也没有准备相应的器械。

    那么,凌然是如何判断采用多大拉力的缝线呢?

    如果对此不能做出相对应的判断的话,只是判断出断端不齐,也是没有太大意义的。

    事实上,普通的医生做这样的手术,根本不会管拉力的大小,他们只管缝合起来就行。对于断端不齐的问题,更多的人是采用再植之类的方法解决,比如自体股薄肌移植,自体腓骨短肌移植等等,将短的跟腱弥一截肌腱上去,让两边的长度差不多,或者移植的还长一点,就能相对减少断裂的可能。

    做到这一步的医生,都不能说是普通医生了,至少也是曲医生这种,在全国知名的医疗机构中任职的中坚级别了。

    纪天禄的水准要再高一些,可也看不明白凌然的操作,同样用疑惑的目光看向凌然。

    凌然没有立即回答,直到刚到手的10号线缝好了,才缓缓道:“我用手拉着感觉出来的。”

    “感觉?”曲医生笑了起来,忍不住快走两步到前面,压住通话键,道:“感觉怎么能做为手术的参考。”

    凌然“恩”的一声,道:“我经常给人做推拿,肌腱或者筋膜,或者肌肉之类的,手里一搭,就能估计出牵拉的力量了,不会相差太大。”

    “你开玩笑的吧。”曲医生说了一遍才想起没按通话键,于是又按下去,说了一遍。

    凌然的回答非常简单:“没有。”

    这份技能,属于凌然渐渐估摸出来的。

    推拿中有推法、拨发,就是专门针对“筋”的,而狭义上“筋”,指的就是肌腱和韧带。

    在做断指再植或者tang法的时候,凌然遇到的肌腱都很弱,就算是大师级的推拿技术,也不能准确的估算出力量来。或者说,估量出来也没用。大拇指的肌腱比筷子还细,若是参差不齐的裂开了,最好的办法不是分别缝合,而是剪齐了再缝。

    脚部的跟腱却不能这样了。跟腱是最粗的肌腱,长度更是对运动能力有极大的影响,加上断裂的程度不一,若是以最短的跟腱为标准来剪齐,那跟腱基本就没法用了,还是得再移植才行。

    与之相对应的是,跟腱是人体最粗的肌腱了,凌然抓的所有的筋,都不会比跟腱更粗大,那他能推拨明白其他的肌腱,就更能确定跟腱的力量。

    纪天禄抬头望了凌然一眼:“真的是感觉?”

    凌然也再次回答“是”,并伸手道:“3-0。”

    他是要缝另一截跟腱了。

    纪天禄望着凌然自信的表情,道:“你要是真的能感觉得来,那就厉害了。”

    凌然还是“恩”的一声,并不回应。

    纪天禄望着他的操作,心里已是信了八分。

    凭感觉做事,以病人的角度来说似乎是很瞎扯,我珍贵的身体怎么能被感觉操纵?

    然而,人类的科技水平就是如此,越是高端的手术,凭感觉的时候就越多。尤其是涉及到内脏器官的时候。如凌然当时做肝部的徒手止血,那就是凭着感觉。当然,感觉的背后是有诸如解剖学等方面的经验的,但终究,那并不是一件眼见为实或数字化的事儿。

    同样的,心脏手术里也总是充满了异乎寻常的“感觉”,所以才会有那么多所谓的奇迹。至于脑部手术就更不用说了,人类对大脑的功能划分都不完全确实,可该动刀的时候,外科医生也是不手软的。

    内科医生中凭着感觉走的同志就更多了。以协和医院的大查房为例,每位内科医生都可以提出有理有据的意见,可真相只有一个。

    最后,那些天资卓越的内科医生,往往就是“感觉”更好的医生。

    纪天禄自己在做跟腱手术的时候,其实也经常凭借感觉来操作,觉得某条跟腱的弹性过大,他就会移植的长一点,感觉弹性不强,有可能就强行拉扯起来缝合了。

    不凭感觉也是不行的,到目前为止,也没有仪器帮助外科医生测试跟腱的拉力,更进一步的说,就是测出了拉力又如何呢?不同人的跟腱是截然不同的。就以最简单的长度为例,普通黄种人的跟腱长度是15厘米,艾弗森的跟腱据说有25厘米,乔丹的有30厘米,拉力自然会千差万别。

    只不过,纪天禄凭感觉做手术的时候,他是不会专门说出来的,也从来没有被人问到过。

    纪天禄此时倒是有些赞赏凌然的直率。

    这时候,做手术从来没“感觉”的曲医生,却感觉到了愤怒,气呼呼的再按到通话键,道:“纪医生,现在是不是该叫停手术了?”

    示教室里有德高望重的祝同益院士,手术室里有年轻有为的纪天禄主任医师,曲医生理智尚存,也不敢命令,只敢用询问的语气。

    纪天禄对区区曲医生却是不屑一顾,不假颜色的道:“你跟着学习就好了。”

    曲医生的脸色当时就红了。

    两人年龄相近,地位却是千差万别,身为上级医生的纪天禄不想给曲医生面子的时候,他就一点面子都拿不到了。

    曲医生默默离开通话用的麦克风,退回了示教室的最后方。

    他还不想立刻离开,尤其是在刘威晨尚在的时候,曲医生是不会主动认输的,他至少要看到最终的结果。

    “4号丝线。”凌然又要了一根稍细的缝线,头都没抬的继续缝合,对于这么简单的跟腱缝合,他只在乎能缝多好,丝毫没有考虑到是否失败的可能。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