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医凌然 > 第209章 做主刀
    翌日。

    凌然早起沿着体育场的塑胶跑道晨跑。

    他原本并没有晨跑的习惯,却是阜远体育馆令凌然产生了些许的兴趣。

    阜远体育馆是标准的田径场馆,椭圆形的塑胶跑道平直而均匀,中间的场地错落有致,划线整洁清晰,基本符合凌然的审美观。

    晨跑本身也带给了凌然不错的感受,采用最简单的三步一呼三步一吸的策略,使得凌然能够维持较长时间的匀速跑,而匀速跑,是凌然感觉最爽的地方。

    不要什么爆发,或者累死累活的耐力跑,就是安静的迈步,安静的收腿,安静的跑步,直到跑不动为止。

    当然,说是安静,并不准确。

    身边总是少不了一同跑步的女生和男生,很多人都能做到边跑步边聊天,或者边聊天边聊骚。

    第四圈跑过,凌然流着汗停了下来,几名同跑的女生也停了下来,更多的女生笑着向凌然摆摆手,继续跑步,对于常年锻炼的人来说,四圈仅仅只是开胃菜。

    凌然轻轻的喘气,一口气喝掉了半瓶水,再想去接的时候,又有一拼矿泉水给递了过来。

    “哦,多谢。”凌然认出对面的惠漫山,点头微笑,并接了水过来,放在身边,很有点宠辱不惊的意思。

    当然,获得女生赠送的水的次数如果计数的话,凌然这边的计数器得溢出了。

    惠漫山见凌然认出了自己,极为高兴。

    惠漫山从来没有在现实中,见过凌然这么帅的男人。偏偏年龄也与自己相仿。惠漫山之前回到家里,晚上做梦的时候都会梦到凌然,所以才会特意再到阜远体育馆来锻炼。否则,算日程的话,她今天本该是去游泳馆的。

    想到此处,惠漫山心里一动,道:“凌然,你会游泳吗?游泳其实比跑步的锻炼效果还要好。”

    惠漫山说着,自信的挺胸抬头。

    游泳是最有利于塑形的运动了,游泳运动员更是要挑选身材较高,手长脚长的类型。惠漫山练习游泳好几年了,身材纤长而挺拔。在游泳队的时候,她一直说自己只想好好训练,不想太早谈恋爱。

    现在,惠漫山非常清晰的看到了自己的内心:游泳队的队员长的太……普通了。

    凌然又拧开了一瓶水,小口的补充着水分,道:“我会蛙泳……不过,很少游泳。”

    惠漫山急忙问:“为什么?你不喜欢游泳?”

    “是不喜欢游泳池。”凌然回答的很郑重。

    虽然从理智上来讲,他知道游泳池消毒到位的情况下,洁净程度是能够得到一定的保障的,但是,人的心理并不总是那么理智的。

    惠漫山遗憾至极:“为什么会不喜欢游泳池?”

    “现在的游泳池那么脏,听说还有人在游泳池里怀孕了呢。”又一名女生找到了机会,说话都带着攻击性。

    惠漫山不屑的瞅了对方一眼:“这样的谣言你都信。”

    “反正,游泳池是够脏的……”说话的女生长的白白净净的,尖下巴又大眼睛,不知精心化妆了多久,想到要见水,心情就高兴不起来。

    惠漫山却是很认真的想了一下,道:“我们可以约周一啊,周一的游泳池会换水的。”

    她这么一说,不等凌然有什么反应,旁边的几个女孩子都紧张起来。

    凌然遗憾的摇摇头:“我周一应该会有手术要做的。”

    “咦,你是医生吗?外科医生?”一名女生今天是第一次见到凌然,听他说自己是医生,整个人都要闪亮起来了。

    凌然点头,道:“我来这边进修。”

    “进修?就是之后要回去?”

    “当然。”

    “那你原本是哪个医院的?”

    “云华医院。”

    问话的女生立即松了一口气:“云华也是很漂亮的大城市呢。我也挺喜欢云华的。”

    “沪上太拥挤了。”

    “人多车多的,都呆腻了。”

    “其实在哪里生活都是一样的……”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略显吵杂,但凌然却是有些习惯了。

    他是个喜欢安静或清静的人,而之所以有这样的性格,说不定就是因为身边总是有人说话而导致的。每当这种时候,凌然也就只能听之任之,想想自己的事了。

    凌然坐在体育场旁的长椅上,细细的回味着昨日的手术。

    跟腱修补术与手指的肌腱修补相似又不同。

    两者相似的地方,在于都是肌腱修补,步骤不同而本质相同。

    不同之处,在于手指的肌腱相对于跟腱的肌腱要细小的多。

    细小的肌腱又细小的难度,在显微镜下做手术的时候,这种缝针都怕叠起来的宽度,非得长期的练习才能操作。

    跟腱修补术就没有那么细致的讲究了,要想缝上它,方法办法多的是,就是不用显微镜,纯肉眼缝合,其实都能做到。

    跟腱修补术的核心困难在于使用强度大,怕断裂。

    跟腱是人体受力最大的肌腱,尤其是在绷紧了脚部来跑步的时候。

    昨天的女人就是久不运动之下的剧烈运动,导致了肌腱断裂,初时还以为是扭了脚,实际上,远比那要严重的多。

    当然,也不是特别的严重。

    尤其是对普通人来说,跟腱修补之后的成功率还是很高的,只要能遵守医嘱,大部分情况下都能正常生活,缝合效果比屈肌腱缝合要好的多。

    不过,对于运动员来说,情况就变的严重起来了。

    运动员要求的可不是正常生活。

    越是厉害的运动员,他对身体的使用就越趋向于极限。当普通人剧烈运动的时候,都有可能挣断跟腱的情况下,运动员的剧烈运动,对于跟腱的负担就更大了。

    也就是现代运动医学发展至今,付出了极大的研究成本的情况下,才有了对运动员跟腱修补的基础。

    凌然倒是对此挑战颇感兴趣。

    完美级的跟腱修补术,用于普通人的跟腱缝合,那是绰绰有余,用于运动员的跟腱缝合的话……如果对方不挑战极限,那肯定也是够用的,但是,那可能吗?

    凌然一边想一边喝水,很快将水都喝空了。

    他谢绝了其他小姐姐送的矿泉水,起身跳了跳,又沿着跑道,轻轻的跑了起来。

    凌然感受着自己的跟腱的发力,并在心里思忖起了跟腱修补的方案,并模拟着手术流程。

    “大王叫我来巡山……”

    凌然的手机铃声,狂嘶的喊了起来。

    “凌医生,祝院士回来了,您什么时候能过来,咱们再选个方案。”薛浩初说着,又道:“您主刀可以吗?”

    “30分钟……唔,40分钟后到。”凌然没有立即停下来,挂掉电话又继续埋头跑了一圈,才慢慢的踱回研究中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