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医凌然 > 第208章 喂到撑
    “理线。”

    曲医生的话没说出来,凌然就将线头卷好放在了旁边。

    “润一下。”

    曲医生话音刚落,就见凌然已经将盐水要过来了。

    “抽……吸……”

    曲医生话说一半,凌然已经抽了起来。

    曲医生才切开皮肤,处理好了皮下组织,再对腱系膜、小静隐脉、腓肠神经等等做出保护,就感觉到浑身别扭……别扭的舒畅,身体舒畅而心情别扭。

    仔细回想一下,他老曲从开始手术到现在,还没有骂过人呢。

    手术做的太顺利了,顺利的曲医生都想不到要骂人的。

    基本上,曲医生是刚刚想到了什么,还没提出要求,凌然就已经给做好了。

    这样的手术,可以说是舒服的极限了。

    身为一名普通的外科医生,曲医生甚至从未想过,做手术能舒服到这个程度。

    简直就像是要夹菜的时候,就有人将自己想吃的菜,送到了嘴边。

    但是,手术做的舒服归舒服,曲医生的心,却是不快乐的。

    他追求的,才不是什么舒服的手术呢。

    他追求的,是有难度的,然后被自己一点点征服的,富有成就感的手术。

    今年才四十几岁的曲医生,秃,而有追求,他与王海洋是不同的。

    王海洋年老体衰,最喜欢的就是被投喂。王海洋可以一直做手术,一直被投喂而乐此不疲。

    曲医生期待的至少是有点嚼劲的手术。

    在今天的手术中,他甚至期待着看到凌然犯一点小错。

    上级医生对下级医生权威,就是建立在错误之上的。

    在手术室里,资历从来都不是核心的考量因素。或许大主任的资历和身份,会让大家稍稍有所顾忌,但在大主任之外,任何医生想骂人了,都得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

    下级医生犯错了,就是上级医生骂人和撒气的好机会。

    下级医生若是整场手术一个错误都没有?那就说明,上级医生的权威是不存在的,或许,两人已经是并驾齐驱,甚至逆转的技术了。

    若是没有了技术差距,没有了对术式,对手术室的掌控,那上级医生的上级能体现在哪里呢?

    总不能是蛮横无理吧。

    外科医生虽然暴躁,但蛮横的几乎是没有的。

    曲医生抬头望了凌然一眼,口中道:“要缝合了。”

    “好。”凌然的眼睛没有离开双人显微镜的镜头,手抓着镊子,摆出一个随时可以去捏跟腱的架势。

    曲医生看着就皱起了眉头,的确,他接下来的一步是要对跟腱做缝合,而且计划采用加强缝合的方式,所以需要助手将略显萎缩的跟腱给捏出来。

    曲医生肯定,自己只要开始动手,凌然就会开始捏跟腱,因为加强缝合的步骤就是如此。

    那么,不用加强缝合?

    曲医生脑海中闪过一丝念头,瞬间就给否决了。

    虽然他也确实是可以用其他的缝合方式来缝合跟腱,但是,术中临时改变计划,是需要有一系列的改变的,曲医生更担心自己因此而发生混乱。

    跟腱修补术的路径有多种,要用语言描述的话,都不会太复杂,但要执行出来,而且是在不确定的活人身上执行出来,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用做题来形容的话,就好像一道奥赛的数学题有四种解法,但不管老师讲几次,大部分人都只能掌握一种或两种解法。

    曲医生原本就掌握了两种跟腱修补术,单纯端端修补术和加强修补术,后者已经是前者的复杂形势了,让曲医生临时更换更困难的术式……

    他的心理还没有脆弱到这种程度。

    “把跟腱扯出来吧。”曲医生心里叹了口气,然后看着凌然一秒钟就将跟腱给抓了出来。

    曲医生的眼角抽抽两下,一声不吭的开始缝合。

    他用的是改良kessler法,也就是云医手外科的医生们最常采用的肌腱缝合法。

    跟腱同样是肌腱,它是人体最粗壮的肌腱,因此,就采用较为普通的肌腱缝合法,已经足以胜任了。反而是凌然熟悉的tang法缝合,在这种超粗超硬的肌腱上,发挥不出什么优势来。

    凌然默默的看着曲医生的操作,根据他的速度和进程,实时的给予辅助。

    他现在掌握着完美级的跟腱缝合法,自然是完美的覆盖了改良kessler法,事实上,像是这种基础型的肌腱缝合法,也用不着等着系统发货,自己随手练练就能入门。

    现在不用实际操作,那就更容易了。

    一助的压力和责任原本就大大的弱于主刀,凌然有的是时间观察和了解曲医生的操作习惯,思考他的操作目的,整理他的操作顺序。

    而在正常的医生组合中,一助原本还在汗流浃背的学习中,能跟得上主刀的节奏就不错了,哪里来得及去预测主刀的工作。

    曲医生没有抬头去看凌然,但他能够感觉到凌然的那股闲适的气息。

    轻松。

    写意。

    游刃有余。

    对于一名主刀医生来说,不能充分的利用一助,简直就是一种罪恶。

    “肌腱剥离器。”曲医生从器械护士手里将之拿到,问:“凌然,你知道这个是做什么用的吗?”

    “游离拓肌腱。”凌然回答的简略而有力。

    “恩。会用吗?”曲医生问了一句。

    “会。”

    “你来做。”曲医生不想一个人拼命,还让凌然看笑话了。

    身为主刀的反客为主的法子,就是让一助来做手术,如果一助做的不好,那就可以顺利的开骂,并收回权利。

    如果做的好……做的好也是应该的,表扬或者不表扬,主刀都在那里……

    凌然伸手拿过肌腱剥离器,就在曲医生期待的眼神中,咔咔两下,将拓肌腱给分了出来,接着一阵狂操作,在拓肌腱的近端,将之给截断,又放入了湿纱布中进行保存。

    这么一通操作,就是看外科书都要看四五页,凌然却是几分钟内就给搞定了。

    “4/0的尼龙。”凌然从小护士手里拿了线,就开始缝合跟腱残端的腱束。

    采用4/0的间断缝合法,将残端的马尾一样的腱束梳理清楚,肌腱剥离的全套工作就完成了。

    凌然将器械丢到盘子里,再看向曲医生。

    “恩……做的不错。”曲医生沉默了几秒钟,伸手道:“二号线。”

    器械护士将装了2号线的持针器拍给了曲医生。

    曲医生开始正式的缝合,目的是将远端的拓肌腱,缝合到断裂的跟腱处,最后还要将马尾一样的腱束铺过来,形成一个光滑的膜面……

    对于曲医生来说,这是一个相对熟悉的操作过程,也没有太多的花哨可言,就是老老实实的将每一个阵脚都缝合好,从而保证患者的跟腱的强度。

    对于凌然来说,这也是一个很熟悉的操作过程了。

    医学投喂术已然开启,做这种标准操作,更是一塞一个准。

    十几分钟后,曲医生就吃撑了。

    然而,他还不能贸贸然的停下来,手术方案在中间阶段还可以有所变化,到了现在,就没有更改的余地了。至少以曲医生的能力,他是无可更改的。

    也是因为同样的原因,凌然对于曲医生的操作判断,更加的及时了。

    给曲医生的感觉,就是自己拼命的在跑马拉松,凌然始终跑在自己前面,还不停的递水递面包过来。

    曲医生好歹也是能在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里坐稳位置的人,怎么能受这样的嗟来之食……

    他加速缝合……

    他减速缝合……

    他正序操作,他逆序操作……

    慢慢的,曲医生也就熟悉了凌然的投喂。

    所谓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当手术的每一个步骤都有人为你做好前序准备,处理后续,而且关注到细节的时候,主刀的医生渐渐的就会喜欢上这种感觉。

    曲医生拼命的缝,拼命的缝,以超快的速度,完成了跟腱的缝合。

    接着,他又要了3/0的可吸收线,自己做了缝皮。

    凌然一言不发的给他做一助,不争不抢,规规矩矩,就像是曲医生要求的那样,一切按照标准来做。

    最后一针缝毕,曲医生丢下了持针钳,望着创口处的细线,久久不语。

    他的内心中,有一种奇妙的感觉,感觉自己的技术升华了,感觉自己的技术变强了,感觉自己的技术由量变产生质变了。

    但是,理智又将曲医生拉到了另一边。

    矛盾的心理,令曲医生的表情阴晴不定。

    “就这样吧。”不知过了多久,曲医生转身踩开了手术室的门。

    “小心。”正要进门的薛浩初匆匆而来,正好与曲医生撞到了一起。

    曲医生只皱皱眉,就转身走了。

    薛浩初再看里面的凌然和住院医,以及其他几名护士,给出一个亲切的笑容,再转向凌然,道:“凌医生,刚才的手术录了视频,我发了一份给祝院士,一份到你的邮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