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医凌然 > 第207章 看我投
    “凌……凌医生啊,我不知道你们云华医院是怎么操作的,在我们研究中心,跟腱修补的最低目标都是优,只得到良的话,就等于是不合格的。”曲医生见到凌然的时候,就喋喋不休的说了起来:

    “我们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每年都有源源不断的医生前来进修,大家带着来自不同地方不同医院的操作习惯,我们呢,不管你们是怎么形容这些操作习惯的,我们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就要最标准的操作模式,要求手术操作经得起推敲,尤其是不要带进来你们的那些与众不同的习惯来,更不要在手术过程中解释给我听……”

    “我一向秉承的理念啊,是陈力就列,不能者止,做手术也是一样,你的能力到了,你自然就会是主刀了,你的能力不够,你要是干扰我主刀的操作,我随时有可能将你换下去,到时候,你不要再多说话,也不要觉得我是在针对你,咱们就事论事的操作……”

    术前分析的讨论会上,有曲医生、薛浩初、凌然、吕文斌和一名住院医参加,相较于相同水平的手术来说,这个术前讨论的参与人员是相当充足了。

    但在整场讨论会上,不停说话的始终是曲医生,而且说的都与手术的具体内容无关。

    薛浩初不止一次奇怪的看向凌然,就算同为研究中心的同事,薛浩初都有些受不了曲医生的啰嗦了。

    凌然只是看着各种影像片子,并不吭声。

    好容易熬到了结束,曲医生稍显怀疑并心满意足的离开了,薛浩初特意逗留在后面,等曲医生稍微走远了一些,道:“凌医生,你怎么不说话?”

    “没有可以说的。”凌然回答道。

    薛浩初上上下下的看了一遍凌然,再对旁边的吕文斌道:“没看出来,你们家的凌医生,还是个唾面自干的人。”

    吕文斌呵呵的笑两声,道:“凌医生多半是赞成姓曲的话的。”

    “什么意思?”

    “曲医生的观点,就是采用标准操作方法,要求优以上的成果,随时换人……我都赞成的。”凌然抬头看看薛浩初,道:“很中肯的意见。”

    “很……中肯?”薛浩初完全就是理解不能了,他看看吕文斌,再看看凌然,不相信他们两人没看出来曲医生的刻意刁难。

    但是,身为研究中心的一员,薛浩初也没道理现在揭穿曲医生。

    “总而言之,凌医生你也不用太担心,曲医生说什么都只能作为参考,等老师回来了,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

    凌然点点头,“恩”了一声,又道:“不管你们内部的机制是什么样的,我要做手术的,如果在研究中心做不到手术,我就回去了。”

    薛浩初愣了一下,转瞬郁闷了,这不是又把自己夹在了中间,两边烤吗?

    薛浩初瞅着凌然的脸色,觉得他也不像是咋呼,心情就更不好了。说到底,他也就是祝同益院士的学生,凌然不会听他的,曲医生也不会听他的,但手术又得做下去。

    “大家先休息一下,都冷静一下,先顺顺利利的将第一台手术做下来。”薛浩初只好用劝说的语气,再说一遍美好的祝愿。

    凌然和吕文斌都没有什么表示,自去准备了。

    ……

    手术时间,曲医生提前2分钟到达手术室,认认真真的将所有东西都给检查了一遍。

    他表面上对这台手术不屑一顾,说它是“最简单的典型手术”,但是,为了能将自己说的话圆起来,曲医生反而更加的小心了。

    正常时间,主刀能提前1分钟来手术室就不错了,看着麻醉医生麻人,看着器械护士数数,看着小住院医核对,才是主刀最常做的事。

    曲医生提前2分钟过来,并亲力亲为,就是想要好好的杀一下凌然的威风。

    对于好不容易才落到自己手里的体育明星,曲医生用心之余,更想要自己做手术,奈何他自己设计的手术方案,总是不能通过祝同益的审核,以至于体育明星刘威晨的跟腱修复拖了一天又一天,现在已经到了不能再拖下去的时候。

    理智上,曲医生知道自己是得放手了,但在情感上,曲医生是真的舍不得。

    别看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有院士坐镇,牛的不行,可是有体育明星来的时候,研究中心上上下下都是如临大敌的,给体育明星做手术,也可以看做是医生的成名战,医院扩大招牌的最佳选择。

    归根结底,现代医学是建立在大众医疗的基础之上的,就算是高端医疗,依然是期望着给很多人做高端医疗,而不是只针对少数几个人。

    在这种环境下,任何一所医疗机构都将吸引人流视为极重要的工作。

    就算是人满为患的一线城市的三甲医院,上层领导依旧是想要维持自己人满为患的状态的,当然,若是能够得到筛选过的高价或特质病人,那就更好了。

    曲医生要是能亲手完成体育明星刘威晨的手术,并得到一个较好的结果,那就是一战成名的结果,以后肯定会有源源不断的相似病人找上门来。

    作为一名四十多岁,秃,刚刚打下了医学积累的外科医生,曲医生愿意做一辈子的跟腱修补术,如果能成为该行业的权威的话。

    凌然换了洗手服,提前7分钟抵达手术室。

    曲医生轻轻一哼,道:“按时啊。”

    凌然抬头看了眼挂钟,没有吭声。

    “我们今天做的是跟腱修补术,病人女性,3岁,闭合性跟腱断裂,辅助检查提示,跟腱连续性中断,我们先做手术探查,再决定按照哪个方案来进行……”曲医生说的极其详细,完美的符合他的标准说。

    在手术室里,会这么说话的医生是非常少的。

    凌然却很适应,他喜欢这种说清楚的风格。

    “刀。”曲医生让手底下的二助住院医,给做了消毒,就伸手要刀,截至目前,他对凌然的态度还算是满意的。

    虽然是个年轻人,头发也浓密,但态度端正,在曲医生看来,也就不是太糟糕的家伙了。

    本着治病救人的精神,曲医生就不再特别的针对凌然了,熟练的划开病人的皮肤,开始做起了手术。

    “拉开……”

    “组织钳。”

    曲医生与凌然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话。

    器械护士立即将组织钳拍入了凌然手里。

    “纱布。”凌然又喊了一句,再用纱布护着皮肤,用组织钳夹起来,扯开了空间。

    无可挑剔的动作,虽然曲医生没有喊出来具体的要求,但他所需要的就是这样的。

    而在曲医生多年的外科生涯中,能够和自己配合的如此娴熟的医生,真没有几个。

    曲医生一言不发的低下头,有些奇怪,心情则介于爽与不爽之间。

    凌然神色不变,继续做着自己的事。

    如果现在有益源县医院骨二科的医生们在场,或许能立即喊出凌然的招数:大投喂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