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医凌然 > 第205章 我要做手术
    凌然跟着吕文斌,在阜远体育馆里转悠了一圈,不时的能遇到打招呼的运动员。

    吕文斌有些得意的向凌然介绍道:“都是我在健身房里认识的,在体育馆里健身的,都是常住户,有的人是一天三练,不停的吃不停的练,厉害的不得了。”

    “你也算是常住户了。”凌然听的笑了起来。

    他在读大学之前都没有去过健身房,进入医学院以后,每周的运动量也就是体育课和跑步罢了,全凭年轻和基因好,才能一直维持较好的体型。

    看着四周走路都恨不得蹦起来的运动员们,凌然倒是有些想要运动的欲望,遂道:“我们也去跑道去跑跑步好了。”

    吕文斌“咦”的一声:“不去健身房吗?健身房里也有跑步机的。”

    “先踩一下他们的塑胶跑道。”凌然说着就下了楼,顺着跑道,慢悠悠的跑了起来。

    他向来不喜欢短跑,相比之下,匀速的长跑倒是不让凌然讨厌,在此过程中,他常常能够获得灵感,清理思维。

    吕文斌只好跟着凌然跑步。

    他是常年健身的,虽然在练肌肉的那段时间经常拒绝有氧运动,此时却无所谓,而且他的身高体健,还跑的极快,轻轻松松就超过了凌然,竟是莫名的感觉到了爽快。

    “凌医生,我们跑的快一点?”吕文斌忍不住试探了一句,心里简直像是三九寒冬进了焚化炉一样爽。

    “你自己跑。”凌然不为所动。

    吕文斌踩着aj,真是有想要飞起来的冲动……

    他正要答应一声,加快速度,身后却是传来了声音:“你可以用脚掌中间落地。”

    吕文斌的脑海中瞬间浮现出了一个带着金丝皮带的肌肉大汉的形象,他猛的转头,就见……一名身材前凸后翘的小姐姐,穿着运动背心,脸颊红通通的看着凌然。

    “妈蛋。”吕文斌还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吗?这种事天天都在发生来着。

    最让他难过的是,为什么金丝皮带的肌肉大汉不在了,他难道就不喜欢凌然这种的?

    凌然跑了三圈一千多米后,慢慢的停了下来,粗粗的喘了喘气,身边立即有毛巾和矿泉水递过来。

    “喝我的。”第一位跟着凌然跑的运动员小姐姐从水箱里取了一个自己的杯子,道:“还没用过的,里面有恢复用的氨基酸。”

    “不用了,我没做多少运动,不用恢复。”凌然微笑摇头。

    “好吧。我叫惠漫山,是游泳队的,你不是运动员吧。”穿着运动背心的运动员小姐姐大大方方的收起了杯子。

    凌然喘着气道:“我是来隔壁研究中心进修的,凌然。”

    “我是练长跑的……”

    “我是自行车队的……”

    “我是跳高的……”

    刚才一起跑圈的几名运动员小姐姐纷纷与凌然握手。

    惠漫山紧接着问:“凌然你是医生喽?能不能帮我看看……”

    这个流程吕文斌都是熟悉的,他默默的从兜里掏出酒精凝胶,放在旁边准备好,接着,又去体育馆里面找了一堆白毛巾出来。毛巾都是他昨天问好的,原本只提供给少数有牌子的运动员们,但在健身房里,有的大肌霸是非常有面的存在,一个电话打过来,体育馆的工作人员就笑容满面的送了东西过来。

    等吕文斌推着四轮框车,运了满满一车的白毛巾过来的时候,果然已经听到了女生的呻吟声。

    再走近一些,就见凌然在跑道旁的长凳上,摆开阵势,用运动员们自带的白毛巾,玩起了推拿。

    至少看起来很像是玩的样子,因为运动员们普遍肌肉密度高,凌然必须摆出很大的幅度的动作,才能推拿到合适的位置,累并不会更累,只是使用的身体部位就不太一样了。例如凌然在养老院里做推拿的时候,多用手指,给运动员们,就可以用手肘、拳头等等了。

    一群女运动员被推的喵喵叫,吕文斌在旁递毛巾,只是一个劲的苦笑。

    他原本是想请凌然去健身房玩的,哪里想到人家在运动场里就开始了。

    而且,凌然不光是做推拿,还顺便给每名运动员做脚部跟腱的检查。

    虽然也是透着热汗的女运动员,但是想一想的话,总归是比透着热汗的大肌霸要好。

    “吕文斌。”凌然从脑袋开始,给一名女运动员做了跟腱的检查后,道:“你再去找个笔记本,做个记录。”

    “用手机行吗?”

    “可以,你记录一下,韧带损伤,劳损……”凌然凑近吕文斌,声音是越来越小,以至于旁边的女运动员都听不到。

    比起手部来说,凌然所掌握的技能中,手部比足部要多3000次的解剖经验。

    事实上,凌然现在的手部解剖经验,算3500次都不成问题,但他的足部解剖经验是相当贫瘠的。

    体格检查并不能取代解剖经验,但在目前的环境下,多一次经验就是多一次经验。

    更进一步来说,运动员的肌肉组织和韧带结构,与普通人相比都有一定的差别了,有此机会,凌然是很乐意了解一下的。

    运动员小姐姐们也很乐意给凌然了解。

    在阜远体育场内训练的运动员,年龄普遍偏小,30岁往上的只在少数几个项目中出现,大家正处于爱玩爱闹的年纪,不长时间,就将凌然给围住了。

    凌然身处目光聚集之处,依旧是不急不躁的做事。

    他回研究中心也没什么事干,还不如在体育场里玩。

    “挫伤。”

    “局部肿胀,很轻微。”

    “肌腱损伤……”

    凌然触诊得到答案,让吕文斌记下来,并转述给被诊者。

    大部分运动员对自己的身体状况是知道的,但总有些人是没有注意到的,有在乎的,就可以到研究中心来复诊。

    凌然则是不断的熟悉足部跟腱的状况,尤其是感觉运动员的身体状态。

    长期训练的运动员,在许多体检指标上都与普通人不同,更不要说是肌肉组织的状态了。

    凌然手握着一位运动员小姐姐的足跟,脑海中想象着跟腱修补术的步骤,手指缓缓的划了过去。

    “吕医生。”凌然忽然喊了一声,不等吕文斌回应,就道:“你找研究中心的人问问,问他们明天有什么安排,如果还是没手术参与的话,我就要回去了。”

    “啊?回去云华?”吕文斌讶然。

    “当然。”

    “别啊,凌医生。”吕文斌傻眼了:“咱们是来进修的,就算没事做,进修的资历都拿到了,现在回去……”

    “我要进修的资历做什么?”凌然瞅了吕文斌一眼,道:“我已经几天没做手术了,呆不住了。”

    凌然说的如此直白,竟让吕文斌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吕文斌转念一想,霍从军原本就担心凌然被祝同益拐走,那凌然回转云华,霍从军肯定是举双脚欢迎,而在祝同益这边,不管他们内部有什么幺蛾子,都不应该放着凌然不给手术玩吕文斌想到此处悚然一惊:我怎么了,我的思维模式怎么变成这样了,不做手术是很幸福的好吧,哪里算是幺蛾子啊……

    “好吧,我去问问他们。”吕文斌默默点头。

    “就现在打电话好了。”凌然做了一阵子的体格检查,想要做手术的欲望都要压不住了。

    吕文斌完全能够体会到凌然的心情,这就好像他在网上看鞋,越看越想买,手里要是有钱的话,那真是分分钟就要下单的。

    凌然现在手里有脚,他心里想着手术刀总感觉有些奇怪。

    吕文斌皱皱眉,掏出手机,转身打给了薛浩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