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医凌然 > 第204章 运动员们
    吕文斌穿了双大红色的aj,在阜远体育场的塑胶跑道上缓缓的跑着。

    aj是今年的新款,吕文斌昨天路过耐克的专卖店,一眼就相中了它。作为健身达人,吕文斌对于球鞋也是有着持续的爱好的,在云华的时候没有买,单纯的只是因为穷而已。

    来沪之前,吕文斌得到了一笔不菲的出差补贴,总数超过了五千元,再加上最近一段时间经营猪蹄卤菜的收入,吕文斌就大着胆子入内,买了双不打折的aj。

    如今,踩着这双全价aj在跑道上,吕文斌只觉得所有人的目光都在自己身上。

    毕竟,大红色的球鞋啊,这么显眼的目标,这么帅的鞋,怎么可能有人不欣赏?

    塑胶跑道也非常的舒服。

    踩上去就有国际范儿。

    四周的空旷空间也很漂亮,分成三色的座椅,密密麻麻的好像树叶一般,招展着身体,仿佛永远都数不清数量的样子。

    天空的颜色也很好看,是很正的雾霾的颜色,灰中带着一些蓝,蓝色还不是特别浅的蓝,而是有点深度的,让人带着些期盼的蓝。

    纯粹的绝望的雾霾是不受欢迎的,人们会想方设法的逃出他的控制范围,就像是人们从失去了绿洲的沙漠逃走一样。

    有生命力的霾一定是具有某些活力的特征的。

    有深度的霾就像是最烈的瘟疫,看似有着席卷天下的气势,实则会特意留下些许的漏洞和补丁,让宿主不要一下子死绝,才好给它继续繁殖的机会。

    就好像曾经发生于希腊的一次瘟疫,它是人类有史以来记录下来的最剧烈的一次瘟疫,使得满城的希腊人病死,最终,瘟疫也没有存活下来,以至于现代最终都不知道是什么病毒如此可怕。

    吕文斌轻轻的呼吸。

    吸入的是霾,吐出的是洁净的二氧化碳。

    一名来自云华的年轻医生,抱着国际主义精神,面带快乐的吸着沪上的霾,看的周围散步的老头老太都频频侧目。

    “你的脚步不对,尽量用脚掌的中间落地,对膝盖的冲击比较小。”耳边,有柔柔的声音传来。

    吕文斌惊喜的转头,就见一名腰缠金丝边皮带的肌肉汉子,正与自己并驾齐驱,在稍外侧的跑道上,微微的渗着汗。

    “谢……谢谢。”吕文斌讪讪的转头。

    “你练多久了。”金丝皮带的肌肉男戳戳他的胳膊。

    提起自己38的臂围,吕文斌瞬间来了聊天的兴趣,只是这位的语气实在是太柔美了,吕文斌于是摇摇头,道:“也就练了几年。”

    看出吕文斌的品种不对,金丝皮带的肌肉男大喇喇的一笑,再拍拍吕文斌的肩膀,笑道:“肩还得练练。”

    “是呢。”吕文斌顿起知音感与挫败感。

    金丝皮带肌肉男微微一笑,突然起步加速,就从右侧将吕文斌超了过去。

    距离几个身位之后,他又微微转头回来,笑道:“鞋不错。”

    “谢谢。”吕文斌乐的嘴角都翘起来了。

    这位大哥说话,实在是令人欢喜啊。

    吕文斌踩着塑胶跑道的动作就更欢快了。

    一口气跑了40多分钟,吕文斌算是结束了热身,直奔体育场后的健身房而去。

    比起普通的体育场馆,如阜远这样的大型体育场,内部的设施都是相当完备,光是力量器械就能摆五六百平米的面积,架子上的杠铃饼比自动售卖机里的饼干还要多。

    吕文斌拿着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的身份卡入内,随手拎了两只哑铃,就站在全身镜前玩起了飞鸟。

    一会儿,就陆陆续续有运动员身材的男女入内,吕文斌莫名的有些紧张,动作似乎也变形起来。

    “背要夹紧。”一名高大的男人路过的时候,随手就拍了拍吕文斌的脊背。

    吕文斌猛的一收动作,紧张的转头,又松了一口气:“多谢。”

    “你不是搞体育的吧。”高大的男人问。

    吕文斌迟疑了一下,道:“我是医生。”

    “哪家的?”男人转头看向吕文斌。

    “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吕文斌迟疑了两秒钟,说出了就在旁边的研究中心的名字。

    “哎,你是院士家的。”

    吕文斌愣了两秒钟,才明白过来,道:“算是吧……”

    “你看看我这个肩膀,是不是有点韧带拉伤了?还能不能练了。”高大的男子突然将自己的身体转过来,让到吕文斌面前。

    吕文斌哭笑不得:“这里怎么看……”

    “你就做体格检查嘛。”

    “体格检查你都知道?”

    “我经常蹭检查的。”男人狡猾的一笑,道:“你们院士家的医生的技术最好了,我遇到了都要问一下的。”

    常年健身的人,肌肉酸痛是经常的,找医生看看也属于正常,但是经常问就有点问题了。

    吕文斌怀疑的看向对方。

    “嘿,你看看,你们医生来健身房蹭训练可以,我们训练累了,蹭个看病就不行了?”男人振振有词,说的很有道理。

    吕文斌忍不住笑出了声:“你们是运动员吧,没有自己的医生?”

    “队里的医生,开的药都是给牛吃的。”男人咧咧嘴,又道:“这样子,我给你看看飞鸟,你一会帮我检查检查?”

    “你都不知道我是不是看牛的医生……”

    “我看你挺合适的,再说,随便看看,还要怎么样。”男人说着就将吕文斌压回了长凳,看着他再次举起了哑铃。

    吕文斌由此度过了愉快的一天。

    第二天同样愉快。

    到了第三天……吕文斌浑身酸痛的连饭都不想吃了。

    凌然也是难得休息了两天,回到酒店,见吕文斌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心下一软,问:“你洗澡了没?”

    “立刻洗。”吕文斌瞬间反应过来,起身就往卫生间跑,一边跑一边嗷嗷的叫。

    “一会准备好凝胶再喊我。”凌然说了一句,就回了自己房间。

    几分钟后,洗的干干净净的吕文斌换了一声宽松的衣服,手里抓着酒精凝胶,快乐的呼唤了凌然。

    “趴下吧。”凌然随手扯了一个白毛巾过来,酒精凝胶随意的在吕文斌脖子上一涂,再将白毛巾一搭,手放上了吕文斌的脖子。

    在颈椎被推动的同时,吕文斌已是忍不住哼哼了起来。

    “别叫啊。”凌然立即阻止了这厮。

    “我……”

    “推完再说。”

    吕文斌只好乖乖的等了两分钟,等凌然手松开,爽的大舒了一口气。

    “你应该去健身房试试。”吕文斌忍不住道:“就您这个技术,那些健身房里练的腿疼背疼的大肌霸,都得叫您爸爸。”

    “我不想收干儿子。”

    “都是运动员来着,说不定有什么奇怪的病呢?”

    “恩?”

    “对他们做体格检查,应该和普通人不一样吧。”

    “恩?”

    “别的地方很难找到这么多运动员吧,都是国内一流的运动员了,要说的话,也是黄种人中的佼佼者了吧。”

    “恩?”

    “一定能检查出奇怪的病吧。”

    “好像也有道理。”凌然缓缓点头,想到能够丰富自己体格检查的非典型图库,凌然倒是觉得很有意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