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医凌然 > 第197章 不做讨厌的人
    袁伟感觉自己睡了一觉,再清醒过来的时候,还在回忆梦中的香甜,他已经有段日子没有睡的如此踏实了。

    “袁伟,袁伟……”何锦绣喊着老公的名字,用手轻轻的捏着他尚好的另一只手。

    袁伟缓缓的睁开眼睛,白色的天花板映入眼帘,连串的信息也像是重新联电了似的,纷至沓来。

    “我……”袁伟忍不住抬了下手,却是被固定住了,再想坐起来,又被何锦绣赶紧给压住了。

    “你先别着急,难受吗?”何锦绣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有如此温柔过。

    在村里卖农资的时候,她可以叉着腰跟人对骂三小时,在村东头的吼声能吵醒村西头的老头。然而,丈夫的虚弱,却让何锦绣的声音也跟着虚弱起来。

    “我……”袁伟的嗓音干涩,嘴唇干哑,渐渐的回忆起了手术和手术前的事情,再看到自己包扎的鼓囊囊的左手,袁伟强行挤出一个微笑:“我没事。”

    滚滚的泪水,瞬间从何锦绣的眼眶中流了出来。

    过去几个小时,何锦绣的胸腔中,满满的都是愤怒,她怨恨周围所有的人或事或物,怨恨运气怨恨世界怨恨工作怨恨社会,直到现在,她才后怕起来。

    袁伟如果残废了怎么办……

    欠下的债务怎么办……

    接下来怎么办……

    许多事她想都没有想过,许多事她不想去想。

    如果袁伟的手指坏掉了,他就不能工作了,何锦绣自己可能还需要照料家庭了,村里的风言风语不可避免,她能承受得住,老公应该也可以,孩子们的话……

    何锦绣泪眼婆娑的看看女儿,只觉得浑身一点劲都没有了。

    生病!

    花钱!

    照顾女儿!

    不能工作!

    一项项,一样样的事儿,堆积起来,像是将何锦绣塞进了水井里,使劲的往井底按。

    “病人醒来了啊。”霍从军笑眯眯的来到了病房。

    他是听说了凌然用医药代表的事,特意过来看看。

    吕文斌紧随其后,向家属介绍道:“霍主任是我们急诊科的大主任,正好有时间过来。”

    何锦绣有些茫然的点点头,显然,主任或者大主任或者大喷子或者霍主任,她都没什么概念。

    霍从军见此,预设的计划也稍稍改变了一些,转而用亲切的语气道:“感觉怎么样?”

    “还好。”袁伟迟疑着回答。

    “恩,有不舒服的地方,就及时的喊护士,或者给查房的医生说。”霍从军面带微笑,语带诚挚。

    袁伟刚刚用过麻药,还有些迟钝,何锦绣的情绪却已经起来了:“霍主任,我老公的手能不能好?以后,手指头还能不能用?”

    “手术做的很成功,所以现在要在恢复方面下功夫。恢复的好,手指就能用,不要太担心。”霍从军依旧亲切。

    “手术都做完了,不是就该好了吗?”何锦绣满怀着朴素的期待。

    “手术做完了,才是恢复期,恢复期也很重要,甚至可以说是比手术期还重要。我们把这个一整套的恢……恩,治疗啊,就叫围手术期……”霍从军温言温语的安慰着,又道:“接下来的几天,是很重要的时间,主要有两关需要闯。”

    “闯关?”

    “是。”霍从军很知道如何与病人聊天,就像是个和煦的老头似的,道:“第一关呢,我们叫感染期,第二关,我们叫痉挛期。感染你明白吗?就是容易发炎,化脓。”

    何锦绣紧张又慌乱的看着霍从军。

    “痉挛可以理解是抽筋啊,血管抽筋,血管就容易坏掉,血管坏掉了,手指就容易坏掉。”霍从军将可怕的并发症说出来后,笑笑道:“你们也不要怕,你们住在医院里,我们每天都在对付这样的疾病,同时呢,也要你们家属的配合……”

    霍从军花费了一阵的功夫,才算是结束了查房,起身离开了。

    何锦绣千恩万谢的将霍从军送出病房门,还让女儿过来鞠躬。

    霍从军连忙拦着,快步离开病区。

    进了电梯,霍从军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不是凌然家的亲戚?”霍从军再次问吕文斌。

    “不是。”吕文斌小声道:“应该是看对方的状况不好,然后又想做的好一点。”

    “他用的材料都不在医保名录里,要是全自费的话,病人直接破产了,还好一点……”霍从军哼哼两声。

    “那不是医药代表给的试用品吗?按说要是不算进开销的话……”

    霍从军狠狠的瞄了吕文斌一眼,道:“到时候单子一打,不说病人家属怎么样,医保能过吗?你以为不算钱就可以了?核验的人查的是你合不合规……哎,凌然要用试用品,偶尔用一点就行了嘛,哪里有一次性用那么多种的。还有,器械怎么办?凌然要是用习惯了怎么办?”

    吕文斌也做了好几年的医生了,听来听去总算是听明白了,霍从军明显是更担心凌然想要用进口器械。

    同样一只显微镜下的镊子,进口的价格可能是国产价格的10倍,而像是这种东西,用的时候一个不小心,在硬物上磕一磕就可能坏掉了,其实依旧是个消耗品。

    以凌然做手术的频率,全部使用进口器械会是一笔不小的消耗,更重要的是,有可能引来其他医生的跟风。

    吕文斌想了想,道:“凌医生应该还没有用惯手,没看他特别喜欢进口的还是国产的。”

    “最好不要,要不然我就养不起了,对了,再有人说这个事,就说凌医生是在搞科研对比。”霍从军给了一个结论,算是盖棺定论了。

    吕文斌愣了愣,说了声“好”。

    “这个病人再关注一下,用了这么好的材料,看看有没有什么效果。”霍从军随口说了一句,就回了办公室。

    吕文斌看着霍从军的背影,不由的撇撇嘴,心想:你怎么不给凌然说这些,还不是担心被讨厌了。

    想想也是,自己要是用了一点医药代表送来的试用品,就被追着问,肯定也会很烦心的,问题在于我没有用啊。

    吕文斌这么一想,顿时觉得好不公平,明明用了材料的是凌然,做了决定的是凌然,被烦心询问的为什么是自己?

    然而,询问也询问完了,霍主任也是做自己该做的事。

    吕文斌无从申诉,只能默默的回到病房。

    白墙蓝底的病房内,就见余媛坐在了病床边。

    余媛戴着大大的黑边框眼镜,手里拿着一个笔记本,一边询问病人袁伟问题,一边认真做着记录。

    吕文斌看的莫名其妙,哪里有这样查房的,别说工作效率,一天能查几个房的话,就是记录下病人的所有状态,也没有任何意义。断指再植的术后就那么些事,病人的断指有什么变化,都不用医护人员,家属都能看得懂,无非就是水肿、手指的颜色、饱满程度等等。

    余媛看到吕文斌,正好收起了笔记本,笑笑道:“让给吕医生你了。”

    “我就是来看看。你这是做什么?”吕文斌问。

    “我想写篇比较的论文。”余媛并不遮掩。

    吕文斌愣了一下,他刚刚听霍从军说了个“搞科研”的托词,没想到余媛就真的准备写论文了。

    “你写这样的论文,也能发sci?”吕文斌见识过了余媛的论文能力,知道她将上一篇文章发去了英文期刊,还有一篇病例报告过审,所以才有此一问。

    余媛微微一笑:“不用发sci,就发一篇核心期刊好了。”

    “核心期刊……就好了吗?”吕文斌呵呵呵的笑了四声。他也是要写论文评主治的人,需要发表的无非就是一篇核心期刊罢了,何曾“好了”过。

    余媛微微颔首,并不解释,在不用踏脚凳的情况下,她的眼神中弥漫的都是鄙视。

    吕文斌嘴角抽搐两下,他熟悉这样的眼神,每当他经过医院后巷的卤肉店的时候,他都会流露出这样的眼神。

    “呼……”病床上的袁伟打起了呼。

    何锦绣和女儿好奇的打量着医生们,听着他们的对话,倍感心安。

    断指再植做的怎么样,她们还不是很清楚,目前都包在厚厚的纱布里呢,但是,看着来来往往的医生和护士,总是能让她们觉得安宁一些。

    接下来几天,余媛变成了查房的主力军。

    吕文斌和马砚麟乐得如此。

    查房的工作量是极大的,尤其是管床医生,每天起码都要花费两三个小时于此。谁要是主动关心某个病人的话,没有人会去争抢的。

    凌然的手术量依旧不高,陆陆续续开始离开的患者,是断肢再植早期入院的患者,那时候凌然的手术频率还不高,所以,如今每天能腾出来的病床数也有限。

    再者,加床就像是债务,用的越多压力越大,总是要还的。

    于是,为袁伟做完手术的几天时间里,也是吕文斌和马砚麟极轻松的时光了,他们平均每人每天两台手术都不到,恢复期病人的查房简单,病历也越来越好写,常常可以用外科四铜钱来覆盖:今日查房,患者症状同前,查体同前,诊断同前,治疗同前,续观……

    这种快乐,一直持续到了医院贴出新的公告:中国工程院院士祝同益一行莅临我院参观访问。

    骨科、手外科、脊柱外科、骨肿瘤科、类风湿科、疼痛科、急诊科等等与骨科和运动恢复相关的科室,都主动或被动的动了起来。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