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医凌然 > 第184章 收藏
    吕文斌和马砚麟坐在办公室里补病历,看着余媛跑上跑下的,好生羡慕。

    吕文斌还好一些,毕竟已是住院医了,该轮的都轮过了,急诊科里也呆了一阵子,常见病都玩过了一茬。马砚麟才轮转到急诊科,就给凌然拉起了磨,对急诊科开展的手术还充满了好奇。

    马砚麟因此有些坐立不安,又复制粘贴并修改了一本病历,自言自语的道:“不知道余媛他们今天做的是什么手术。”

    “刚来就下去了,怕是什么紧急手术吧。”吕文斌心无旁骛的盯着电脑。凌然前些天做了50台的断指再植,以及十几台的tang法,每台手术都是上万字的病历等着他们,不仅如此,前面的手术也是需要有随诊之类的东西要填,数量不多,复杂程度却不小。

    马砚麟心驰神往:“想一想的话,有时候紧急手术也挺帅的。”

    “你是手外科的,以后天天都能做紧急手术。”吕文斌呵呵的笑两声。大部分的手外科的手术感觉上都挺紧急的,最起码也是限期手术的水平,就是24小时内要完成的。

    吕文斌一说这个,马砚麟的心情就低落了下来,他的轮转时间也是快到了,过后免不了是要回手外科的,但是,相比在凌然手底下做助手,手外科的秩序就更森严了。刚刚结束轮转的住院医,怕是要从最低级的职位做起了。

    吕文斌一看有些不好意思了,赶紧笑两声,再看看办公室里只有小猫两三只,就用极低的声音道:“你回手外科能把这边的经验用上,想留急诊科也挺好,愁什么。”

    “哪里有这么简单。”马砚麟叹口气。

    “你要是没主意的话,就找凌医生问一问。”吕文斌超小声的给出了个主意。

    马砚麟眼前一亮,有意道:“凌医生自己还是实习生。”

    “谁现在当他是实习生。”吕文斌撇撇嘴,再看没人注意自己二人,再道:“你给凌医生当助手这么久,他肯定也是用惯的,你找他说说,指不定就有办法了。别的不说,医院从外面请一个能做断肢再植的医生到手外科,要给什么条件?带一个助手算个事吗?”

    “说的也是。”马砚麟心安了许多,心里默默的思量起来。

    不长时间,余媛面带笑容的返回了办公室。

    他们几个人与凌然都坐在大办公室的角落里,每人一台电脑的位置。

    余媛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也不开电脑,只将随身携带的小瓶子放在抽屉里,想了想,又见她将抽屉里的饭盒拿了出来,再将小瓶子也拿了出来,放到了一颗绿植的后面。

    吕文斌和马砚麟好奇的看着她的动作,都在心里琢磨起来。

    等余媛打了个招呼出门去,马砚麟就看看吕文斌,问:“你猜里面装的是什么?”

    “我看那瓶子像是流星花园里的许愿瓶。”吕文斌回忆着道。

    马砚麟一脸懵逼:“啥?”

    “就是装许愿星的小瓶子……”吕文斌声音越来越低,接着道:“我没看过,但学校门口卖的特别多。”

    马砚麟强忍着不笑出来,道:“我们拿过来看看?她放桌子上的,应该能看吧。”

    “我们把绿植移开,不动瓶子就好了。”吕文斌说着,就跟马砚麟一起,挪到了余媛的桌子前。

    他们也确实好奇,余媛单独跟着凌然做手术,究竟做了什么,还能带回来东西。

    做医生的,在读书期间都有些不堪回首的往事,18岁的少年或许会偷偷的拿一块大体老师的骨头当钥匙链,收藏一根实验后的犬牙当钥匙链,两根香蕉缝个心心相印当钥匙链……

    他们对余媛不太熟悉,一边心下琢磨,一边搬开了电脑旁的绿植。

    拇指长的小瓶子,轻易的暴露在了阳光下,小瓶晶莹透亮,清晰的展现出里面的内容物。

    “老吕,你刚才说许愿星什么的,是这样的吗?”马砚麟小声的询问。

    吕文斌的脸都是黑的:“怎么可能是这样的。”

    “我怎么看着像是……你想的是我想的东西吗?”

    “是的。”吕文斌脸色蜡黄。

    马砚麟沉吟片刻:“所以说,咱们余媛同志的爱好,是收集……屎?”

    吕文斌同样沉吟着,道:“叫粪便可能素雅一点。”

    “屎也荤不到哪里去。”马砚麟回答悠长。

    两人再次沉默了几秒钟,默默的将绿植给摆到了原来的位置,还细心的抹去了痕迹。

    “咱们就当没看到吧。”吕文斌道。

    “看到了也不知道该说啥。”马砚麟停顿半晌,道:“要说中医也有以屎入药的。”

    “现在早都不用了。”

    “说的也是,以前人和现在人吃的东西都不一样,拉的屎肯定也不一样,效果怕是不同。”

    ……

    做完了阑尾炎变肠梗阻的手术,凌然和周医生都没有继续守急诊的兴趣了。

    尤其是周医生,想到自己的误诊,多少有些不好意思。

    要说的话,急腹症总是有一定概率会误诊的,而且,严格说起来,他并没有彻底的误诊,看到了片子之后,就纠正了自己的判断,对于医生来说,这也是很正常的情况。

    让周医生有些不爽快的,主要是在小医生们面前露怯了。

    “要不去邵老板的店里去吃小龙虾?自从你那个新闻出来,做了tang法的病人剥虾的,邵老板就给扩印了挂店里了,现在好多小情侣去拍照,男的给女的剥虾。”周医生决定用小龙虾来弥补一下自己失望的情绪。

    凌然想想摇头了,道:“我准备留下写论文。”

    “总要吃饭的嘛。”

    “我吃泡面就行了。”

    “泡面有什么好吃的。”周医生劝了凌然两句,见他坚持,也就放弃了,只道:“算了,我就当省钱好了,陪你一起吃泡面。”

    “你晚上不要回去吗?”

    “今晚我值班。”周医生笑一笑。

    “值班还可以去吃小龙虾?”

    “值班又不是关监狱。”周医生用你不懂的表情,又道:“要不然点外卖也好……”

    “今天想吃泡面。”凌然的回答稍显任性。

    周医生理解的点点头:“好久不吃泡面,偶尔不健康一下也好。”

    “那晚点再吃,先写东西。”凌然回到办公室,也不管其他事,打开笔记本就写自己的论文。

    他的两篇文章已经基本完成了,只需要做些修修补补的工作,倒是余媛和苏嘉福撰写的论文,需要沟通细节,花费了一些时间。

    凌然今天是不准备回家休息了。刚拿到20瓶的精力药剂,他就准备磕掉一瓶,将论文补全。

    吕文斌和马砚麟将病历填了大半,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余媛走的同样急切,后脑勺都带着满足的笑容。

    周医生看了一会误诊的病人的病例,又找了几个案例看了,觉得时间差不多了,说了声“我先去泡面”,就去自动售货机里,买了两只晚装的泡面,又买了两只卤蛋回来。

    他给自己的泡面里加好了开水,,放到办公桌上,再把另一包面和卤蛋递给凌然,道:“火腿肠感觉不健康,我就没买了。”

    凌然点点头,道:“那我去煮面,你的面呢?”

    “我已经泡上了。”

    凌然不喜多言,就拎着泡面走了。

    周医生回到座位上,闻着老坛酸菜的味道,越想越不对劲。

    凌然为什么不在办公室里泡面?

    凌然为什么用煮面这个词?

    里面究竟蕴含着什么样的事件?

    5分钟后……凌然没有回来。

    10分钟后……凌然没有回来。

    20分钟后……已经吃完了泡面,收拾干净一次性碗筷的周医生,看到凌然端着一只比头还大的珐琅锅回来了。

    珐琅锅外面的图是哈利波特,一团火球,看的暖洋洋的。

    等凌然打开盖子,更是能闻到扑鼻的香气。

    周医生不自觉的走过去看,等看清楚了,整个人当时就不好了。

    “你这个是……”周医生手抖着指向国内。

    “是虾。”凌然顺着他的手指回答。

    “这个……”

    “午餐肉。”

    “这……”

    “白菜吗?生菜?上海青?”凌然皱皱眉头:“你要问什么?”

    周医生带着颤音,道:“你这是泡面吗?”

    “当然。”凌然从荷包蛋、鱼丸、玉米、海带和鱼豆腐的空隙中拉出一根面,道:“弯的。”

    直的是挂面,弯的是方便面……周医生转了转脑筋才想明白这个答案。

    再低下头,凌然已经将鸡丝蘸着奶酪吃干净了,又从面底下翻出了菜心和牛肉片……

    嘭!

    周医生愤然出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