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医凌然 > 第178章 到位了
    “老吕,老吕,到了你。”马砚麟踹了踹吕文斌,就一头倒在了旁边的床上,失去了声息。

    当然,吕文斌同样也是没声息的。

    隔壁床的医生无奈起身,先把手指在马砚麟的脖子上搭了搭,确认有脉搏以后,才推推吕文斌:“老吕,老吕……老吕起床了……老吕,猪蹄糊了。”

    “不可能!”吕文斌瞬间坐直了。

    叫他起床的住院医被吓了个半死,失笑道:“你不猝死,我该猝死了。”

    “一天能睡6个小时呢,怎么可能猝死。”吕文斌自嘲的笑笑。

    隔壁床的医生赞同的点点头,说:“听说美国的住院医都只睡4个小时的,咱们是得向人家学习。”

    说着,他回床上裹裹被子,伸了个懒腰,继续玩手机。

    吕文斌一脸的起床气踢了马砚麟一脚,蹬着拖鞋去洗了两把脸,就拿着牙刷牙缸奔手术区去了。

    到了手术区,吕文斌一边洗澡一边刷牙洗脸,再出来换上洗手服,也是一副人模狗样的。

    急诊科这种有自己的手术室的,对医生来说,就要比大手术层自在一点,而对病人来说,手术室容易出现的耐受细菌也相对少一点。超级细菌什么的,可都是在医院里才容易遇到的。

    “凌医生,我过来了。”吕文斌踩开手术室的门,又打了个哈欠。

    “恩。”凌然刚完成开刀,注意力集中在创口处,也不转头去看。

    神采奕奕的余媛熟悉了流程,立即做介绍道:“患者67岁,摔倒后,右手支撑,造成三指骨折,示指半离断……”

    “这么惨。”吕文斌啧啧两声,道:“跳楼摔断指头的我见过了,上次还有一个跳伞摔断手指的,玩户外摔断指头的也有,自家平地上摔断的,也够倒霉了,要我说……”

    “吕医生。”圆凳上的苏嘉福咳咳两声,道:病人今天是半麻。

    “我了个去!”吕文斌吓了一跳:“为什么是半麻,咱们不是一向都全麻的吗?”

    “半麻不好吗?”病人被突然开口说话,更是把吕文斌吓的够呛。

    这段时间,他天天跟着凌然做tang法和断指再植,都是用喉罩全麻。病人突然说话了,惊悚感就像是大体老师突然坐起来开始批评他的刀法读医学院时最恐怖的梦境惶惶袭来。

    “你注意不要动啊,全身放松,半麻最怕的是动,一动就前功尽弃了。”苏嘉福不由的提醒病人一声。

    余媛在旁笑的圆眼镜都颤,说:“病人拒绝全麻,强烈要求采用半麻手术。凌医生同意了。”

    吕文斌不由撇撇嘴,做惯了全麻手术,他是真不愿意做半麻手术。

    虽然凌然的手术室向来沉默,但毕竟不怕说错什么话。

    “镊子给我。”吕文斌坐端正了,再将眼睛搭在了显微镜上。

    “怎么换人了?”病人关注度大涨。

    余媛笑笑,道:“吕医生的技术比我好的。”

    “哦,但是……”

    “换一把镊子。”吕文斌将原来的镊子咚的丢在托盘上,打断了病人的询问,另开话题:“老苏,你的论文怎么写的没影子了?怎么样了?”

    “这不是还在积累病例吗?”苏嘉福有些心虚的玩弄着圆凳,眼睛红通通的。

    “余媛呢,听说你也在写论文,写出来没?”

    “病例报告吗?写出来了,在线给了《reports》。”余媛轻松回答,她有点意识到了,吕文斌是不想让她和病人聊天。

    虽然进医院比吕文斌还早些,余媛却还是顺着吕文斌的经验来了。

    吕文斌反而有些惊讶,问:“你的病例报告发的是英文的?”

    “当然。”

    “影响因子多少?”

    “3左右吧。”余媛道。

    不等吕文斌松一口气,苏嘉福道:“大部分发病例报告的期刊都没有影响因子的,一篇几百字的病例报告就能得3的影响因子,很划算的。”

    余媛笑笑:“他们对图的要求更高一点。”

    “那个……我这个半麻以后会有啥后遗症啊。”病人仰着头看他们。

    苏嘉福有些不好意思了,道:“后遗症不是给你讲过的吗?”

    病人道:“我记不太清楚了。”

    “麻醉用的药很快就代谢出去了,你不用太担心。全麻半麻都代谢的很快的。”吕文斌没有让苏嘉福去读后遗症的表,而是用聊天的语气说了出来。

    “就代谢了?”

    “恩,几周的时间就没影响了。”

    “他们好多都说影响记忆啥的……”

    吕文斌没好气的道:“人的年纪大了,记忆力就会衰退,那不是麻醉药的作用。”

    “我才六十七!”病人强调的语气。

    吕文斌愣了两秒钟,果断认怂,语气更加舒缓,道:“咱们不说这个副作用,你现在手指断了,总是要弄好的吧,不打麻药也不行啊。”

    “是啊,人倒霉啊,喝凉水都塞牙缝。”67岁的老头重重的叹了口气:“这下子不知道要在床上躺多久了,要多久才能好啊。”

    吕文斌只好一边陪聊一边做助手,只觉得脑门子都胀起来了。

    凌然始终是心无旁骛的做着缝合。

    他做手术,感觉就像是玩游戏一样,一旦开始,根本就不在乎周围发生了什么事。

    67岁的患者年龄偏大,相对于年轻人来说,不仅仅会有恢复能力的问题,还有必然存在的骨质疏松,肌肉弱化,血液和血管问题等等。

    体现在断指再植中,骨质疏松就不好做内固定,血管脆就不好缝合,血粘度高就影响血运……

    凌然得小心翼翼的避开一个个的坑,才能完美的完成断指再植。

    对医生来说,成功则意味着他们完成了一次高难度的手术游戏,失败则意味着从头到尾的错误。

    “好了,示指完成了,吕文斌。”凌然让吕文斌缝皮,自己接着处理剩下两个指头的骨折。

    虽然是没有得到专门的骨折技能书,但断指再植包含的骨头的处理技术,用来对付指骨已是绰绰有余,凌然此前也是遇到过几次,很快就连包扎都给包办了。

    等把病人推出病房,吕文斌先抢了苏嘉福的圆凳坐下,然后乖乖的将脖子冲着凌然的方向,等着凌然的手搭上他的脖子,就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凌医生,你以前不是不做半麻的病人吗?今天这个为什么给做了。”吕文斌一边吸气一边问。

    “没有更合适的病人了。”凌然回答的很清晰。

    “霍主任不是给联系了好多家医院吗?他们今天没送来?”吕文斌有些奇怪,最近几天,急诊科每天都会有超量的断指再植的病人送过来,以至于有做不完的送到手外科去。

    凌然只能摇摇头:“前半夜的时候做的太快,把余量都给做完了,考虑到这个病人年纪较大,实在想要半麻,就给他做了。”

    这个答案让吕文斌哭笑不得,旋即意识到什么,问:“您前半夜做了几个手指?”

    “五根。”

    “怪不得马砚麟像是当了驴似的。”吕文斌一阵的同情。

    苏嘉福却是看着吕文斌,嘿嘿的笑了起来。

    “你鬼笑什么?”吕文斌心叫不好。

    苏嘉福可怜的看看吕文斌,道:“凌医生已经喊霍主任加注了。”

    “加……”吕文斌只觉得手脚都要麻掉了,不相信的道:“这都下半夜了,不是应该轻松一点吗?”

    “下半夜才清静。”凌然回答的很有道理的样子。

    一台又一台。

    一床复一床。

    吕文斌做的麻木了,就换马砚麟上,自己睡醒了去查房填病历。马砚麟做的停智了,再换吕文斌,自己去填病历查房。余媛长期二助,兼做一助,跟做tang法,并长期查房和病历,很快累的忘记了低级失误的犯法。

    凌然又陆续的磕掉了4瓶精力药剂,加上两次强迫性的休息,不经意间,就将任务推进到了50/50,并立即听到了任务提示:

    任务完成:五十例断指再植。

    任务奖励:中级宝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