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医凌然 > 第175章 拇指缺损再植
    凌然给孟雪推拿了颈椎和脊背,总共花费了5分钟左右。

    陶萍好心的让她住在客房里,孟雪也是欣然同意。

    凌然也没有急匆匆的赶往医院,而是睡觉睡到自然醒,确定自己身体一切正常,又简单的量了血压、测了血糖,接着坐在镜子前面,给自己做了部分的体格检查。

    并没有熬夜的迹象,更没有过劳的状况。

    凌然暗自点头,如此一来,精力药剂的价值就大大的增长了,也不用太担心它的副作用。

    趁着天蒙蒙亮的时间,凌然又给家里的花花草草浇了水,甚至帮院子里的小花坛松了松土。

    下沟诊所的面积不小,只是建筑古旧,利用率不高。不过,若是不追求大量的接待病人,只是寥寥数人坐在院子里,感觉却是蛮好的。

    凌然躺在屋檐下的躺椅上,仰望微明的天空,嗅着城市清晨的空气,抽出手机,打开了王者荣耀。

    “你在玩游戏?”孟雪挽着头发,从楼上的客房走下来。

    “对的。”凌然新开了局,头都没回一下。

    孟雪无奈的坐在他边上,舒展身体,也靠着躺椅,感觉着脖颈的松快,旧话重提道:“你为何不愿意开个专门的推拿诊所?以你的能力,不是比在手术室里熬夜更有前途吗?”

    “我做手术,更厉害。”凌然说的轻描淡写,一点都不像是吹牛,事实上,他也确实不是吹牛,完美级的断指再植的技术,比大师级的推拿要厉害的多。

    那是全面性的覆盖。

    孟雪没的辩驳,也不想辩驳,就眯着眼,看着天上的云朵。

    清晨的云很寡淡,有一块没一块的,孟雪却不记得上一次看到,是什么时间了。

    早餐后,凌然一家热情的送走孟雪,再开门做生意。

    凌结粥挂出了“凌氏推拿”的牌子,吸引了数十位街坊邻居。

    凌然照例是一根脖子两三分钟的频率,时间短但效果突出,很是让凌结粥同志开心了一会。

    这样歇到了中午,凌然终于是坐也坐不住了,打了电话给霍从军,就开着自己的小车,直奔医院手术室而去。

    走进手术室的刹那,凌然不自觉的放慢了脚步,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舒服。

    自内而外的舒服。

    霍从军和王海洋掐着时间下来,正好看到这一幕,不由相视一笑。

    他们都有做手术做的疯魔的阶段,太了解凌然此时的心情了。外科医生做到一定的阶段,真的是会有手痒,想做手术的冲动,这就好像钢琴家,在练习的时候皆以为苦,但是,当学有所成,可以输出可以装b的时候,弹钢琴就变成了一件有趣的事,就变成了一份终身的职业了。

    “可惜现在的政策不允许,放我们那个时候,凌然这样的医生,一两年就提拔起来了。”王海洋同有爱才之心,虽然拉拢凌然没成功,却不妨碍他表达自己的欣赏。

    霍从军却是淡淡一笑道:“用不着。”

    “为什么?”

    “我现在就给他按照副主任的条件走,下个月开始发奖金,手术费从我卡里直接转他卡里,早点晚点评职称,有什么大不了的。”霍从军的话可以说是霸气十足了。

    王海洋又好笑又佩服。

    在他的印象里,上级医生坑下级医生的钱的,数不胜数,可上级医生能把自己的钱分给下级医生的就少之又少了,就算是像霍从军这样,从卡里过一圈而分毫不取的,也是颇为难得了。至于随便提高奖金,那更是需要极大的个人威权的,因为一个科室的奖金总数是有限的,分配方案往往会引来巨大的争议……

    也就是霍从军似的狠人,才能震慑住急诊科这样的大科室。

    王海洋瞅了霍从军一眼,从他眼里看到的却不是骄傲,而是专注的神色,像是做手术的时候一样。

    王海洋恍然大悟:“你别是把希望放在凌然身上了?”

    “为什么不,大急诊是大势所趋,至少在咱们云华如此。凌然能撑起门面来,我就给他撑里子。”霍从军眼中的光芒,是理想的光芒。说起来,霍从军已经不再是追求理想,追求梦想的年纪了,偏偏他就是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老年人……

    “霍主任,王主任。”凌然终于注意到这边的情况了,稍稍走过来了一些。

    “你怎么不在家里多休息一会?我听人说,你一口气做了40多个小时的手术?”霍从军笑容满满的招招手,态度和蔼可亲的像是喷子上抹了口红似的。

    凌然道:“没有做40多个小时的手术,只是上班时间有40多个小时,手术只做了30个小时出头,中间几次都是没有患者而中断了。”

    “这个问题我关注一下。”霍从军一口揽下了凌然都没说出的要求。

    与普通人想象的不同,如云医这样的地区顶级三甲医院是不缺病人的,限制手术台数的主要是医生的手术时间、手术效率和病床的周转率。

    像是断指再植这种手术,云华医院要收集起来就更容易了,tang法缝合要求的单纯屈肌腱损伤的患者,霍从军还要专门打电话问一问,断指再植就完全不用了,他甚至不敢敞开门了收人,生怕科室瞬间被挤爆。

    对于人口千万的工业城市来说,每天都有人断指是必然的,不仅每天会有人断指,而且每天会有大量的人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断指,工业损伤会断指,交通事故会断指,家庭生活会断指,养牛养羊的也有被咬断指头的,被噬咬过的断指的处理还要专门罗列出来……

    因为显微外科的工作量大而繁重,所以,如云医手外科这样的科室,每天做的最多的就是拒绝病人的入院要求,或者干脆双向转诊到下面的小医院去。

    凌然要求多做手术,操作起来实在容易。

    “你现在休息的怎么样?”王海洋笑眯眯的问了一句。

    “有大手术?”凌然反应的比他想的还快。

    王海洋与霍从军相视一笑,还是王海洋道:“我接了个病人,右手的拇指被绞碎了,没有办法种了,但他右手是惯用手,没有拇指的话,很不方便,所以我想……”

    “拇指缺损再造?”凌然再次猜出了他的想法。

    王海洋噎了几秒钟,笑了起来:“没错,我是想给他做个拇指缺损再造的手术,就取右脚大拇指。”

    所谓拇指缺损再造,就是将脚趾取下来,接到手的拇指处,从而恢复大拇指的抓捏功能。

    大拇指对手部的功能至关重要,大约肩负着40%左右的责任,失去了大拇指,很多常见的事情都不能做了,比如拿水杯、写字、钓鱼……就连用卫生纸,都会比别人不方便。

    在外科手术体系中,拇指缺损再植可以说是一个天才术式。因为脚少一个指头并不影响什么,熟悉两天就习惯了,可对于手的恢复来说,这就太重要了。

    要说有什么问题的话,也就是拇指缺损再造的难度加大了,要做的完美无缺更加困难。

    王海洋郑重的道:“拇指再造的难度系数很大,我之前做过两次,都不能说是特别成功。这一次,我想找你来一起做。”

    “好。现在吗?”凌然摩拳擦掌间还有些庆幸:还好没有拖到晚上再来。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