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医凌然 > 第164章 《云华日报》
    吕文斌趁着周末,提出休假的请求,得到了超常的双日假期。

    对于一名住院医来说,能休满两日,基本就属于放大假了。当然,三甲以外的医院不一定如此严格,毕竟,他们工作日也不一定有病人。

    霍从军却是不好意思不放吕文斌的假。

    凌然的作息时间,大家都看在眼里,一般人还真的扛不住。吕文斌能坚持许久,霍从军也是深感欣慰。

    而在内心深处,霍从军同志对吕文斌也要高看一些了。

    不管怎么说,人家都是做过一两百例tang法,近10例断指再植的住院医了,就算做的只是一助,依旧……手术台数就是手术台数,在云医搜一圈,有这个资历的不超过4个,昌西省内,有此资历的不超过10人。这样的住院医,固然还是绵羊一头,那也是小群中的领头羊了。

    对于有技术的住院医,霍从军还是希望能留下来的。不像是那些没有没有耗费过多少资源的普普通通的住院医,可以放任自流。

    而在吕文斌放假期间,凌然也就减少了暂停了断指再植的手术,每天只做少量几个tang法,维持个手热即可。

    马砚麟单人做助手,早上3点多钟来,连续做两个手术,中间休息半个小时,再做两个手术就可以回……办公室写病历了,也算是较为轻松的。

    凌然则窝在办公室里,继续改自己的论文。

    他的论文进度很快,雏形已是基本完成,就剩下填充一些基本内容和资料,尤其是添加一些引用信息等等琐碎工作了。

    如果是霍从军一级的主任,或者杜副主任那样的论文“大师”,都会有年轻医生帮忙撰写和补充文章的。他们所需要做的,就是改改图表和数据,确认论文的方向种种就行。

    凌然还没有让人给写论文的资格,但自己做也不算太慢。

    相比传统的学术机构,医生的论文好写也不好写,既有普通学术论文的特点,也有自己的特色,主要就在于案例的搜集,以及论文方向的总结。

    后者其实是比较一致的,你得给自己的文章一个总结,一个升华,而不能是简单的堆砌案例。

    但就案例本身来说,医生们的论文就比较特殊了。

    因为案例多数是人为基本单位的,你就得有足够多的病人,足够多特别的与普遍的病人,并在记录中做出总结。

    凌然也是最近一段时间,做了大量的手术,才能堆积出合适的病例来对于任何一个医院来说,百例手术都算是能拿得出手了。300例以上的同类型高级手术,对于主治一级都很难得了。

    同样是云医的主治级医生,有些主治做三四年的时间,都不一定有这样的数量,譬如周医生。

    “凌然,你上报纸了。”周医生总是第一时间带来各种各样的好消息,在这方面,他仍旧属于高手。

    凌然的目光稍稍从电脑上挪开,问:“云华日报吗?”

    “呀,你都不装模作样的问一下是哪里吗?”周医生撇撇嘴,道:“给你看看吧,竟然还有你的大幅照片,给我们留下的位置就一点点。”

    凌然接过他给的报纸,果然看到整版的右上角,有自己站在前面的大幅照片,其他医生虽然同框了,露头的面积却严重不足。

    这种照片,凌然其实蛮熟悉的,不以为意的扫了一眼,就看向了内容:《手指保卫战为了5岁女孩的8根手指》。

    凌然笑笑,道:“还真写成大报道了。”

    “不光手外科出钱了,我们急诊科也出钱了。”周医生点点右下角,有一行指甲盖抠出来的小字:云华医院急诊科凌然……

    周医生很八卦的道:“就这么几个字,咱们霍主任可是大出血了。”

    凌然挑挑眉毛:“还出钱了?”

    “可不是,你看里面的内容,还有说到锦旗和小龙虾呢。”周医生说到此处,道:“报道这种事,都是以院为单位的,不能他们手外科独吞嘛。”

    “你这个语气有点像是霍主任。”

    “霍主任的原话,你也觉得我说学的像吧。”

    凌然无言以对,默默的给报纸拍了个照,发给了老妈陶萍。

    陶萍女士一直有收集关于他的简报,集成厚厚的一本后,有效减少了街坊邻居的串门频率。

    急诊科的医生们也纷纷恭喜凌然,各自打趣。

    媒体报道对于医生们来说,还是不陌生的,对景时候,就能发挥不错的作用。

    在弱鸡一点的医院里,还会有医生将报道自己的报纸扩印出来,用相框裱起来挂墙上。云医的医生倒是不用这么做了随便拉一个科室主任出来,人家的报道就能挂满办公室了,其他人的难道摆在地上吗?

    虽然如此不能直接拉出来炫耀,有报道总归是能提高知名度的,提到名字和云医的,院里还会给予数百元不等的奖励。

    此政策延续至今,奖励也就自然的变成了请客基金。

    周医生拉着凌然,笑道:“咱们的传统,你是得请客来着,要不然,择日不如撞日,正好邵老板出院了,咱们就去邵家馆子?”

    “邵家馆子不错。”

    “赞成。”

    “好好好。”

    年轻的小医生们都起哄着,年纪大一点的医生就当没听见大家都急着回家呢。

    凌然今天也没有更多的手术要做了,也就一口答应了下来。

    下班后。

    一群七八人浩浩荡荡的前往邵家馆子。

    凌然开着自己的捷达,请周医生坐副驾驶,顺便向他请假一些腹腔手术的要点。

    他刚刚拿到的两项技能都是内翻缝合法,无论是垂直褥式内翻缝合法(专精),还是间断水平褥式内翻缝合法(专精),都是针对胃肠道的,也是腹腔手术的主要目标。

    凌然对腹腔手术却不熟悉,他甚至连阑尾炎手术都没有做过。

    就目前来看,他做的基本都是骨科的活计,若是在手外科里,凌然的发展路线已经相对清晰了,但若是留在急诊科的话,腹腔手术总是要知道一些的。

    周医生虽然懒了点,耐心却是蛮好的,于是一路上就给凌然说些细致的小点。

    别看《外科学》或者《腹腔手术指导》个顶个的厚,可真到了实操的时候,就会发现内容太过于宽泛了。

    上级医生向下级医生的说明自不会如此,周医生又熟悉凌然的操作模式,边说边划,却比凌然看书本视频清晰的多了。

    “邵老板。”

    “先上牛肚。”

    “啤酒。”

    医生们热热闹闹的进了邵家馆子,望着邵老板,目光清澈,表情亲切。

    凌然同样是点了牛肚和烤肉,继续与周医生聊着腹腔手术,一边看着邵老板,一边在手里模拟着垂直褥式内翻缝合法的操作。

    云华的夜黑的很早。

    云华的星亮的很少。

    邵家馆子却总是热闹非凡。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