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医凌然 > 第155章 手术室盛宴
    凌然跟着霍从军,直奔手外科而去。

    此时此刻,手外科一片兵荒马乱,匆匆而过的医生只来得及与霍从军点点头,就快步离开了。

    一名5岁孩子的8根手指需要断肢再植,这件事对手外科的冲击,可比8名幼儿的单指再植复杂的多。若要形容他们的慌乱的话,就好像一家机场,收到多架飞机要求迫降的消息,此前有多少准备和经验,都不会觉得足够。

    “老王。”霍从军直接到了办公室,将王海洋给逮住了。

    “哦,凌然来了。”王海洋首先叫出了凌然,才和霍从军握手,笑道:“老霍呀,你不会是来看笑话的吧。”

    “看什么笑话?我这是互帮互助,你要是不认,我们就回去了。”霍从军嘿嘿嘿的笑着,捏着王海洋的手不松。

    王海洋无奈的道:“还说你不是看笑话,得了,人来了就准备准备吧,凌然,你要什么就问小刘要。”

    小刘是手外科的护士,年纪轻轻,忽闪着大眼睛看着凌然。

    王海洋与凌然同台手术过,也看过他给指尖不完全离断的麻将馆老板做断指再植的视频,知道凌然有能力完成断指,这才同意霍从军带他过来。

    不过,王海洋此时也顾不上说明了,或者说,就内心来说,王海洋有些想要远离凌然的冲动。

    “凌医生,你大概需要什么器械,都可以告诉我……”小刘有点小小的激动,这么近距离接触院草的机会,着实难得。

    凌然掏出自己的手机,划拉了几下,却是将一张器械列表展示给小刘看。

    小刘愣了愣,连忙拿到手里,一笔一笔的仔细阅读起来。

    不同的医生都有不同的操作习惯,就是最简单的清创缝合,每个人习惯用的器材都是不同的。手术室里的习惯自然就更加千差万别了,手术护士的其中一项工作,就是为医生们配置习惯的器械。有特殊需要的器材就单独添加进去。

    凌然掌握的是完美级的断指再植,可以使用的器械相当之多,要求也比普通医生要多一些。

    不过,这些对于手术来说都是小事,无非是事后消毒的工作更多一些罢了,小刘护士只要记下与标准器械不同的部分就可以了。

    凌然又要了核磁共振片和x光片,慢慢的看了起来。

    四肢的核磁共振图,对凌然来说是极其简单的,x光片本身也很简单,有这两项辅助,凌然脑海中已经能够形成断指的基本状态了。唯一不能明确的也就是神经的状态了,但是有核磁共振图的帮忙,也能了解个大概。

    “多久开始?”凌然看完了分配给自己的左手中指的影像资料,才起身询问。

    “还要30分钟的准备时间。”刘护士回答的足够准确了。

    “那再给我其他手指的核磁共振图,还有x光片。”凌然道。

    小护士微微有点奇怪,过了一会,就拿了pad过来给凌然。

    凌然道了谢,继续阅片。

    术前准备的时间各不同,凌然也无从干涉,就安静的做自己的事。

    一根手指的断指再植大约需要一名专业医师两到三个小时的时间,手术不顺利的话,四个小时做不完的也有,地方小医院没条件,花一个小时随便缝缝再看命的也有。

    云华医院的手外科,自然是要追求成功率的,对于小孩手指的断指再植,他们通常需要四个小时左右,才能缝合一根。

    叠加的计算的话,8根手指就需要32个小时。

    这么长的时间自然是不允许的。断指再植的最佳时间是不能超过24小时的,事实上,在考虑是否值得断指再植的时候,8小时是一条边界线,超过这个时间,医生往往就会建议截肢了。

    当然,也没有医生能坚持32个小时。

    显微外科怎么算都是超精密的操作了,工厂里的工人,连续工作16个小时的,一个不小心就要送到医院来断指再植了,医生再来一次疲劳操作就太坑了。

    事实上,连续工作8个小时已经可以说是极限状态了,50多岁的主任级医生,基本都做不到。所以,云华手外科今次做的也是接力赛,考虑到手术台上的位置有限,同时上阵三到四组人,一组完成再换一组人上。

    如此一来,实际需要的主刀医生最好是8名,起码也要六七名以上。

    而在云华手外科,能给5岁的孩子做断肢再植的医生,总共也不到10个人,他们还要完成今天的日常任务,不能因为一个手术,就将其他病人都给放弃了。

    手术室里,第一时间也就汇集了八名医生,总计四组。

    凌然位列其中。

    他的旁边是茫然无措的马砚麟。

    马砚麟本身就是手外科的医生,只是规培轮到了急诊科,而短暂的留在了急诊科罢了。

    这一次在手外科的手术室里做手术,马砚麟放眼看去,就见到一位主任,两位副主任,还有三名打下手的资深主治。

    在医院的序列中,从住院医到主治,需要三到五年的时间,从主治到副主任,需要五到10年的时间,从副主任到主任,需要更多的耐心、更好的技术和不错的运气,以及五年以上的时间。

    而规培医生,比住院医还低一级。

    可以说,在场人人都是马砚麟的上级医生……至于实习生凌然,同样是他的上级医生o(╯□╰)o。

    马砚麟低着头,紧张怎么压都压不住,甚至连王海洋主任的话都没听清楚。

    “扶正了。”凌然招呼了一声,打散了马砚麟的胡思乱想。

    马砚麟“哦”的一声,连忙过来抓住小病人的左手中指。

    这是一根不完全离断的手指,在几根手指中算是伤势较轻的,但也只有少量的皮瓣连接了。

    凌然小心翼翼的清创,并且尽量保持在一个狭小的位置上,以免触碰到别的医生。

    8名医生拥挤在手术台的两侧,头挨着头,手挨着手,各做各的手术,偶尔看一眼其他医生做的,皆是沉默寡言的样子。

    人太多了,聊天一点都不嗨。

    再者,各自手里的任务多偏重,大家还都免不了存着一丝比较的心。

    凌然同样会看看其他医生的操作,主任医师王海洋的操作是他熟悉的,还是一如既往的稳重且慢。另两名副主任医师比王海洋要年轻一些,一人对付一根完全离断的手指,速度与王海洋相当,神情更紧张一些。

    今天的手术,是有资格登上学会演讲台的,写篇论文或者发篇报道的,大家都想有一个好的表现。

    相比之下,手术负责人王海洋主任,更在乎整场手术的成功与否,反而能冷静处理手上的工作。

    “我做完了。”站在凌然对面的副主任医师费舟,稍大声的说了一句。

    “清创做完了?”王海洋冷静的问。

    “是。”副主任医师费舟笑眯眯的,第一个完成清创,虽然只是一个小项目,但外科医生的自负也得到了完美的释放。

    王海洋微微点头,这个速度可以了,8个小时完成两根幼儿手指的断指再植,算是有了一个好的开始。

    “我还要5分钟完成清创,2组和4组也报一下。”王海洋询问其他人的进度,以确保整台手术的进度不至于落后。

    2组的副主任医师郭建明紧盯着下方,喃喃道:“我马上也就清创完成了。”

    凌然跟着自动自觉的报告:“骨头马上做完,我准备做内固定。”

    正准备开始接骨的副主任医生费舟愣了愣,强忍着没有抬头。

    看别人的操作并不会提高自己的速度。

    费舟也是手术室里熬出来的副主任医生,一边继续操作,一边提醒自己:先快不是真的快,他可能只是擅长清创或者接骨。

    马砚麟则是紧张尽去。

    身为规培医,他入职以来的大部分时间,都在不同的科室流转,以至于并不是很了解手外科的状态。

    被凌然拉过来的时候,马砚麟满脑子都担心出错,生怕拖了后腿。

    然而,眼前的手术,与他在急诊的手术室里,进行的几乎是一模一样。凌然既没有刻意加快速度,也没有犹豫不决。

    马砚麟就照着之前的方式操作,不仅手术进行的顺顺当当,进度还一点不慢。

    更让马砚麟意想不到的是,其他人的进度,竟然远远的落在了后面。

    马砚麟以百多次tang法,数次断指再植的一助的身份,默默的观察同时进行的四台手术,赫然发现,本组的手术是最顺畅的。

    清创,还是以前的清创方式,接骨,还是以前的接骨方式,肌腱缝合,还是以前的肌腱缝合方式,血管吻合,还是以前的血管吻合方式……

    马砚麟一边想一边做,等停下来的时候,一根手指却是接近完成了。

    “缝皮交给你了。”凌然与在急诊科里的时候一模一样,照例将最后的步骤转给了马砚麟。

    马砚麟也习惯性的换了位置,等他站到主刀位的时候,才猛然注意到四周的目光。

    那是怪异、计较、无奈、愤慨、不爽、惊讶和难以置信的目光。

    短短的一个小时,给成人做断指再植都不够,何况是年仅5岁的儿童的手指。

    当此时,王海洋刚刚开始血管吻合,费舟的血管吻合做了一半,最慢的二组郭建明副主任,还在肌腱缝合的步骤挣扎。

    要说的话,他们的速度是相差仿佛的,快的比慢的,也就节省了不到20分钟的时间。

    但是,他们距离手术完成还有很漫长的工作要做,至多完成了全部工序的二分之一……

    马砚麟能说什么呢?

    他甚至连一个表情都不敢露出来,只是深深的低下头,抓着一只持针器,静静地缝皮。

    此时此刻,马砚麟突然有些想念吕文斌,在急诊科,每当一个手术完成的时候,吕文斌总会端出他卤的猪蹄,填补众人的消耗。

    手外科的手术室却寂静的可怕,连一碗配咸鱼的粥都没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