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医凌然 > 第148章 XXX例手术探索
    李蕾脚踩gui家的皮鞋,手提elien家的塑料袋,露出一包乱七八糟的物件,骄傲的站在凌然家的院子里,语气里带着急切:“凌医生,给你发了微信,你也不回我,电话也打不通,我都想去你们医院找你了……”

    凌然面无表情的看着李蕾同志。

    他不是个擅长聊天的男人,以他的经验,只要看着对方,对方自然就会将自己需要的信息吐出来,完全用不着寒暄那么麻烦。

    李蕾果然一阵无奈,又说了两句,没有得到回应,才道:“凌医生,我们想请你出诊一趟,可以吗?”

    院内的病人和正在工作的苗医生与护士娟子,都好奇的看过来。

    现如今,医生护士的出诊频率都很低了。

    专程上门来请的,更是少见。

    几位下沟的老街坊,都已经开始酝酿故事了。

    凌然没有那么多的想法,只是干净利落的回答道:“不去。”

    李蕾愣了一下,道:“您应该可以猜得到我是请您给谁出诊的吧。”

    凌然想了想,缓缓点头。

    他依旧能回忆起孟雪的斜方肌,以及提供的大量经验。不论是以美女的标准,还是人形宝箱的标准,孟雪都是相当合格的。

    李蕾于是更加不解的问:“那您是为什么不愿意出诊?”

    照她想来,像是凌然这样年轻的男人,能够有机会与美女接触,就算是不要钱都愿意才对,更不要说,孟雪是红遍大江南北的大明星了。

    如果不是中医院的老主任的按摩效果也比不上凌然的,她根本不会来找凌然。

    甚至如果不是最近的演唱会的行程太紧张,孟雪的肌肉太过于酸痛,她都不会尝试着来邀请凌然。

    所谓纸包不住火,请个帅哥医生去家里或公司出诊,都不能说是好选择。

    蓝星经济公司的几个人,在权衡利弊的过程中,还发生了争执,而他们唯独没有考虑的,就是凌然会拒绝。

    李蕾盯着凌然看了半天,道:“您要是想玩欲擒故纵的把戏,那就想太多了,你虽然是……”

    李蕾做久了经纪人,面对圈外人,最常用的比较方式,就是娱乐圈的俊男美女的数量是何等的庞大,可是,看看凌然,她也不好意思睁着眼睛说瞎话。

    凌然轻轻摇头。

    “是因为诊金的缘故吗?您想要多少?”李蕾再尝试的问了一句。

    “是因为没时间了。”凌然没有让她继续瞎猜下去,直接给出了答案。

    “时间?”李蕾有点蒙圈:“什么时间?”

    凌然道:“马上就到我睡觉时间了。”

    “都不到晚上8点,你告诉我说你到睡觉时间?”李蕾心里含着一句话没说出来:您究竟是哪个星球的人。

    她平时玩的夜场,晚上9点才是高峰期的开始,要热闹到一两点钟才休息,晚上八点……

    “我明早三点有手术。”凌然给予回答之后,略略有些不耐烦了,掏出手机,道:“再有什么事的话,明天再说吧,我想玩游戏了。”

    李蕾花费了几秒钟,将明早三点翻译成了凌晨三点,才略略有了些感觉。

    这丫的是一只反向夜猫子啊!

    “凌医生,我们可以把诊金开到五位数,而且不是一锤子买卖,您以后每周出诊一次,往返头等舱,费用全包,如何?”李蕾本来不准备出这么多的,现在也有点顾不上了。

    凌然已经找到了自己的躺椅,接着就长长的叹口气,道:“不用那么多,你叫她过来诊所好了,推拿也就是几分钟的事,方便的话,我顺手就做了,价格就按诊所的来。”

    “你是在帮孟……节省钱吗?”李蕾又好气又好笑。

    “timi……”凌然的手机传来了打开游戏的声音,眼瞅着凌然的注意力就便宜了。

    李蕾急中生智,跳脚道:“凌医生,病人疼的要死要活的,你连出诊都不肯吗?”

    凌然奇怪的瞅了她一眼:“病人疼的要死要活的,连看病都不肯吗?”

    李蕾张嘴结舌。

    “施主莫急,吃块瓜降降火吧。”小沙弥冬生从一楼的小厢房中出来,揉着眼睛端上了一盘西瓜,却是他晚上吃剩下的。

    李蕾望着品相糟糕的西瓜,哪里又有胃口,倒是看着冬生年龄小,长相又可爱,李蕾才摸摸他的脑袋,道:“小师傅,你说……”

    “施主,我到睡觉时间了,先去休息了。”冬生忍不住打了个哈欠,歪歪的施了个礼,就进小厢房里去了。

    一直在旁,竖着四斤重的耳朵听八卦的娟子噗嗤一声笑出来:“冬生在庙里的时候,每天早上五点钟就起床上早课了。”

    小孩子的睡眠时间长,要想早上五点起床,晚上七点就要睡了。

    李蕾愣愣神,再仰头看看下沟诊所的招牌。

    现在的小沙弥,都这么特殊了吗?

    “凌医生,我们微信联系吧。”李蕾还能说什么呢。

    凌然“唔唔”的点头,像是忙不过来似的,突然,狂划屏幕的两根大拇指停顿了下来,凌然将手机轻轻的放在了腿上,面带微笑,道:“我平时在医院的时间居多,建议你们到医院找我。”

    李蕾笑笑。医院里人多眼杂,孟雪怎么可能去呢。

    一夜无话。

    第二天,凌然披星戴月的开车赶往云医,一口气做了两个tang法,三个断指再植,顺势收了一个“衷心感谢”的宝箱,开了精力药剂出来,才回到家,给自己倒了杯茶,就打开笔记本电脑,啪啪啪的敲起了键盘。

    做了数百例的tang法缝合,凌然渐渐的也是有了自己的想法。

    今天的两例tang法,照例由助手开刀和缝合,不仅没有出现任何的问题,反而效果不错。也正是因为效果不错,而提醒了凌然。

    接下来的tang法缝合的具体步骤和注意事项,难道都要凌然一点一点的教给吕文斌和马砚麟吗?那要说多少话啊!

    凌然宁愿撰写一篇论文,以严谨的解决此问题。

    坐在自己常坐的书桌前,面对自己常看的窗外风景,凌然认认真真的敲下了论文的标题:《tang法缝合的关键点法手术探索》

    xxx是一定要精确的,凌然准备等到论文发表的时候,再填写具体的数字。

    “凌医生,吃瓜吗?”小沙弥噔噔的踩着拖鞋,端了满满一盘的水果上来。

    “放窗台吧。”凌然奋笔疾书,一口气写了两段话,才停下来。

    “凌医生,关于前几天的推拿,我有一点疑问。”小沙弥束手而立,乖巧的不行。

    凌然微微颔首,道:“你来给我推拿,一边推拿一边说吧。”

    “是。”冬生高兴极了,连忙拿出准备好的酒精凝胶,涂了手,再扯出一条白巾来,盖在凌然的脖子上,一板一眼的推拿起来,一边推拿一边询问:“我的第一个问题是关于拿法的……”

    凌然听着小沙弥问问题,却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咚咚的压了几个回车,又写上了一个论文标题:《颈椎推拿的关键点xx例理筋理筋整骨推拿探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