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医凌然 > 第147章 攀科技
    “镊子。”

    “剪。”

    “冲洗。”

    凌然的手术向来做的极紧张,可以说是争分夺秒了。

    这种手术方式,看的众人也极为紧张。

    一堂手术做罢了,不仅参与手术的吕文斌等人松了一口气,观战的医生们也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周医生尤其轻松起来,抹了一把额头,心想:以后再不看凌然的手术了,比党日活动还累。

    这么一想,他就莫名的觉得有些亏。

    好不容易逃掉的活动,竟然没有让自己更轻松,那是何苦来哉呢。

    完全是本末倒置嘛。

    出了手术室,周医生就在走廊里站定,想找凌然说道说道,却见凌然出门就向另一个方向而去。

    “他这是去哪?”周医生奇怪的问了一句。

    “做tang法。”后出来的护士说了一句。

    周医生愣了愣,他知道凌然每天做的手术极多,却没想到做了一个如此耗精力的断指再植之后,还跑去做tang法。

    “这么拼啊。”周医生啧啧两声,又道:“怪不得吃那么多。”

    “凌医生吃的才不多呢。”护士小姐姐才听不了这个呢,手叉腰道:“你知道凌医生有多努力吗?”

    “我知道,我知道,我刚不是说嘛。”周医生连连讨饶。

    护士小姐姐不依不饶:“你知道什么?”

    周医生苦思冥想后,道:“手外科是外科医生里最累的了,凌医生愿意投身于此,确实是很努力,很了不起。”

    护士小姐姐翻了个白眼,忽然又问道:“你见到凌医生吃很多东西了?他吃的是什么?”

    ……

    手术室。

    凌然照例是看了核磁共振,才招手将马砚麟叫来,道:“要是由你来开刀的话,你从哪里开?”

    马砚麟登时激动起来:“我可以开刀吗?”

    “先说来听听。”凌然很有上级医生的架势了。

    事实上,上级医生的称谓,部分是属于职位的,部分是属于技术的。

    没有技术的上级,无非就是上级罢了,手术台上的权威是很难体现出来的。

    做了几百例tang法缝合的凌然,自然是精擅tang法的专家权威了,只是时间尚短,名声不显罢了。

    马砚麟抖擞精神,先看核磁共振。

    他能从片子里看出来的信息不多,但是有凌然在旁,马砚麟却是大胆的多,果断指着大鱼际,道:“我会从这里开刀……”

    这是非标准的开刀了,可以说是相当大胆。

    凌然不置可否的听着,并没有要讲解的意思。马砚麟跟着他做一助的时间虽不长,做的手术台数却不少了,差不多也有百多台快200台了。

    这就是跟着手术狂的好处了。百多台手术的经历,在任何一所医院里,都是住院总才有的机会,所谓“操千曲而后晓声,观千剑而后识器”,马砚麟一路做下来,对tang法已有自己的认知。

    此时听说可以开刀了,马砚麟多少有些激动,以至于先想到了非标准的位置,这让他多少有些不安,可还是坚持说了下来,然后忐忑的看着凌然。

    “行,你来开刀吧。”凌然转手就将主刀的位置让出来了。

    “真的由我开刀?”马砚麟不确定的再问一句。

    凌然又“恩”了一声。

    马砚麟“嘎”的笑了一声,赶紧闭嘴,拿起笔来,就抖抖索索的在在病人的手部划线。

    他是有开刀经验的,只是tang法这么高级的手术,太过于让人有期待感了。

    马砚麟画完线,看了眼凌然。

    凌然依旧是面无表情的严肃样儿,令马砚麟摸不清他的想法。

    “手术刀。”马砚麟咬咬牙,和护士要了手术刀。

    一把装好了刀头的手术刀“啪”的拍入了马砚麟手里。

    他也是采用持弓式,对准了画好的线条,稍稍用力的划上去。

    凌然依旧没吭声,马砚麟定定神,反而有了些自信,一层一层的轻轻滑动。

    皮肤、肌肉、脂肪……

    组织一层层的展露出来。

    凌然在旁给马砚麟做了十分钟的助手,将需要的手术视野给暴露了出来。

    马砚麟再将主刀的位置让出来的时候,已是兴奋的满鼻子冒汗了。

    “集中精力。”凌然只提醒了一声,就开始揪肌腱做缝合。

    他在tang法上的技法已经相当强了,可以说是科技树爬到了接近顶端,再想提高,需要的是**型的案例和超大量的积累。

    再加上有了断指再植的技术,凌然也就有意识的开始分润手术机会给助手们了。

    外科医生的传承就是这样子,从理论到实践,从浅到深,从做助手到主刀,主刀疯狂的练习和积累经验以后,再尝试更复杂的术式,并在攀科技树结束以后,度让机会给小医生们。

    不过,凌然现在可以度让的也就是开刀和缝皮了。这两步让他自己做,大约需要20分钟左右,换成助手们来做,就能节省不少时间了。

    一例tang法完成,凌然将收尾交给马砚麟,再往另一间手术室去。

    吕文斌已是等在了里面。

    这是他们熟悉的节奏,就是不断的手术手术手术……

    最近几天,凌然的手术做的偏少,不止是他自己有些不适应,吕文斌和马砚麟也不适应。

    几个人也不聊天,就死命的做手术。

    吕文斌和马砚麟都得到了开刀的机会,算是对tang法的理解更上了一层,做起手术来越发的兴奋。

    到了下班时间,两人甚至还有些恋恋不舍。

    凌然只是看看表,道:“明早3点上班。”

    两人迅速放弃了继续做手术的打算。

    凌然开着自己的小捷达,晃晃悠悠的回到了下沟诊所。

    天色已晚,治疗室里却还有六名病人,其中四名是快要挂完吊瓶的老病号,另有两名受了外伤的,正被苗医生用美容针来缝合。

    娟子坐在旁边的小马扎上,用单手50斤的胳膊递送着材料,并喊凌然道:“小然,有人找你呢。”

    “不认识吗?”凌然一边问一边洗手。

    正说话间,就见李蕾从里面窜了出来,拍着额头道:“我的凌医生啊,您总算回来了,等你好久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